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内科学/郁痛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中医内科学》 >> 气血津液病证 >> 郁痛
中医内科学

中医内科学目录

郁病是由于情志不舒、气机郁滞所致,以心情抑郁、情绪不宁、胸部满闷、胁肋胀痛,或易怒易哭,或咽中如有异物梗塞等症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类病证。

郁有积、滞、结等含义。郁病由精神因素所引起,以气机郁滞为基本病变,是内科病证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据统计,类属郁病的病例,约占综合性医院内科门诊人数的10%左右。据有的医院抽样统计,内科住院病例中,有肝郁证表现者约占21%左右。郁病的中医药疗效良好,尤其是结合精神治疗,更能收到显着的疗效。所以属于郁病范围的病证,求治于中医者甚多。

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记载了属于郁病的脏躁梅核气两种病证,并观察到这两种病证多发于女性,所提出的治疗方药沿用至今。元代《丹溪心法六郁》提出了气、血、火、食、湿、痰六郁之说,创立了六郁汤、越鞠丸等相应的治疗方剂。明代《医学正传》首先采用郁证这一病证名称。自明代之后,已逐渐把情志之郁作为郁病的主要内容。如《古今医统大全.郁证门》说:“郁为七情不舒,遂成郁结,既郁之久,变病多端。”《景岳全书.郁证》将情志之郁称为因郁而病,着重论述了怒郁思郁忧郁三种郁证的证治。《临证指南医案.郁》所载的病例,均属情志之郁,治则涉及疏肝理气、苦辛通降、乎肝熄风清心泻火健脾和胃、活血通络、化痰涤饮、益气养阴等法,用药清新灵活,颇多启发,并且充分注意到精神治疗对郁病具有重要的意义,认为“郁证全在病者能移情易性”。综上可知,郁有广义狭义之分。广义的郁,包括外邪、情志等因素所致的郁在内。狭义的郁,即单指情志不舒为病因的郁。明代以后的医籍中记载的郁病,多单指情志之郁而言。

根据郁病的临床表现及其以情志内伤为致病原因的特点,主要见于西医学的神经衰弱癔病焦虑症等。另外,也见于更年期综合征反应性精神病。当这些疾病出现郁病的临床表现时,可参考本节辨证论治

【病因病机

1.愤懑郁怒,肝气郁结厌恶憎恨、愤懑恼怒等精神因素,均可使肝失条达,气机不畅,以致肝气郁结而成气郁,这是郁证主要的病机。因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气滞血瘀,气郁日久,影响及血,使血液运行不畅而形成血郁。若气郁日久化火,则发生肝火上炎的病变,而形成火郁津液运行不畅,停聚于脏腑经络,凝聚成痰,则形成痰郁郁火伤阴血,则可导致肝阴不足。

2.忧愁思虑,脾失健运由于忧愁思虑,精神紧张,或长期伏案思索,使脾气郁结,或肝气郁结之后横逆侮脾,均可导致脾失健运,使脾的消磨水谷及运化水湿的功能受到影响。若脾不能消磨水谷,以致食积不消,则形成食郁。若不能运化水湿,水湿内停,则形成湿郁。水湿内聚,凝为痰浊,则形成痰郁。火热伤脾,饮食减少,气血生化乏源,则可导致心脾两虚

3.情志过极,心失所养由于所愿不遂,精神紧张,家庭不睦,遭遇不幸,忧愁悲哀等精神因素,损伤心脾,使心失所养而发生一系列病变。若损伤心气,以致心气不足,则心悸短气自汗;耗伤心阴以致心阴亏虚,心火亢盛,则心烦、低热、面色潮红、脉细数;心失所养,心神失守,以致精神惑乱,则悲伤哭泣,哭笑无常。心的病变还可进一步影响到其他脏腑。

情志内伤是郁病的致病原因。但情志因素是否造成郁病,除与精神刺激的强度及持续时间的长短有关之外,也与机体本身的状况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正如《杂病源流犀烛.诸郁源流》说:“诸郁,脏气病也,其原本于思虑过深,更兼脏气弱,故六郁之病生焉。”说明机体的“脏气弱”是郁病发病的内在因素。

综上所述,郁病的病因是情志内伤。其病机主要为肝失疏泄,脾失健运,心失所养及脏腑阴阳气血失调。郁病初起,病变以气滞为主,常兼血瘀、化火、痰结、食滞等,多属实证。病久则易由实转虚,随其影响的脏腑及损耗气血阴阳的不同,而形成心、脾、肝、肾亏虚的不同病变。

【临床表现】

绝大多数郁病患者的发病缓慢,发病前均有一个情志不舒或思虑过度的过程。气机郁滞所引起的气郁症状,如精神抑郁、情绪不宁、胸胁胀满疼痛等,为郁病的各种证型所共有,是郁病的证候特征。郁病所表现的胸胁胀满疼痛,范围比较弥散,不易指明确切部位,一般多以胸胁部为主;以满闷发胀为多见,即或有疼痛一般也较轻,胀满的感觉持续存在。郁病表现的各种症状,其程度每随情绪的变化而增减。

在气郁的基础上继发其他郁滞,则出现相应的症状,如血郁兼见胸胁胀痛,或呈刺痛,部位固定,舌质瘀点瘀斑,或舌紫暗;火郁兼见性情急躁易怒胸闷胁痛,嘈杂吞酸口干而苦,便秘,舌质红,苔黄,脉弦数;食郁兼见胃脘胀满,嗳气酸腐,不思饮食;湿郁兼见身重脘腹胀满,嗳气,口腻,便溏腹泻;痰郁兼见脘腹胀满,咽中如物梗塞,苔腻。

脏躁发作时出现的精神恍惚,悲哀哭泣,哭笑无常,以及梅核气所表现的咽中如有炙脔,吞之不下,吐之不出等症,是郁病中具有特征性的证候。郁病日久,则常出现心、脾、肝、肾亏损的虚证症状。

【诊断】

1.以忧郁不畅,情绪不宁,胸胁胀满疼痛,或易怒易哭,或咽中如有炙脔为主症。多发于青中年女性。

2.病史:患者大多数有忧愁、焦虑、悲哀、恐惧、愤懑等情志内伤的病史。并且郁病病情的反复常与情志因素密切相关。

3.各系统检查和实验室检查正常,除外器质性疾病。

【鉴别诊断】

1.虚火喉痹郁病中的梅核气应注意和虚火喉痹相鉴别。梅核气多见于青中年女性,因情志抑郁而起病,自觉咽中有物梗塞,但无咽痛吞咽困难,咽中梗塞的感觉与情绪波动有关,在心情愉快、工作繁忙时,症状可减轻或消失,而当心情抑郁或注意力集中于咽部时,则梗塞感觉加重。虚火喉痹则以青中年男性发病较多,多因感冒,长期烟酒及嗜食辛辣食物而引发,咽部除有异物感外,尚觉咽干、灼热、咽痒。咽部症状与情绪无关,但过度辛劳或感受外邪则易加剧。

2.噎膈梅核气应当与噎膈相鉴别。梅核气的诊断要点如上所述,噎膈多见于中老年人,男性居多,梗塞的感觉主要在胸骨后的部位,吞咽困难的程度日渐加重,食管检查常有异常发现。

3.癫病郁病中的脏躁一证,需与癫病相鉴别。脏躁多发于青中年妇女,在精神因素的刺激下呈间歇性发作,发作时症状轻重常受暗示影响,在不发作时可如常人。而癫病则多发于青壮年,男女发病率无显著差别,病程迁延,心神失常的症状极少自行缓解。

【辨证论治】

辨证要点

1.辨明受病脏腑与六郁的关系郁病的发生主要为肝失疏泄,脾失健运,心失所养,应依据临床症状,辨明其受病脏腑侧重之差异。郁病以气郁为主要病变,但在治疗时应辨清楚六郁,一般说来,气郁、血郁、火郁主要关系于肝;食郁、湿郁、痰郁主要关系于脾;而虚证证型则与心的关系最为密切。

2.辨别证候虚实六郁病变,即气郁、血郁、化火、食积、湿滞、痰结均属实,而心、脾、肝的气血或阴精亏虚所导致的证候则属虚。

治疗原则

理气开郁、调畅气机、怡情易性是治疗郁病的基本原则。正如《医方论.越鞠丸》方解中说:“凡郁病必先气病,气得疏通,郁之何有?”对于实证,首当理气开郁,并应根据是否兼有血瘀、痰结、湿滞、食积等而分别采用活血、降火祛痰化湿、消食等法。虚证则应根据损及的脏腑及气血阴精亏虚的不同情况而补之,或养心安神,或补益心脾,或滋养肝肾。对于虚实夹杂者,则又当视虚实的偏重而虚实兼顾。

郁病一般病程较长,用药不宜峻猛。在实证的治疗中,应注意理气而不耗气,活血而不破血,清热而不败胃,祛痰而不伤正;在虚证的治疗中,应注意补益心脾而不过燥,滋养肝肾而不过腻。正如《临证指南医案.郁》指出,治疗郁证“不重在攻补,而在乎用苦泄热而不损胃,用辛理气而不破气,用滑润濡燥涩而不滋腻气机,用宜通而不揠苗助长”。

除药物治疗外,精神治疗对郁病有极为重要的作用。解除致病原因,使病人正确认识和对待自己的疾病,增强治愈疾病的信心,可以促进郁病好转、痊愈。

分证论治

.肝气郁结

症状:精神抑郁,情绪不宁,胸部满闷,胁肋胀痛,痛无定处,闷嗳气,不思饮食,大便不调,苔薄腻,脉弦。

治法:疏肝解郁,理气畅中。

方药:柴胡疏肝散

本方由四逆散川芎香附陈皮而成。方中柴胡、香附、枳壳、陈皮疏肝解郁,理气

畅中;川芎、芍药甘草活血定痛,柔肝缓急。

胁肋胀满疼痛较甚者,可加郁金青皮佛手疏肝理气。肝气犯胃,胃失和降,而见嗳气频作,脘闷不舒者,可加旋覆花代赭石苏梗法半夏和胃降逆。兼有食滞腹胀者,可加神曲麦芽山楂鸡内金消食化滞肝气乘脾而见腹胀、腹痛、腹泻者,可加苍术茯苓乌药白豆蔻健脾除湿温经止痛。兼有血瘀而见胸胁刺痛,舌质有瘀点、瘀斑,可加当归丹参、郁金、红花活血化瘀。..

.气郁化火

症状:性情急躁易怒,胸胁胀满,口苦而干,或头痛目赤耳鸣,或嘈杂吞酸,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脉弦数。

治法:疏肝解郁,清肝泻火。,

方药:丹栀逍遥散

该方以逍遥散疏肝调脾,加人丹皮、栀子清肝泻火。

热势较甚,口苦、大便秘结者,可加龙胆草、大黄泻热通腑。肝火犯胃而见胁肋疼痛、口苦、嘈杂吞酸、嗳气、呕吐者,可加黄连吴茱萸(即左金丸)清肝泻火,降逆止呕。肝火上炎而见头痛、目赤、耳鸣者,加菊花钩藤刺蒺藜清热平肝热盛伤阴,而见舌红少苔、脉细数者,可去原方中当归、白术生姜温燥,酌加生地麦冬、山药滋阴健脾。

.血行郁滞

症状:精神抑郁,性情急躁,头痛,失眠健忘,或胸胁疼痛,或身体某部有发冷发热感,舌质紫暗,或有瘀点、瘀斑,脉弦或涩。

治法:活血化瘀,理气解郁

方药:血府逐瘀汤

本方由四逆散合桃红四物汤加味而成。四逆散疏肝解郁,桃红四物汤活血化瘀而兼有养血作用,配伍桔梗牛膝理气活血,调和升降。

.痰气郁结

症状:精神抑郁,胸部闷塞,胁肋胀满,咽中如有物梗塞,吞之不下,咯之不出,苔白腻,脉弦滑

本证亦即《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所说“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之症。《医宗金鉴.诸气治法》将本症称为“梅核气”。

治法:行气开郁,化痰散结。

方药:半夏厚朴汤。

本方用厚朴紫苏理气宽胸,开郁畅中;半夏、茯苓、生姜化痰散结,和胃降逆,合用有辛香散结、行气开郁、降逆化痰的作用。湿郁气滞而兼胸痞闷、嗳气、苔腻者,加香附、佛手片、苍术理气除湿;痰郁化热而见烦躁舌红、苔黄者,加竹茹瓜蒌黄芩、黄连清化痰热;病久人络而有瘀血征象,胸胁刺痛,舌质紫暗或有瘀点、瘀斑,脉涩者,加郁金、丹参、降香姜黄活血化瘀。

.心神惑乱

症状:精神恍惚,心神不宁,多疑易惊,悲忧善哭,喜怒无常,或时时欠伸,或手舞足蹈,骂詈喊叫,舌质淡,脉弦。

多见于女性,常因精神刺激而诱发。临床表现多种多样,但同一患者每次发作多为同样几种症状的重复。《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将此种证候称为“脏躁”。

治法:甘润缓急,养心安神。

方药:甘麦大枣汤

方中甘草甘润缓急;小麦味甘微寒,补益心气;大枣益脾养血。血虚生风而见手足蠕动抽搐者,加当归、生地、珍珠母、钩藤养血熄风;躁扰、失眠者,加酸枣仁柏子仁茯神制首乌等养心安神;表现喘促气逆者,可合五磨饮子开郁散结,理气降逆。

心神惑乱可出现多种多样的临床表现。在发作时,可根据具体病情选用适当的穴位进行针刺治疗,并结合语言暗示、诱导,对控制发作,解除症状,常能收到良好效果。一般病例可针刺内关神门后溪三阴交等穴位;伴上肢抽动者,配曲池合谷;伴下肢抽动者,配阳陵泉昆仑;伴喘促气急者,配膻中

.心脾两虚

症状:多思善疑,头晕神疲,心悸胆怯,失眠,健忘,纳差,面色不华,舌质淡,苔薄白,脉细。

治法:健脾养心,补益气血。

方药:归脾汤

本方用党参、茯苓、白术、甘草、黄芪、当归、龙眼肉益气健脾生血;酸枣仁、远志、茯苓养心安神;木香理气,使整个处方补而不滞。心胸郁闷,情志不舒者,加郁金、佛手片理气开郁;头痛加川芎、白芷活血祛风而止痛。

.心阴亏虚

症状:情绪不宁,心悸,健忘,失眠,多梦五心烦热盗汗口咽干燥,舌红少津,脉细数。

治法:滋阴养血,补心安神。

方药:天王补心丹

方中以地黄天冬、麦冬、玄参滋补心阴,人参、茯苓、五味子、当归益气养血,柏子仁、酸枣仁、远志、丹参养心安神。心肾不交而见心烦失眠,多梦遗精者,可合交泰丸(黄连、肉桂交通心肾;遗精较频者,可加芡实莲须金樱子补肾固涩。

.肝阴亏虚

症状:情绪不宁,急躁易怒,眩晕,耳鸣,目干畏光,视物不明,或头痛且胀,面红目赤,舌干红,脉弦细或数。

治法:滋养阴精,补益肝肾

方药:滋水清肝饮。

本方由六味地黄丸合丹栀逍遥散加减而成,以六味地黄丸补益肝肾之阴,而以丹栀逍遥散疏肝解郁,清热泻火。肝阴不足而肝阳偏亢肝风上扰,以致头痛、眩晕、面时潮红,或筋惕肉响者,加白蒺藜草决明、钩藤、石决明平肝潜阳,柔润熄风;虚火较甚,表现低热,手足心热者,可加银柴胡白薇、麦冬以清虚热月经不调者,可加香附、泽兰益母草理气开郁,活血调经

【转归预后】

郁病的各种证候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属于实证的肝气郁结、血行郁滞、痰气郁结等证候,病久之后,若损伤心脾,气血不足,则可转化为心脾两虚或心阴亏虚;若损及肝肾,阴精亏虚,则转化为肝肾阴虚的证候。实证中的气郁化火一证,由于火热伤阴而多转化为阴虚火旺。郁证中的虚证,可以.由实证病久转化而来,也可以由于忧思郁怒,情志过极等精神因素耗伤脏腑的气血阴精,而在发病初期即出现比较明显的虚证。病程较长的患者,亦有虚实互见的情况。一方面正气不足,或表现为气血不足,或表现为阴精亏虚,同时又伴有气滞、血瘀、痰结、火郁等病变,而成为虚实夹杂之证。

郁病的预后一般良好。针对具体情况,解除情志致病的原因,对本病的预后有重要的作用。而在受到刺激后,病情常有反复或波动,易使病情延长。病程较短,而情志致病的原因又是可以解除的,通常都可以治愈;病程较长,而情志致病的原因未能解除者,往往需要较长时间的治疗,才能收到比较满意的效果。

【预防与调摄】

正确对待各种事物,避免忧思郁虑,防止情志内伤,是防治郁病的重要措施。医务人员深入了解病史,详细进行检查,用诚恳、关怀、同情、耐心的态度对待病人,取得患者的充分信任,在郁病的治疗及护理中具有重要作用。对郁病患者,应作好精神治疗的工作,使病人能正确认识和对待疾病,增强治愈疾病的信心,并解除情志致病的原因,以促进郁病的完全治愈。

【结语】

郁病的病因是情志内伤,其病理变化与心、肝、脾有密切关系。初病多实,以六郁见证为主,其中以气郁为病变的基础,病久则由实转虚,引起心、脾、肝气血阴精的亏损,而成为虚证类型。临床上虚实互见的类型亦较为多见。郁病的主要临床表现为心情抑郁,情绪不宁,胸胁胀满疼痛,或咽中如有异物梗塞,或时作悲伤哭泣。郁病可分为实证和虚证两类。

实证类型以气机郁滞为基本病变,治疗以疏肝理气解郁为主,气郁化火者,理气解郁配合清肝泻火;气郁夹痰,痰气交阻者,理气解郁配合化痰散结;气病及血,气郁血瘀者,理气解郁配合活血化瘀;兼有湿滞者,配合健脾燥湿芳香化湿;夹食积者,配合消食和胃。虚证宜补,针对病情分别采用养心安神、补益心脾、滋养肝肾等法。虚实互见者,则当虚实兼顾。郁病的各种证候之间有一定的内在联系,认识证候间的关系,对指导临床具有实际意义。郁病的预后一般良好。结合精神治疗及解除致病原因,对促进痊愈具有重要作用。

【文献摘要】

素问.六元正纪大论》:“木郁达之火郁发之,士郁夺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

灵枢.口问》:“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

《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妇人脏躁,喜悲伤欲哭,象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甘麦大枣汤主之”;“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

《丹溪心法.六郁》:“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

《景岳全书.郁证》:“凡五气之郁,则诸病皆有,此因病而郁也。至若情志之郁,则总由乎心,此因郁而病也”;“初病而气结为气滞者,宜顺宜开。久病而损及中气者,宜修宜补。然以情病者非情不解”。

证治汇补.郁证》:“郁病虽多,皆因气不周流,法当顺气为先,开提为次,至于降火、化痰、消积,犹当分少治之。”

医林改错.血府逐瘀汤所治之症目》:.“瞀闷,即小事不能开展,即是血瘀”;“急躁,平素和平,有病急躁,是血瘀”;“俗言肝气病,无故爱生气,是血府血瘀”。

类证治裁,郁症》:“七情内起之郁,始而伤气,继必及血,终乃成劳。主治宜苦辛凉润宜通。”

【现代研究】

肝郁证的临床及实验研究

肝气郁结是最常见的中医脏腑证候之一,也是肝病发病学的一个重要环节。近十余年来,一些单位对肝郁证进行了实验及临床研究,对进一步探明肝郁证的实质及提高辨证论治的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军医大学抽取680例内科住院病历进行分析研究,其中符合肝郁证者计146例,占21.47%。肝郁证分布于许多系统的疾病中,但以内分泌、消化神经心血管系统疾病为多。在肝郁证组中,有复合证征者127例,其中以肝郁脾虚肝郁化热、肝郁血瘀为多见,分别占46.45%、25.2%、24.41%,而肝郁伤阴、肝郁湿阻、肝郁痰阻较少见,分别占13.39%、7.09%、7.87%。肝郁证具有女性较多(占55,48%)及中年人较多(占60.98%)的特点[中医杂志1989;(10):39]

中国中医研究院对100例高血压病冠心病胃溃疡病而辨证为肝郁证的患者进行5-羟色胺含量、甲皱微循环血小板聚集率及其超微结构细胞免疫功能等实验指标的观察研究,发现情志异常是肝郁证的主要病因,且肝郁多伴有血瘀证。用疏肝理气的柴胡、白芍、香附、枳壳等进行治疗后,血压下降的总有效率为85,72%,症状明显改善,紫黯舌有45.71%消退;冠心病心绞痛中西医组的有效率为88.67%,心电图有效率为40%,其他各项指标均有不同程度的好转和恢复。该院通过对“怒伤肝”动物模型的多项指标检测,认为“气滞”是情志异常引起机体调控功能失常而致内环境稳态失衡的病理生理过程。病理变化主要表现为交感中枢的调节失常,继而神经体液异常(儿茶酚胺升高),由此引起血液系统高粘凝倾向和血小板功能及形态异常。另一方面,外周各交感特异性通路调节功能紊乱,引起心血管功能的改变,尤其是外周阻力血管动功能的紊乱,引起循环障碍[中医杂志1991;(10):46]。

湖南医学院对辨证为肝郁脾虚的300多例患者进行了多方面的检测,发现肝郁脾虚的主要变化有:植物神经功能失调环核苷酸cAMP/cGMP比值下降,血粘度升高、红细胞电泳时间延长,小肠吸收功能降低。四项重要变化的同步出现率达65%,说明肝郁脾虚证主要是神经体液失调,气血运行及消化机能障碍的综合表现。患者经疏肝健脾药治疗后,显示有效,多项测指标也有不同程度的改善[中西医结合杂志1985;(12):732L谢氏等采用中西结合的方法治疗抑郁性神经症。治疗组:给予抗抑郁剂丙咪嗪75。125mg/d的同时配合中药每日剂,肝气郁结型:柴胡疏肝散加减;心脾两虚型:用归脾汤加减治疗。对照组:仅予抗抑郁剂丙咪嗪75-125ms/日。结果表明,两组总有效率均为100%,总有效率无明显差别(P>0.05),但中西结合治疗组的痊愈率和显效率明显高于单用西药组(P均<0.05),且副作用明显较单用西药治疗者减轻、减少[中医药导报1999;(5):17]信李氏用黄连菖蒲温胆汤(黄连、菖蒲、竹茹、枳实、陈皮、甘草、半夏、柴胡、厚朴、茯苓、生姜)加味治疗郁症32例,全部治愈[陕西中医1997;(4):174]。

神经官能症的治疗研究

神经官能症是一种常见病,估计约占综合性医院内科门诊的10%左右。其起病常与精神因素有关,临床表现与中医的郁证有许多类似之处,应用中医药治疗常有较好效果[实用内科学1986;2133]。

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精神病专业委员会将神经官能症辨证分为六型:肝郁化火型、肝郁脾虚型、心脾两虚型、肝肾阴虚型、脾肾阳虚型、其他型[中西医结合杂志1989;(10):615]。上海龙华医院认为神经官能症多由心虚肝郁所致,治疗以甘麦大枣汤为基础方,兼肝肾阴虚加二至丸,心脾亏虚加参苓白术散气滞血瘀加活血化瘀药,痰蒙清阳加温胆汤。所治75例,总有效率为93.3%[上海中医药杂志1989;(7):15L解放军208医院以自拟方治疗神经官能症(主要为神经衰弱)40例,另有52例除用中药外还配合电兴奋疗法,两组有效率分别为87.5%及90.4%[中西医结合杂志1986;(12):713L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邵氏用辨证论治的方法,治疗神经衰弱、焦虑症等属于郁证范畴者236例,中医辨证分型,(1)肝气郁结型:治以疏肝理气解郁;(2)阴虚火旺型:治以滋阴清热镇心安神;(3)心脾两虚型;治以健脾养心,益气补血;(4)忧郁伤神型:治以养心安神;(5)气虚血瘀型:治以益气养心化瘀安神。西药对照组以盐酸吡哆辛片、谷氨酸片利眠宁片、多虑乎片、颅痛定片配合治疗。结果表明:中医辨证论治郁证具有疗效高,可重复性强,治愈或缓解后不易反复,无毒副作用等优点[中国医药学报1995;10(3):31]。

吴氏用桃红四物汤加味治脏躁40例,均有较好效果[;<匕京中医学院学报1984;(4):33)信宋氏统计了1960-1986年国内公开发行的16种期刊30篇文章,用甘麦大枣汤治脏躁病189例,全部加味使用;无效的68例中,50例使用原方,18例加味使用。认为甘麦大枣汤对脏躁病有效,但必须配伍其他方药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中国医药学报1987;(4):48]。

徐氏认为用半夏厚朴汤治梅核气效果不著时,应进一步调整方药,可加入合欢花、郁金、香附、佛手解郁理气;症兼咽干、咽痛、口干、舌红,治当清化理气,用山栀丹皮海蛤壳浙贝母木蝴蝶、桔梗等;梅核气症状较重,咽中不适且不利者,宜加宜通之晶,如通草威灵仙石菖蒲王不留行等[中医杂志1990;(1):37L华氏以旋覆花、代赭石、全瓜蒌薤白、半夏、黄连、枳实、厚朴、姜黄、路路通、降香等为基本方,治疗梅核气30例[天津中医193;(1):37];刘氏用旋覆代赭汤加味治疗癔症球45例,均有较好效果[上海中医药杂志1984;(4):18]。

32 气血津液病证 | 血证 32
关于“中医内科学/郁痛”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