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外科学/内治法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中医外科学》 >> 总论 >> 外科治法 >> 内治法
中医外科学

中医外科学目录

内治法除从整体观念辨证施治着手外,还要依据外科疾病的发展过程,首先确立总的治疗原则。金.刘完素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明确提出托里、疏通、和营三法;元.齐德之外科精义》订立内消法与托里法;明代{疡医准绳》、《外科正宗》承前贤之论,更加发挥,根据外科疾病发展过程中一般分为初起、成脓、溃后三个阶段,立出消、托、补三个总的治疗法则,然后循此治则运用具体的治疗方法,如解表、清热、和营等法。

一、内治三法则

(一)消法

是指运用不同的治疗方法和方药,使初起的肿疡得以消散,是一切肿疡初起的治法总则。此法适用于没有成脓的初期肿疡。具体应用时,必须针对病情,运用不同的治疗方法。

如有表邪者解表,里实通里热毒蕴结者清热解毒寒邪凝结者温通,痰凝者祛痰湿阻者理湿,气滞行气血瘀者和营化瘀等。此外,还应结合患者的体质强弱,肿疡所属经络部位等辨证施治,适当加以不同的药物,则未成脓者可以内消,即使不能消散,也可移深居浅,转重为轻。若疮形已成,则不可用内消之法,以免毒散不收,气血受损,脓毒内蓄,侵蚀好肉,甚至腐烂筋骨,反使溃后难敛,不易速愈。

(二)托法

是用补益气血和透脓的药物,扶助正气,托毒外出,以免毒邪内陷的一种治疗大法。此法适用于外疡中期,正虚毒盛,不能托毒外达,疮形平塌,根脚散漫,难溃难腐的虚证。如毒气盛而正气未衰者,可仅用透脓的药物,促其早日脓出毒泄,肿消痛减,以免脓毒旁窜深溃;如毒邪炽盛的,还需加用清热解毒药物。

(三)补法

是用补养的药物,恢复正气,助养新生,使疮口早日愈合的一种治疗大法。此法适用于溃疡后期,毒势已去,精神衰疲,元气虚弱,脓水清稀,疮口难敛者。凡气血虚弱者,宜补养气血;脾胃虚弱者,宜理脾和胃;肝肾不足者,宜补养肝肾等。如毒邪未尽,切勿遽用补法,以免留邪为患,助邪鸱张,而犯实实之戒。

二、内治法的具体运用

消、托、补三个大法是治疗外科疾病的三个总则。但由于发病原因不同,病情的变化不一,因此在临床具林运用时,治法很多,归纳起来有解表、通里、清热、温通、祛痰、理湿、行气、和营、内托、补益、养胃等十一个治法。

(一)解表法

用解表发汗的药物,使邪从汗解的一种治法。正如《黄帝内经》所说。汗之则疮已”之意。具体应用时,当分辨风热风寒,法分辛凉解表辛温解表

方剂举例辛凉解表方,如牛蒡解肌汤、银翘散;辛温解表方,如荆防败毒散、万灵丹。

常用药物辛凉解表药,如薄荷桑叶蝉衣牛蒡子连翘等;辛温解表药,如荆芥防风麻黄桂枝生姜等。

适应证辛凉解表用于外感风热证疮疡红肿痛,或咽喉疼痛,或皮肤间出现急性泛发性皮损,皮疹色红,伴有恶寒轻,发热重,汗少,口渴小便黄,苔薄黄,脉浮数者。如颈痈乳痈、瘾疹(风热型)、药毒等。辛温解表用于外感风寒证,疮疡肿痛酸楚,或皮肤间出现急性泛发性皮损,皮疹色白,或皮肤麻木,伴有恶寒重,发热轻,无汗头痛,身痛,口不渴,苔白,脉浮紧者。如瘾疹(风寒型)、麻风病初起。

注意点疮疡溃后,日久不敛,体质虚弱者,即使有表证存在,也不宜发汗太过,否则汗出过多,体质更虚,易引起痉厥、亡阳之变。所以《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说:“疮家,身虽疼痛,不可发汗,汗出则痉。”

牛蒡解肌汤(《疡科心得集》)

[组成]牛蒡子、薄荷、荆芥、连翘、山栀丹皮石斛玄参夏枯草

[用法]水煎服。

[功用]祛风清热,化痰消肿

[主治]头面颈项部的疮疡、牙龈肿痛等病初期,局部红肿热痛有硬结者。

[方解]方中牛蒡子疏散风热、化痰解毒通泄热毒,为主药。辅以薄荷轻清凉散,解风热之邪;荆芥轻扬温散,善除上部郁滞之风邪。再配以连翘散结清热解毒,山栀清热泻火,丹皮凉血清热,石斛清热生津,玄参泻火解毒,夏枯草清肝泻火软坚散结。共同组成辛凉解表、散结消肿的代表方。

(二)通里法

泻下药物,使蓄积在脏腑内部的毒邪得以疏通排出,从而达到除积导滞、逐瘀散结、泻热定痛、邪去毒消目的的一种治法。通里法又分为攻下(寒下)和润下两法。

方剂举例攻下法方,如大承气汤、内疏黄连汤凉膈散;润下法方,如润肠汤。

常用药物攻下药,如大黄、枳实槟榔芒硝;润下药,如瓜蒌仁火麻仁郁李仁蜂蜜等。

适应证攻下法用于表证已罢,热毒人腑,内结不散。如外科疾病的实热阳证,掀红高肿,疼痛剧烈,皮肤病的皮损掀红灼热,伴口干饮冷,壮热烦躁,呕恶便秘,苔黄腻或黄糙,脉沉数有力者。润下法用于阴虚肠燥便秘。如疮疡、肛肠病、皮肤病等阴虚火旺;胃肠津液不足,口干食少,大便秘结痞胀,苔黄腻或薄黄,舌干红,脉细数者。

注意点运用通里攻下法时,必须严格掌握适应证,年老体衰、妇女妊娠或月经期更宜慎用。使用时应中病即止,不宜过剂,否则会损耗正气,尤其在化脓阶段,过下之后,正气一虚,则脓腐难透,疮势不能起发,反使病情恶化。且若用之不当,能损伤肠胃,耗伤正气,易使毒邪内陷。

内疏黄连汤(《外科正宗》)

[组成]木香黄连、山栀、当归黄芩白芍、薄荷、槟榔、桔梗、连翘、甘草、大黄

[用法]水煎,饭前服。

[功用]清火,泻热,通便

[主治]痈疽肿硬,发热烦躁,干呕饮冷,大便秘结,舌干口苦,脉沉实,属里实热者。

[方解]方中黄连清热解毒,直折火势;大黄峻下实热,荡涤肠胃,导热毒从大便而出,为主药。辅以山栀清热除烦,黄芩清热燥湿,薄荷疏解风热,连翘清热解毒。配以当归、白芍养血润肠,增水行舟;木香、槟榔疏通胃肠之气;桔梗开提肺气,肺与大肠相表里,间接疏通肠胃之气,有利于泻火通便。佐以甘草调和诸药。全方合用,清火泻热通便,使邪毒随大便通利而疏解。

(三)清热法

用寒凉的药物,使内蕴之热毒得以清解的一种治法。在具体运用时,必须分清热之盛衰、火之虚实实火,宜清热解毒。热在气分者,当清热泻火;邪人营血者,当清热凉血。阴虚火旺者,当养阴清热

方剂举例清热解毒方,如五味消毒饮;清热泻火方,如黄连解毒汤;清热凉血方,如犀角地黄汤清营汤;养阴清热方,如知柏八味丸;清骨蒸潮热方,如清骨散

常用药物清热解毒药,如蒲公英紫花地丁金银花野菊花四季青等;清热泻火药,如黄连、黄芩、山栀、石膏知母鸭跖草等;清热凉血药,如水牛角、鲜生地、丹皮、赤芍紫草大青叶等;养阴清热药,如大生地、玄参、麦冬龟板、知母等;清骨蒸潮热药,如地骨皮青蒿鳖甲银柴胡等。

适应证清热解毒法用于红肿热痛的阳证,如疮疡中的疔疮、痈、有头疽等。清热泻火法适用于红肿或皮色不变,灼热肿痛的阳证,皮肤病之皮损掀红灼热、脓疱糜烂等,如颈痈、流注、附骨疽接触性皮炎脓疱疮等,伴发热,口渴,喜冷引饮,大便燥结小便短赤,苔薄黄或黄腻,脉数或滑数等。但在临床上,清热解毒法与清热泻火法有时不能截然分开,常合并应用。清热凉血法用于掀红灼热的外科疾病,如烂疔、发、大面积烧伤,皮肤病之红斑瘀点、灼热,如丹毒、红蝴蝶疮、血热型白疙,可伴有高热,口渴不喜饮,舌红,苔黄腻,脉弦数或弦滑数等。以上三法在热毒炽盛时可同时运用。若热毒内传而见烦躁不安神昏谵语,舌红绛,苔焦黑而干,脉洪数或细数。如疗疮走黄、有头疽内陷,又当加清心开窍法,常用药物为安宫牛黄丸或紫雪丹。养阴清热法用于阴虚火旺的慢性炎症、红蝴蝶疮,或走黄、内陷后阴伤有热者。清骨蒸潮热法用于瘰疬流痰虚热不退的病症

注意点应用清热药切勿太过,必须兼顾胃气,如过用苦寒,势必损伤胃气,而致暖气、反酸、便溏纳呆症状。尤其在疮疡溃后更宜注意,过投寒凉易影响疮口愈合。

五昧消毒饮(《医宗金鉴》)

[组成]金银花、野菊花、蒲公英、紫花地丁、紫背天葵

[用法]水煎服。

[功用]清热解毒。

[主治]疗疮痈疖,症见局部红肿热痛者。

[方解]方中金银花甘寒,能清热解毒而不伤胃,为消散疔疮痈疖之君药。紫花地丁、蒲公英、天葵子、野菊花消疮毒、散结热,为治疗疗疮痈疖的要药,共为辅佐药。全方合用,清热解毒之力甚强。

黄连解毒汤(《外台秘要》引崔氏方)

[组成]黄连、黄芩、黄柏栀子

[用法]水煎服。

[功用]泻火解毒。

[主治]疮疡阳证见锨热疼痛,口燥咽干舌红苔黄,脉数有力,火毒炽盛者。

[方解]本方为主治热毒壅盛三焦的常用方。疗疮痈疖等均由热毒内蕴、气血凝滞而成。火热炽盛即为毒,故解毒必须泻火,以火主于心,宣泻其所主,故以黄连为主药,泻心火而解热毒。黄芩泻上焦之火,黄柏泻下焦之火,栀子通泻三焦火,导火下行,共为辅助药。四药合用,苦寒直折,使火邪去而热毒得解。

(四)温通法

用温经通络、散寒化痰等药物,驱散阴寒凝滞之邪以治疗寒证的一种治法。临床运用时,分温经通阳、散寒化痰和温经散寒、祛风化湿两法。

方剂举例温经通阳、散寒化痰方,如阳和汤;温经散寒、祛风化湿方,如独活寄生汤

常用药物温经通阳、散寒化痰药,如附子肉桂干姜、桂枝、麻黄、白芥子等;温经散寒、祛风化湿药,如细辛、桂枝、生姜、羌活独活桑寄生秦艽等。

适应证温经通阳、散寒化痰法,适用于体虚寒痰阻于筋骨,出现患处隐隐酸痛,漫肿不显,不红不热,口不作渴,形体恶寒,小便清利,苔白,脉迟等内寒现象者,如流痰、脱疽等。温经散寒、祛风化湿法,适用于体虚风寒湿邪袭于筋骨,出现患处酸痛麻木,漫肿,不红不热,恶寒重,发热轻,苔白腻,脉迟紧等外寒现象者,如麻风病初起。

以上两法中的阳和汤以温阳补虚为主,多用于体虚者;而独活寄生汤是祛邪补虚并重,对于体实者,只要去其补虚之品,仍可应用。

注意点阴虚有热者不可施用本法,因温燥之药能助火劫阴,若应用不当,能造成其他变证

阳和汤(《外科证治全生集》)

[组成]熟地、麻黄、白芥子、炮姜、炭肉桂、鹿角胶、甘草

[用法]水煎服。

[功用]温阳补血,散寒化痰。

[主治]流痰及一切阴疽,漫肿平塌,不红不热者。

[方解]方中熟地补营养血,鹿角胶生精补髓、养血助阳、强筋壮骨,为主药。辅以炮姜炭、肉桂温经散寒,配麻黄辛温散寒,发越阳气;白芥子辛温,去皮里膜外之痰,搜剔经络,宣通内外。使以甘草调和药性,又能解疮毒:全方以补为体,以温通为用,共奏温阳补血、散寒化痰之效。

(五)祛痰法

用咸寒化痰软坚的药物,使因痰凝聚的肿块得以消散的一种治法。一般来说,痰不是疮疡发病的主要原因,而是多种致病因素所引起的一种病理产物,多因外感六淫,或内伤情志,以及体质虚弱等,使气机阻滞凝聚而成。因此,祛痰法在临床运用时,大多是针对不同病因,配合其他治法使用,才能达到化痰、消肿、软坚的目的,故分有疏风化痰、解郁化痰、养营化痰等法。

方剂举例疏风化痰方,如牛蒡解肌汤合二陈汤;解郁化痰方,如逍遥散合二陈汤;养营化痰方,如香贝养营汤。

常用药物疏风化痰药,如牛蒡子、薄荷、夏枯草、陈皮半夏杏仁等;解郁化痰药,如柴胡川楝子郁金海藻昆布贝母香附、白芥子等;养营化痰药,如当归、白芍、丹参、熟地、茯苓党参、贝母、首乌、桔梗、瓜蒌等。

适应证疏风化痰法,适用于风热夹痰的病症,如颈痈结块肿痛。解郁化痰法,适用于气郁夹痰的病症,如瘰疬、乳癖肉瘿等。养营化痰法,适用于体虚夹痰的病症,如瘰疬、乳岩日久体虚者。

注意点因痰所致的外科病,每与气滞、火热相合,故慎用温化之品,以免助火生热之弊。

香贝养营汤(《医宗金鉴》)

[组成]白术人参、茯苓、陈皮、熟地黄川芎、当归、贝母、香附、白芍、桔梗、甘草、生姜、大枣

[用法]水煎服。

[功用]养血补气理气化痰。

[主治]瘰疬、乳岩等日久体虚、气滞痰凝之证。

[方解]方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健脾益气,当归、熟地、川芎、白芍养血和血。生姜、大枣同用,也能益脾胃元气。香附疏肝理气,贝母化痰散结,陈皮理气化痰,桔梗化痰且引诸药上行。全方以养营扶正为主,理气化痰为辅,扶正而不曾邪,祛邪而不伤正,故适用于病久体虚之瘰疬、乳岩等病。

(六)理湿法

燥湿或淡渗的药物以祛除湿邪的一种治法。外科疾病中由湿邪而致者,多夹热,其次夹风、夹寒。因此,理湿法很少单独使用,多结合清热、祛风、散寒等法,以达到治疗目的。

方剂举例清热利湿方,如二妙丸渗湿汤、五神汤龙胆泻肝汤等;祛风除湿方,如稀莶丸。

常用药物燥湿药,如苍术厚朴、半夏、陈皮等;淡渗利湿药,如萆藓、滑石苡仁、茯苓、车前草等;祛风湿药,如白鲜皮地肤子稀莶草威灵仙等。

适应证外科疾病兼有胸闷呕恶,腹胀腹满神疲乏力食欲不振,苔厚腻者,用燥湿法。下肢疮疡,皮肤病有糜烂渗液者,多用利湿法。清热利湿法,适用于湿热并见之证,如湿疮、接触性皮炎.、臁疮肌肤掀红作痒,滋水淋漓者,用二妙丸、萆藓渗湿汤;患处灼热肿痛,热重于湿,如委中毒、附骨疽等,可选用五神汤;若病变在肝经部位,且因湿热引起的乳发、脐痈囊痈蛇串疮等病,则宜清泻肝火、湿热,可用龙胆泻肝汤。祛风除湿法,适用于风湿袭于肌表之病,如白驳风。

注意点湿为粘腻之邪,易聚难化,常与热、风、寒、暑等邪相合而发病,又可化燥、化寒,故治疗时必须同时应用清热、祛风、散寒、清暑等法。理湿药过用每能伤阴,故阴虚、津液亏损者宜慎用或不用。

五神汤(《外科真诠》)

[组成]茯苓、银花牛膝车前子、紫花地丁

[用法]水煎服。

[功用]清热利湿。

[主治]委中毒、附骨疽、肛周脓肿等由湿热凝结而成者。

[方解]方中茯苓健脾利水渗湿为君,湿祛则热易清。辅以银花、紫花地丁清热解毒,热清则湿易祛。佐以车前子加强清热利湿功效。牛膝引药下行,兼有活血行血作用为使药。

方清利结合,对下部湿热结聚而成的疮疡,有利湿清热、行血散结之功效。

萆薄渗湿汤(《疡科心得集》).

[组成]革藓苡、仁丹皮、黄柏、赤苓、泽泻通草、滑石

[用法]水煎服。

[功用]清利湿热

[主治]下肢丹毒、湿疮、药疹足癣继发化脓性感染等屑湿热下注所致者。

[方解]方中萆藓利水,分清化浊,为主药。苡仁利水渗湿,泽泻渗湿泄热,赤苓分利湿热,滑石利水通淋,通草清热利水,共为辅佐药,使下焦湿热自小便排出;再配以清热凉血、活血化瘀的丹皮,清膀胱湿热、泄肾经相火、解毒疗疮的黄柏,以加强清利湿热的效力。全方共奏导湿下行、清热利水的功效。

(七)行气法

用理气的药物使气机流畅、气血调和,从而达到消肿散坚止痛目的的一种治法。

气血凝滞是外科病理变化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局部的肿与痛即是由气血凝滞所致,故外科疾患由气血凝滞者最为多见。气为血帅,血随气行,气行则血行,所以行气法多与活血药配合使用。外科病中由肝气郁结而发者也不少,气机郁结能导致气血凝滞,故用疏肝解郁法,使肝气条达,气机舒畅,气血流行有常。

方剂举例逍遥散或清肝解郁汤。

常用药物柴胡、香附、青皮、陈皮、木香、乌药金铃子延胡索等。

适用证外科病因气机郁滞所致者,肿块坚硬,不红不热,或肿势皮紧内软,随喜怒而消长,如气瘿、乳癖、乳岩等病。

注意点行气药多香燥辛温,易耗气伤阴,故气虚、阴虚或火盛的患者慎用。此外,行气法在临床上常与祛痰、和营等法配合使用。

清肝解郁汤(《外科正宗》)

[组成]当归、白芍、川芎、生地、陈皮、半夏、香附、贝母、茯神、青皮、远志、桔梗、苏叶、栀子、木通生甘草

[用法]水煎服。

[功用]清肝解郁,行滞散结。

[主治]一切忧郁气滞,乳结肿硬,不疼不痒,久之渐渐作痛之症。

[方解]方中香附疏肝解郁,青皮疏肝破滞,为主药。辅以当归、白芍、生地、川芎养血柔肝。配以陈皮、半夏、茯神、甘草健脾和胃,化痰宁心;贝母、远志、桔梗化痰消核、散结消肿,桔梗又可载药上行,与二陈汤相伍,意在消除痰气相结之肿块;栀子清肝,苏叶散火,两药相伍,清肝散火。用少许木通,清利湿热,令郁火由小便排出。

(八)和营法

用调和营血的药物,使经络疏通,血脉调和流畅,从而达到疮疡肿消痛止目的的一种治法。疮疡的形成虽与多种致病因素有关,但其病理多因“营气不从,逆于肉里”而成,故和营法在外科内治法中应用广泛。此外,和营活血法也是治疗皮肤病的一种主要方法。

方剂举例桃红四物汤、活血化坚汤。

常用药物桃仁、红花、当归、赤芍、丹参、川芎、泽兰等。

适应证凡经络阻隔,瘀血凝滞,肿疡或溃后肿硬疼痛不减,结块色红较淡或不红或青紫者,皆可应用,而以急性化脓性炎症疾病迁移至慢性炎症阶段最为适宜。皮肤病中有血瘀证者,皮损表现有结节、赘生物、肫块、毛细血管扩张紫癜、肥厚等,如瓜藤缠、血瘀型白疟等均可应用。

注意点和营法在临床上常需与其他治法合并应用,若有寒邪者,宜与祛寒药同用;血虚者,宜与养血药同用;痰、气、瘀互结为患,宜与理气化痰药同用。和营祛瘀的药品,一般性多温热,所以火毒炽盛的疾病慎用,以防助火;对气血亏损者,破血药也不宜过用,以免伤血

活血化坚汤(《外科正宗》)

[组成]防风、赤芍、归尾天花粉、金银花、贝母、川芎、皂角刺、桔梗、僵蚕、厚朴、五灵脂、陈皮、甘草、乳香白芷

[用法]水煎服。

[功用]活血祛瘀,化坚消肿。

[主治]瘰疬及瘿、瘤、痰核等肿疡初起未溃脓者。

[方解]方中归尾、赤芍活血散瘀,川芎行气活血,乳香活血止痛,五灵脂散瘀止痛,皂角刺消肿托毒,合而用之,活血祛瘀、消肿止痛之力颇强,是方中主药。其他如防风、僵蚕、白芷祛风散结、化痰消肿,贝母、天花粉、桔梗化痰散结,厚朴、陈皮理气下气,银花、甘草清热解毒,共为辅药,可祛风化痰、散结消肿。瘰疬、痰核、瘿、瘤等肿疡的致病原因,多与血瘀、气滞、痰凝有关,故本方首先重用活血化瘀之晶,使血行瘀散,络脉畅通,自然肿消痛止;其次,用理气化痰药,气行则血行,理气药也有利于活血散瘀。凡气、血、痰互结所致之肿物,均可使之消散。

(九)内托法

用透托和补托的药物,使疮疡毒邪移深就浅,早日液化成脓,并使扩散的证候趋于局限,邪盛者不致脓毒旁窜深溃,正虚者不致毒邪内陷,从而达到脓出毒泄、肿消痛止目的的一种治法。临床应用时,分为透托法和补托法两类。

方剂举例透托方,如透脓散;补托方,如托里消毒散。

常用药物黄芪、党参、白术、当归、白芍、穿山甲、皂角刺等。

适应证透托法适用于肿疡巳成,毒盛正气不虚,尚未溃破或溃而脓出不畅,多用于实证。补托法适用于肿疡毒势方盛,正气已虚,不能托毒外出,以致疮形平塌,根盘散漫,难溃难腐,或溃后脓水稀少,坚肿不消,并出现精神不振,面色无华,脉数无力等症者。

注意点透脓法不宜用之过早,肿疡初起未成脓时勿用。补托法在正实毒盛的情况下不可施用,否则不但无益)反而能滋长毒邪,使病势加剧,而犯“实实”之戒。透脓散方中的黄芪,当湿热火毒炽盛之时,应去而不用。若正虚而兼精神萎靡舌淡胖、脉沉细等阳气虚,衰症象者,还宜加附子、肉桂以温补托毒。此外,因脓由气血凝滞、热胜肉腐而成,故内托法常须与和营、清热等法同用。

透脓散(《外科正宗》)

[组成]生黄芪、穿山甲(炒)、川芎、当归、皂角刺

[用法]水煎服。

[功用]透脓托毒。

[主治]痈疽诸毒内脓已成,不易外溃者。

[方解]黄芪生用益气托毒为主药,辅以当归、川芎活血和营,穿山甲、皂角刺消散穿透,直达病所,软坚溃脓,全方共奏托毒溃脓之功效。

本方适用于实证,因此使用时也可去黄芪,以免益气助火。

托里消毒散(《医宗金鉴》)

[组成]人参、黄芪、当归、川芎、芍药、白术、茯苓、白芷、皂角刺、桔梗、银花、甘草

[用法]水煎服。

[功用]补益气血,托毒消肿。

[主治]用于疮疡体虚邪盛,脓毒不易外达者。

[方解]人参、黄芪、茯苓、白术益气托毒;当归、芍药、川芎养血活血,气行血畅,正气充盛,则利于托里排毒;银花、甘草清热解毒;白芷、皂角刺止痛排脓。合而用之,既可托毒外出,又可消肿解毒,故名托里消毒散。;

(十)补益法

用补虚扶正的药物,使体内气血充足,消除各种虚弱现象,恢复人体正气,助养新肉生长,促进疮口早日愈合的一种治法。补益法通常分为益气、养血、滋阴、温阳等四法。

方剂举例益气方,如四君子汤;养血方,如四物汤;滋阴方,如六味地黄丸;温阳方,如附桂八味丸。

常用药物益气药,如党参、黄芪、白术、茯苓;养血药,如当归、熟地、白芍、鸡血藤;滋阴药,如生地、玄参、麦冬、女贞子旱莲草玉竹;温阳药,如附子、肉桂、仙茅淫羊藿巴戟肉鹿角片等。

适应证凡具有气虚、血虚、阳虚、阴虚症状者,均可用补法。适用于疮疡中后期、皮肤病等凡有气血不足阴阳虚损者。若肿疡疮形平塌散漫.,顶不高突,成脓迟缓,溃疡日久不敛,脓水清稀,神疲乏力者,可用补益气血法;若呼吸气短,语声低微疲乏无力,自汗,饮食不振,舌淡苔少,脉虚无力者,宜以补气为主;:若面色苍白萎黄,唇色淡白,头晕眼花,心悸失眠,手足发麻,脉细无力者,宜以补血为主;若皮肤病皮损出现干燥、脱屑、肥厚、粗糙、皲裂苔藓样变毛发干枯脱落,伴有头晕目花、面色苍白等全身症状者,宜养血润燥;疮疡或皮肤病等症见口干咽燥,耳鸣目眩手足心热午后潮热,形体消瘦舌红少苔,脉细数者,以滋阴法治之;疮疡肿形散漫,不易酝脓腐溃,溃后肉色灰暗,新肉难生,舌淡,苔薄,脉微细,以温阳法治之。此外,乳房病或皮肤病中兼冲任不调者,用补肾法以调冲任。

注意点疾病有气虚或血虚、阴虚或阳虚,也有气血两虚、阴阳互伤者,应用补法时宜以见不足者补之为原则。如肛门病中小儿、老年人的脱肛,属气虚下陷,可用补中益气汤补气升提;如失血过多者,每能伤气,气虚更无以摄血。故必须气血双补;又如孤阴则不生,独阳则不长,阴阳互根,故温阳法中每佐一二味滋阴之品,滋阴法中常用一二味温阳药。此外,一般阳证溃后多不用补法,如需应用,也多以清热养阴醒胃方法,当确显虚象之时加补益之品。补益法若用于毒邪炽盛,正气未衰之时,不仅无益,反有助邪之弊。若火毒未清而见虚象者,当以清理为主,佐以补益之晶,切忌大补。若元气虽虚,胃纳不振者,应先以健脾醒胃为主,尔后再进补。

(十一)养胃法

用扶持胃气的药物,使纳谷旺盛,从而促进气血生化的一种治法。凡外疡溃后脓血大泄,必须靠水谷之营养,以助气血恢复,加速疮口愈合;若胃纳不振,则生化乏源,气血不充,溃后难敛。养胃法在具体运用时,分有理脾和胃、和胃化浊及清养胃阴等法。

方剂举例理脾和胃方,如异功散;和胃化浊方,如二陈汤;清养胃阴方;如益胃汤

常用药物理脾和胃药,如党参、白术、茯苓、陈皮、砂仁等;和胃化浊药,如陈皮、茯苓、半夏、厚朴、竹茹谷芽麦芽等;清养胃阴药,如沙参、麦冬、玉竹、生地、天花粉等。

适应证理脾和胃法,用于脾胃虚弱,运化失职,如溃疡兼纳呆食少,大便薄,舌淡,苔薄,脉濡等症;和胃化浊法,适用于湿浊中阻,胃失和降,如疗疮或有头疽溃后,症见胸闷泛恶,食欲不振,苔薄黄腻,脉濡滑者;清养胃阴法,适用于胃阴不足,如疗疮走黄、有头疽内陷,症见口干少液而不喜饮,胃纳不香,或伴口糜、舌光红、脉细数者。

注意点理脾和胃、和胃化浊两法的运用,适应证中均有胃纳不佳之症,但前者适用于脾虚而运化失常,后者适用于湿浊中阻而运化失常,区分的要点在于腻苔之厚薄、舌质淡与不淡,以及有无便溏、胸闷、呕恶之症。而清养胃阴法,重点在于抓住舌光质红之症。如果三法用之不当,则更增胃浊或更伤其阴。

以上各种内治疗法,虽每法均各有其适应证,但病情的变化错综复杂,在具体运用时需数法合并使用。因此,治疗时应根据全身和局部情况、病程阶段,按病情的变化和发展,抓住主要矛盾,辨证选方用药,才能取得满意的治疗效果。

参看

32 外科治法 | 外治法 32
关于“中医外科学/内治法”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