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泰丸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来源】《万病回春》卷三。

【组成】黄连30克(姜汁浸,黄土炒) 枳实30克(麸炒) 白术(去芦,土炒)30克 吴茱萸(汤泡,微炒)60克 归尾(酒洗)39克 大黄(用当归、红花、吴茱萸、干漆各30克煎水,洗大黄一昼夜,切碎晒干,仍以酒拌晒之,九蒸九晒)120克

【用法】上为细末,姜汁打神曲糊为丸,如绿豆大。每服70~90丸,不拘时,白滚水送下。

【主治】胸中痞闷嘈杂,大便稀则胸中颇快,大便坚则痞闷难当,不思饮食。  

交泰丸-《脾胃论》卷下。

【来源】《脾胃论》卷下。

【组成】干姜(炮制)0.9克 巴豆霜I.5克 人参(去芦) 肉桂(去皮)各3克 柴胡(去苗) 小椒(炒去汗,并闭目去子) 白术各4.5克 厚朴(去皮,锉,炒。秋、冬加至21克) 酒煮苦 白茯苓 砂仁各9克 川乌头(炮,去皮、脐)13.5克 知母12克(一半炒,一半酒洗。此一味,春、夏所宜,秋、冬去之) 吴茱萸(汤洗七次)15克 黄连(去须。秋、冬减至4.5克) 皂角(水洗,煨,去皮、弦) 紫菀(去苗)各18克

【用法】上药除巴豆霜另入外,余同研为极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10丸,温水送下。

【功用】升阳泻阴,调营和中。

【主治】怠惰嗜卧,四肢不收,沉困懒倦。  

交泰丸-《韩氏医通》卷下。

【来源】《韩氏医通》卷下。

【组成】生川连15克 肉桂心1.5克

【用法】上二味,研细,白蜜为丸。每服1.5~2.5克,空腹时用淡盐汤下。

【功用】交通心肾清火安神

【主治】心火偏亢,心肾不交怔忡失眠

按:本方在原书中无方名,现据《四科简效方》补。


泰,卦象之一,水上火下。

阴阳失乖,水火不济,人病失眠,可与交泰丸。

交泰丸,交济水火,药方取黄连苦寒,入少阴心经,降心火,不使其炎上;取肉桂辛热,入少阴肾经,暖水脏,不使其润下寒热并用,如此可得水火既济。

黄连、肉桂为丸,即是交泰丸,多不作汤剂。


交泰丸是一首治疗心肾不交的著名方剂。本方虽仅黄连、肉桂两味,但药简、功专、效卓。兹就交泰丸的方源、功用和方义,谈些粗浅的认识。

1 方源

现代所著的许多方书,多称本方源自《韩氏医通》,但韩氏在原书中只是提到“黄连……为君,佐官桂少许,煎百沸,入蜜,空心服,能使心肾交于顷刻”,并无交泰丸之方名。首先提及交泰丸这一方名的,当推金元时期的李东垣。李氏在《脾胃论.论饮酒过伤》篇中载有交泰丸一方,由干姜、巴豆霜、人参、肉桂、柴胡、小椒、白术、厚朴、酒煮苦楝、白茯苓、砂仁、川乌头、知母、吴茱萸、黄连、皂角、紫菀等组成,功能“升阳气,泻阴火,调营气,进饮食,沉困懒倦”等症。方中虽包含有黄连、肉桂,但并非主药,亦非治疗心肾不交之证。明确提出黄连、肉桂同用,治心肾不交,名交泰丸者,则是清代的王士雄。他在《四科简要方*安神》篇中说:“生川连五钱,肉桂心五分,研细,白蜜丸,空心淡盐汤下,治心肾不交,怔忡无寐,名交泰丸”。

2 功能主治

交泰丸功能交通心肾,适用于心肾不交、夜寐不宁等症。心为阳,属火,居上焦;肾为阴,属水,居下焦,两脏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必须相互交通。《中藏经》说:“火来坎户,水到离扃,阴阳相应,方乃和平”;又说:“水火通济,上下相寻,人能循此,永不湮沉”。《格致余论》也说:“人之有生,心为火居上,肾为水居下,水能升而火有降,一升降,无有穷已,故生意存焉”。由于心阳(即心火)下降而交于肾阴,肾阴(即肾水)上升而济于心阳,从而使心肾两脏的阴阳、水火、升降关系处于平衡、相济、协调状态,以维持人体正常的生命活动。升降失常,水火不济,必然会产生心肾不交的病变,治疗应采用交通心肾的法则。

但是,对于心肾不交的病证,又当进一步分辨其阴阳虚实。近人叶显纯《论交通心肾》一文,把心肾不交之证,分成“心火旺,肾阴虚”、“心火旺,肾阳虚”、“心气虚,肾阳虚”、“心气虚,肾阴虚”等4种类型,分别以“泻心火,滋肾阴(如黄连阿胶汤)”、“泻心火,助肾阳(如交泰丸)”、“益心气,助肾阳”(如茯菟丸,《景岳全书酸枣仁汤)”、“益心气,养肾阴(如天王补心丹)”等4种不同的交通心肾法加以治疗。可知交泰丸只是适用于心火亢盛,肾阳不足所致的心肾不交,不能泛治一切心肾不交的病证。至于心火旺,肾阳虚形成心肾不交的原理,《慎斋遗书》说:“夫肾属水,水性润下,如何而升,盖因水中有真阳,故水亦随阳而升至于心,则生心中之火”。周氏明确地指出了肾阳与肾水上奉于心的生理关系,即肾水上承必须有赖于肾中命门之火的蒸动。命火不足,不能鼓舞肾水上交于心,心火上亢而致心肾不交。这种心肾不交才为交泰丸主治之证。

3 临证应用

已知心火亢盛,肾阳不足可导致心肾不交,欲使心肾相交,就必须既清心泻火以使心火下降,又当扶助肾阳以鼓舞肾水上承。只有水火相济,才能心肾相交,正如《慎斋遗书》所说:“欲补心者须实肾,使肾得升;欲补肾者须宁心,使心得降。……乃交心肾之法也。”

本方用黄连清心泻火以制偏亢之心阳,用肉桂温补下元以扶不足之肾阳;心火不炽则心阳自能下降,肾阳得扶则肾水上承自有动力。水火既济,交泰之象遂成,夜寐不宁等症便可自除。正如《本草新编》所说:“黄连、肉桂寒热实相反,似乎不可并用,而实有并用而成功者,盖黄连入心,肉桂入肾也。……黄连与肉桂同用,则心肾交于顷刻,又何梦之不安乎?”

此外,近人万淑援等,从测定心火旺或肾阳虚患者尿儿茶酚胺与尿17羟皮质类固醇排泄量中发现,心火旺的患者24小时尿儿茶酚胺含量高于正常,而肾阳虚的患者24小时尿17羟皮质类固醇含量低于正常。他们对3例尿儿茶酚胺高于正常,而尿17羟皮质类固醇低于正常的患者,应用黄连、肉桂以交通心肾,随着症状的改善,尿儿茶酚胺和尿17羟皮质类固醇均趋向正常。认为黄连泻心火的部分药理作用与降低尿儿茶酚胺有关,而肉桂温肾阳的部分药理作用与提高尿17羟皮质类固醇有关,两者合用,可各显其效能。这充分说明,测定尿儿茶酚胺与17羟皮质类固醇含量的实验,不仅可以作为反映心肾不交的客观指标之一,同时也为交泰丸治疗“心火旺,肾阳虚”之一类型的心肾不交,提供了科学依据。

关于“交泰丸”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