Β-内酰胺酶抑制剂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β-内酰胺酶抑制剂(β-Lactamase inhibitors)是针对细菌β-内酰胺抗生素产生耐药机制而研发的一类药物。它们对β-内酰胺酶有很强的抑制作用。虽然β-内酰胺酶抑制剂本身有抗菌活性,但抗生素作用极小,一般与β-内酰胺类抗生素同时使用。β-内酰胺酶抑制剂与相应抗生素联合用药能有效对抗临床耐药性的产生。目前临床应用的β-内酰胺酶抑制药复方制剂有阿莫西林/克拉维酸替卡西林/克拉维酸氨苄西林/舒巴坦头孢哌酮-舒巴坦哌拉西林-他唑巴坦

目录

主要β-内酰胺酶抑制剂

克拉维酸

克拉维酸又名棒酸,属于氧青霉烷类,是用于临床的第一种β-内酰胺酶抑制剂。克拉维酸由细菌天然产生,结构中含有β-内酰胺环,与青霉素类头孢菌素类的区别在于其硫原子为氧原子所替代。克拉维酸是各种青霉素酶型的强力和不可逆抑制剂,不论在体外还是体内都能抑制耐药革兰阳性菌阴性菌,特别是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球菌和奇异变形杆菌所产生的酶。克拉维酸虽然自身的抗菌活性很弱,但却是很多β-内酰胺酶的强力抑制剂,能增强青霉素类及头孢菌素类对许多产β-内酰胺酶微生物的抗菌活性。

舒巴坦

舒巴坦属于半合成青霉烷砜类,是用于临床的第二种β-内酰胺酶抑制剂。舒巴坦与克拉维酸的抑酶谱相似(均能有效抑制细菌产生的Ⅱ、Ⅲ、Ⅳ和Ⅴ型酶),但抑酶作用稍弱,抗菌活性略强。舒巴坦和克拉维酸对染色体介导的Ⅰ型酶均无效。舒巴坦是不可逆的、竞争性β-内酰胺酶抑制剂,通过竞争β-内酰胺酶的活性部位而发挥抑酶作用。由于舒巴坦抑酶作用随时间延长而增强,所以也被称为进行性抑制剂。舒巴坦自身具有一定的抗菌活性,常可单 独用于淋球菌脑膜炎球菌的周围感染。舒巴坦既可与头孢菌素类联合使用,也可与青霉素类合用,是一个使用较为广泛的酶抑制剂。

他唑巴坦

他唑巴坦是舒巴坦衍生物,自身只有弱的抗菌活性,但抑酶谱广,能抑制革兰阴性菌产生的各种质粒介导的β-内酰胺酶,对染色体介导的Ⅰ型酶也有效。他唑巴坦的抑酶作用相当或优于克拉维酸,强于舒巴坦(对某些酶的作用强达10倍),对β-内酰胺酶、硫化氢抑制酶的抑酶作用比舒巴坦和克拉维酸都强。对革兰阴性菌、变形杆菌、克雷伯菌属产生的β-内酰胺酶、硫化氢抑制酶、邻氯青霉素水解酶等质粒介导的β-内酰胺酶有较强的抑制作用,特别是对染色体介导的Ⅰ型酶、抗超广谱β-内酰胺酶的抑制作用比舒巴坦和克拉维酸都强。他唑巴坦与β-内酰胺类抗生素联合使用具有广谱抗菌作用和抑酶增效活性,临床上常用的有他唑巴坦与哌拉西林头孢哌酮的复合制剂等

常见β-内酰胺抗生素与β-内酰胺酶抑制剂复合制剂

β-内酰胺酶抑制剂与相应抗生素联合用药能有效对抗临床耐药性的产生,其抗菌谱依赖于β-内酰胺类药物固有活性以及各种酶抑制剂对不同β-内酰胺酶的作用特点。目前国内外用于临床治疗的β-内酰胺抗生素与β-内酰胺酶抑制剂复合制剂的品种较多。目前主要品种有5个:

这些β-内酰胺酶抑制剂的复合制剂对临床常见致病菌都有较强的抗菌活性,尤其对产β-内酰胺酶菌株引起的中、重度感染复合制剂的临床疗效显著提高。随着对β-内酰胺酶抑制剂的深入研究,β-内酰胺类抗生素与酶抑制剂组成的复合制剂必将显现出更加广泛的临床应用价值。

参看

关于“Β-内酰胺酶抑制剂”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