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散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方名】 四逆散

【出处】 《伤寒论

【分类】 和解剂-调和肝脾

【组成】 柴胡(6克) 枳实(6克) 芍药(6克) 炙甘草(6克)

【方组趣味记忆】 只烧干柴。 解:只(枳实),烧(芍药),干(炙甘草),柴(柴胡)。

【汤头歌诀】四逆散里用柴胡,芍药枳实甘草须

此是阳邪成厥逆敛阴泄热平剂服

【方诀】

【功用】 透邪解郁疏肝理脾

【主治】 1.阳郁厥逆证手足不温,或腹痛,或泄利下重脉弦。2.肝脾气郁证胁肋胀闷脘腹疼痛,脉弦。(本方常用于慢性肝炎胆囊炎胆石症胆道蛔虫症、肋间神经痛胃溃疡胃炎胃肠神经官能症附件炎输卵管阻塞、急性乳腺炎等属肝胆气郁,肝脾(或胆胃)不和者。)

【用法】 水煎服。

【禁忌】 斟酌。

【加减】咳者,加五味子干姜,并主下利;悸者,加桂枝小便不利者,加茯苓;腹中痛者,加附子;泄利下重者,加薤白

【方论】本方为疏肝解郁,调和肝脾的祖方。方中柴胡既可疏解肝郁,又可升清阳以使郁热外透,用为君药;芍药养血敛阴,与柴胡相配,一升敛,使郁热透解而不伤阴,为臣药;佐以枳实行气散结,以增强疏畅气机之效;炙甘草缓急和中,又能调和诸药为使。

【方解】 四逆者,乃手足不温也。其证缘于外邪传经入里,气机为之郁遏,不得疏泄,导致阳气内郁,不能达于四末,而见手足不温。此种“四逆”与阳衰阴盛的四肢厥逆有本质区别。正如李中梓云:“此证虽云四逆,必不甚冷,或指头微温,或脉不沉微,乃阴中涵阳之证,惟气不宣通,是为逆冷。”故治宜透邪解郁,调畅气机为法。方中取柴胡入肝胆经,升发阳气,疏肝解郁,透邪外出,为君药。白芍敛阴养血柔肝为臣,与柴胡合用,以补养肝血,条达肝气,可使柴胡升散而无耗伤阴血之弊。佐以枳实理气解郁,泄热破结,与柴胡为伍,一升降,加强舒畅气机之功,并奏升清降浊之效;与白芍相配,又能理气和血,使气血调和。使以甘草,调和诸药,益脾和中。综合四药,共奏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效,使邪去郁解,气血调畅,清阳得伸,四逆自愈。原方用白饮(米汤)和服,亦取中气和则阴阳之气自相顺接之意。由于本方有疏肝理脾之功,所以后世常以本方加减治疗肝脾气郁所致胁肋脘腹疼痛诸症。

【化裁】 若咳者,加五味子、干姜以温肺散寒止咳;悸者,加桂枝以温心阳;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以利小便;腹中痛者,加炮附子以散里寒;泄利下重者,加薤白以通阳散结;气郁甚者,加香附郁金以理气解郁;有热者,加栀子以清内热

【附方】 柴胡疏肝散(《证治准纪》引《医学统旨》方)、枳实芍药散(《金匮要略》)

【附注】 本方原治阳郁厥逆证,后世多用作疏肝理脾的基础方。临床应用以手足不温,或胁肋、脘腹疼痛,脉弦为辨证要点。

[临床应用] 现代常用于治疗慢性肝炎、胆囊炎、胆石症、胆道蛔虫病胰腺炎急性胃炎急性阑尾炎、肋间神经痛等属于肝郁脾滞者。

方剂比较:

本方与小柴胡汤同为和解剂,同用柴胡、甘草。但小柴胡汤用柴胡配黄芩,解表清热作用较强;四逆散则柴胡配枳实,升清降浊,疏肝理脾作用较著。故小柴胡汤为和解少阳的代表方,四逆散则为调和肝脾的基础方。

【文献】 方论 吴谦,等《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卷7录李中梓:“按少阴用药,有阴阳之分。如阴寒而四逆者,非姜、附不能疗。此证虽云四逆,必不甚冷,或指头微温,或脉不沉微,乃阴中涵阳之证,惟气不宣通,是为逆冷。故以柴胡凉表,芍药清中。此本肝胆之剂而少阴用之者,为水木同源也。以枳实利七冲之门,以甘草和三焦气,气机宣通,而四逆可痊矣。”

《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  

关于“四逆散”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