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内科学/肺胀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中医内科学》 >> 肺病证 >> 肺胀
中医内科学

中医内科学目录

肺胀是指多种慢性肺系疾病反复发作,迁延不愈,肺脾肾三脏虚损,从而导致肺管不利,气道不畅,肺气壅滞,胸膺胀满为病理改变,以喘息气促咳嗽咯痰,胸部膨满,胸闷如塞,或唇甲紫绀,心悸浮肿,甚至出现昏迷,喘脱为临床特征的病证。

肺胀是内科常见病多发病,严重地威胁患者的健康与生命,寻求防治本病的有效方法是目前国内外医学界亟待解决的课题。中医药治疗本病有着广阔的前景,并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有待进一步发掘与提高。

肺胀的病名首见于《内经》。《灵枢.胀论》说:“肺胀者,虚满喘咳”。《灵枢.经脉》说:“肺手太阴之脉,……是动则病肺胀满膨膨而喘咳。”指出了本病虚满的基本性质和典型症状。汉代《金匮要略》还观察到肺胀可出现浮肿,烦躁,目如脱等症状,认为本病与痰饮有关,开始应用越婢加半夏汤、小青龙加石膏汤等方药进行辨证论治。隋代《诸病源候论.咳逆短气候》记载肺胀的发病机理是由于“肺虚为微寒所伤则咳嗽,嗽则气还于肺间则肺胀,肺胀则气逆,而肺本虚,气为不足,复为邪所乘,壅否不能宣畅,故咳逆短乏气也”。

可见隋代对本病病机的认识已经较为深刻。后世医藉多将本病附载于肺痿肺痈之后,有时亦散见于痰饮、喘促、咳嗽等门,对本病的认识不断有所充实和发展。如金元时期,《丹溪心法.咳嗽》说:“肺胀而嗽,或左或右不得眠,此痰挟瘀血碍气而病。”在病理上充实了痰瘀阻碍肺气的理论。清代.《张氏医通.肺痿》说:“盖肺胀实证居多。”《证治汇补.咳嗽》认为肺胀:“又有气散而胀者宜补肺,气逆而胀者宜降气,当参虚实而施治。”提示肺胀应当分虚实辨证论治。

根据肺胀的临床表现,主要见于西医学中慢性阻塞性肺气肿慢性肺源性心脏病,也见于老年性肺气肿,当这些疾病出现肺胀的临床表现时,可参考本节进行辨证论治。

【病因病机】

本病的发生,多因久病肺虚,痰瘀潴留,每因复感外邪诱使本病发作加剧。

1.肺病迁延肺胀多见于内伤久咳久喘、久哮、肺痨等肺系慢性疾患,迁延失治,逐步发展所致,是慢性肺系疾患的一种归宿。因此,慢性肺系疾患也就成为肺胀的基本病因。

2.六淫乘袭六淫既可导致久咳、久喘、久哮、支饮等病证的发生,又可诱发加重这些病证,反复乘袭,使它们反复迁延难愈,导致病机的转化,逐渐演化成肺胀。故感受外邪应为肺胀的病因。

3.年老体虚肺胀患者虽可见于青少年,但终归少数,而以年老患者为多。年老体虚,肺肾俱不足,体虚不能卫外是六淫反复乘袭的基础,感邪后正不胜邪而病益重,反复罹病而正更虚,如是循环不已,促使肺胀形成。病变首先在肺,继则影响脾、肾,后期病及于心、肝。因肺主气开窍于鼻,外合皮毛,主表卫外,故外邪从口鼻、皮毛入侵,每多首先犯肺,导致肺气宣降不利,上逆而为咳,升降失常则为喘,久则肺虚,主气功能失常。若肺病及脾,子盗母气脾失健运,则可导致肺脾两虚。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肺伤及肾,肾气衰惫,摄纳无权,则气短不续,动则益甚。且肾主水肾阳衰微,则气不化水,水邪泛溢则肿,.J::凌心肺则喘咳心悸。肺与心脉相通,肺气辅佐心脏运行血脉,肺虚治节失职,则血行涩滞,循环不利,血瘀肺脉,肺气更加壅塞,造成气虚血滞,血滞气郁,由肺及心的恶性后果,临床可见心悸、紫绀水肿舌质暗紫等症。心阳根于命门真火肾阳不振,进一步导致心肾阳衰,可呈现喘脱危候

病理因素有痰浊水饮、瘀血、气虚、气滞,它们互为影响,兼见同病。痰饮的产生,初由肺气郁滞,脾失健运,津液不归正化而成,渐因肺虚不能布津,脾虚不能转输,肾虚不能蒸化,痰浊潴留益甚。痰、饮、湿(浊)同属津液停积而成。痰饮水浊潴留,其病理是滞塞气机,阻塞气道,肺不能吸清呼浊,清气不足而浊气有余,肺气胀满不能敛降,故胸部膨膨胀满,憋闷如塞。痰浊水饮亦可损伤正气和妨碍血脉运行。气虚气滞的形成,因气根于肾,主于肺,本已年老体虚,下元虚惫,加之喘咳日久,积年不愈,必伤肺气,反复发作,由肺及肾,必致肺肾俱虚。肺不主气而气滞,肾不纳气而气逆,气机当升不升,当降不降,肺肾之气)S能交相贯通,以致清气难人,浊气难出,滞于胸中,壅埋于肺而成肺胀。瘀血的产生,与肺,肾气虚,气不行血及痰浊壅阻,血涩不利有关。瘀血形成后,又因瘀而滞气,加重痰、气滞塞胸中,成为肺胀的重要病理环节。

由此可见,肺胀的病理性质多属标实本虚。标实为痰浊、水饮、瘀血和气滞,痰有寒化热化之分;本虚为肺、脾、肾气虚,晚期则气虚及阳,或阴阳两虚。其基本病机是肺之体用俱损,呼吸机能错乱,气壅于胸,滞留于肺,痰瘀阻结肺管气道,导致肺体胀满,张缩无力,而成肺胀。如内有停饮,又复感风寒,则可成为外寒内饮证。感受风热痰郁化热,可表现为痰热证。痰浊壅盛,或痰热内扰,蒙蔽心窍,心神失主,则意识朦胧、嗜睡甚至昏迷;痰热内闭,热邪耗灼营阴,肝肾失养,阴虚火旺肝火挟痰上扰,气逆痰升,肝风内动则发生肢颤,抽搐;痰热迫血妄行,则动血而致出血。亦可因气虚日甚,气不摄血而致出血。病情进一步发展可阴损及阳阳虚不能化气行水,成为阳虚水泛证;阳虚至极,出现肢冷、汗出、脉微弱等元阳欲脱现象。

【临床表现】

喘、咳、痰、胀,即喘息气促,咳嗽,咯痰,胸部膨满,胀闷如塞等是肺胀的证候特征。病久可见唇甲紫绀,心悸浮肿等症。兼外邪或调治不当,其变证坏病可见昏迷、抽搐以至喘脱等。

肺胀是多种慢性肺系疾病后期转归而成,故有长期的咳嗽、咯痰、气喘等症状,胸肺膨胀和病变由肺及心的过程是逐渐形成的。早期除咳嗽、咯痰外,仅有疲劳或活动后有心悸气短,随着病程的进展,肺气壅塞肿满逐渐加重,叩之膨膨作响,自觉憋闷如塞,心悸气急加重或颜面爪甲紫绀;进一步发展可出现颈脉动甚,右胁下症积,下肢浮肿甚至有腹水。病变后期,喘咳上气进一步加重,倚息不能平卧,白粘痰增多或咯黄绿色脓痰,紫绀明显,头痛,有时烦躁不安,有时神志模糊,或嗜睡或谵语,或有肉困,震颤,抽搐,甚或出现咯血吐血便血等。舌质多为暗紫、紫绛,舌下脉络瘀暗增粗。

【诊断】

1.典型的临床表现为胸部膨满,胀闷如塞,喘咳上气,痰多及烦躁,心悸等,以喘、咳、痰、胀为特征。

2.病程缠绵,时轻时重,日久可见面色晦暗,唇甲紫绀,脘腹胀满肢体浮肿,甚或喘脱等危重证候,病重可并发神昏、动风或出血等症。

3.有长期慢性喘咳病史及反复发作史,一般经10-20年形成;发病年龄多为老年,中青年少见。

4.常因外感而诱发,其中以寒邪为主,过劳、暴怒、炎热也可诱发本病。

5.体检可见桶状胸,胸部叩诊为过清音,肺部闻及哮鸣音或痰鸣音及湿性锣音,且心音遥远。

6.X线心电图等检查支持西医学肺气肿肺心病的诊断。

【鉴别诊断】

肺胀与哮病喘病均以咳逆上气喘满为主症,有其类似之处,其区别如下。

1.哮病哮痼是一种发作性的痰鸣气喘疾患,常突然发病,迅速缓解,且以夜间发作多见;肺胀是包括哮病在内的多种慢性肺系疾病后期转归而成,每次因外感诱发为逐渐加重,经治疗后逐渐缓解,发作时痰瘀阻痹的症状较明显,两病有显著的不同。

2.喘病喘病是以呼吸困难为主要表现,可见于多种急慢性疾病的过程中,常为某些疾病的重要主症和治疗的重点。但肺胀由多种慢性肺系疾病迁延不愈发展而来,喘咳上气,仅是肺胀的一个症状。

【辨证论治】

辨证要点

1.辨标本虚实肺胀的本质是标实本虚,要分清标本主次,虚实轻重。一般感邪发作时偏于标实,平时偏于本虚。标实为痰浊、瘀血,早期痰浊为主,渐而痰瘀并重,并可兼见气滞、水饮错杂为患。后期痰瘀壅盛,正气虚衰,本虚与标实并重。

2.辨脏腑阴阳肺胀的早期以气虚或气阴两虚为主,病位在肺脾肾,后期气虚及阳,

以肺、肾、心为主,或阴阳两虚。

治疗原则

根据标本虚实,分别选用祛邪扶正是本病的治疗原则。一般感邪时偏于邪实,侧重祛邪为主,根据病邪的性质,分别采取祛邪宣肺(辛温、辛凉),降气化痰(温化、清化),温阳利水(通阳、淡渗),活血化瘀,甚或开窍、熄风止血等法。平时偏于正虚,侧重以扶正为主,根据脏腑阴阳的不同,分别以补养心肺,益肾健脾,或气阴兼调,或阴阳兼顾。正气欲脱时则应扶正固脱,救阴回阳。祛邪与扶正只有主次之分,一般相辅为用。

分证论治

.风寒内饮

症状:咳逆喘满不得卧,气短气急,咯痰白稀,呈泡沫状,胸部膨满,恶寒,周身酸楚,或有口干不欲饮,面色青黯,舌体胖大,舌质暗淡,舌苔白滑脉浮紧。

治法:温肺散寒,降逆涤痰

方药:小青龙汤

方中麻黄桂枝干姜细辛温肺散寒化饮;半夏、甘草祛痰降逆;佐白芍五味子收敛肺气,使散中有收。若咳而上气,喉中如有水鸡声,表寒不著者,可用射干麻黄汤。若饮郁化热,烦躁而喘,脉浮,用小青龙加石膏汤兼清郁热。

.痰热郁肺

症状:咳逆喘息气粗,痰黄或白,粘稠难咯,胸满烦躁,目胀睛突,或发热汗出,或微恶寒,溲黄便干,口渴欲饮,舌质暗红,苔黄或黄腻,脉滑数。

治法:.清肺泄热,降逆平喘

方药:越婢加半夏汤。

方用麻黄、石膏,辛凉配伍,辛能宣肺散邪,凉能清泄肺热;半夏、生姜散饮化痰以降逆;甘草、大枣安内攘外,以扶正祛邪

若痰热内盛,痰胶粘不易咯出,加鱼腥草黄芩瓜蒌皮贝母海蛤粉以清化痰热,痰热内盛亦可用桑白皮汤。痰热壅结,便秘腹满者,加大黄、风化硝通腑泄热。痰鸣喘息,不能平卧者,加射干葶苈子肺平喘。若痰热伤津,口干舌燥,加花粉知母麦门冬生津润燥。,

.痰瘀阻肺

症状:咳嗽痰多,色白或呈泡沫,喉间痰鸣,喘息不能平卧,胸部膨满,憋闷如塞,面色灰白而暗,唇甲紫绀,舌质暗或紫,舌下瘀筋增粗,苔腻或浊腻,脉弦滑

治法:涤痰祛瘀,泻肺平喘。

方药:葶苈大枣泻肺汤桂枝茯苓丸

方中用葶苈子涤痰除壅,以开泄肺气;佐大枣甘温安中而缓药性,使泻不伤正;桂枝通阳化气,温化寒痰茯苓除湿化痰;丹皮赤芍助桂枝通血脉,化瘀滞。痰多可加三子养亲汤化痰下气平喘。本证亦可用苏子降气汤加红花、丹参等化痰祛瘀乎喘。若腑气不利,大便不畅者,加大黄、厚朴以通腑除壅。

.痰蒙神窍.

症状:咳逆喘促日重,咳痰不爽,表情淡漠,嗜睡,甚或意识朦胧,谵妄,烦躁不安,入夜尤甚,昏迷,撮空理线,或肢体困动,抽搐,舌质暗红或淡紫,或紫绛,苔白腻或黄腻,脉细滑数。.

治法:涤痰开窍。

方药:涤痰汤安宫牛黄丸至宝丹

涤痰汤中半夏、茯苓、甘草、竹茹胆南星清热涤痰;橘红枳实理气行痰除壅;菖蒲芳香开窍;人参扶正防脱。加安宫牛黄丸或至宝丹清心开窍。若舌苔白腻而有寒象者,以制南星易胆南星,开窍可用苏合香丸。若痰热内盛,身热,烦躁,谵语,神昏,舌红苔黄者,加黄芩、桑白皮、葶苈子、天竺黄竹沥清热化痰热结大肠,腑气不通者,加大黄、风化硝,或用凉膈散增液承气汤通腑泄热。若痰热引动肝风而有抽搐者,加钩藤全蝎羚羊角粉凉肝熄风。唇甲紫绀,瘀血明者,加红花、桃仁水蛭活血祛瘀。如热伤血络,见皮肤粘膜出血、咯血、便血色鲜者,配清热凉血止血药,如水牛角、生地、丹皮、紫珠草、生大黄等;如血色晦暗,肢冷,舌淡胖,脉沉微,为阳虚不统,气不摄血者,配温经摄血药,如炮姜侧柏炭童便黄土汤柏叶汤

.肺肾气虚

症状:呼吸浅短难续,咳声低怯,胸满短气,甚则张口抬肩,倚息不能平卧,咳嗽,痰如白沫,咯吐不利,心慌,形寒汗出,面色晦暗,舌淡或黯紫,苔白润,脉沉细无力。

治法:补肺纳肾,降气平喘

方药:补虚汤合参蛤散。

方中用人参、黄芪、茯苓、甘草补益肺脾之气;蛤蚧、五味子补肺纳肾;干姜、半夏温肺化饮;厚朴、陈皮行气消痰,降逆平喘。还可加桃仁、川芎、水蛭活血化瘀。若肺虚有寒,怕冷,舌质淡,加桂枝、细辛温阳散寒。兼阴伤,低热,舌红苔少,加麦冬玉竹、知母养阴清热,如见面色苍白,冷汗淋漓,四肢厥冷,血压下降,脉微欲绝等喘脱危象者,急加参附汤送服蛤蚧粉或黑锡丹补气纳肾,回阳固脱。另参附、生脉、参麦、参附青注射液也可酌情选用。

.阳虚水泛

症状:面浮,下肢肿,甚或一身悉肿腹胀,或腹满有水,尿少,心悸,喘咳不能平卧,咯痰清稀:怕冷,面唇青紫,舌胖质黯,苔白滑,脉沉虚数或结代

治法:温阳化饮利水。

方药:真武汤五苓散

方中用附子、桂枝温阳化气以行水;茯苓、白术猪苓泽泻、生姜健脾利水;白芍敛阴和阳。还可加红花、赤芍、泽兰益母草北五加皮行瘀利水。水肿势剧,上渍心肺,心悸喘满,倚息不得卧,咳吐白色泡沫痰涎者,加沉香黑白丑椒目、葶苈子行气逐水

【转归预后】.

肺胀的多种证候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各证常可互相兼夹转化。其预后受患者的体质、年龄、病程及治疗等因素影响。一般说来,素体较壮、年轻、病程短、病情轻,治疗及时有力者,可使病情基本控制,带病延年,反之则迁延恶化。如出现气不摄血,咳吐泡沫血痰,或吐血、便血;或痰蒙神窍,肝风内动,谵妄昏迷,震颤、抽搐;或见喘脱,神昧,汗出肢冷,脉微欲绝,内闭外脱等危象时,如不及时救治则预后不良。.

【预防与调摄】

预防本病的关键,是重视对原发病的治疗。一旦罹患咳嗽、哮病、喘病、肺痨等肺系疾病,应积极治疗,以免迁延不愈,发展为本病。加强体育锻炼,平时常服扶正固本方药,有助提高抗病能力。既病之后,宜适寒温,预防感冒,避免接触烟尘,以免诱发加重本病。如因外感诱发,立即治疗,以免加重。戒烟酒及恣食辛辣、生冷之品。有水肿者应进低盐或无盐饮食。

【结语】

肺胀是慢性肺系疾病迁延,反复感邪,导致肺管不利,肺气不能宣降,清气难人,浊气难出,气壅于胸,滞留于肺的病变。病位在肺,继则影响脾肾,后期及心肝。病理性质属本虚标实。本虚多为气虚、气阴两虚,发展为阳虚;标实为气滞、痰浊、水饮、瘀血。气虚、血瘀、痰阻则贯穿于肺胀之始终。由于标本虚实常相兼夹,又互为影响,故成为迁延难愈,日渐加重的病证。临床以肺气胀满胸闷,咳喘短气,紫绀、心悸、浮肿为主症,若病情加重,还可出现心脉瘀阻、阳虚水泛、痰蒙神窍、痰热动风、气不摄血、内闭外脱等危重证候。本病严重危害患者健康与生命,应积极防治。预防上重视治疗原发疾病,控制其迁延发展是关键。治疗上应祛邪扶正,标本兼顾。感邪时偏于邪实,急者祛邪治标为主,平时偏于正虚,缓者以扶正治本为主,常在祛邪宣肺、降气化痰、温阳行水、活血化瘀、补益肺气、健脾化痰、补肾纳气滋补阴阳诸法中灵活施治,病危时还须采用开窍、熄风、止血、扶正固脱、救阴回阳等法以救急。但急则治标缓则治本,标本兼顾应贯穿于本病治疗的全过程。

【文献摘要】

素问,大奇论》:“肺之壅,喘而两肤满。”

《金匮要略,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并治》:“上气喘而躁者,属肺胀。”

《诸病源候论.上气鸣息候》:“肺主于气,邪乘于肺则肺胀,胀则肺管不利,不利则气道涩,故上气喘逆鸣息不通。”

圣济总录.肺胀》:“其证气胀满,膨膨而咳喘”

寿世保元.痰喘》:“肺胀喘满,膈高气急,两胁煽动,陷下作坑,两鼻窍张,闷乱嗽渴,声嘎不鸣,痰涎壅塞。”

《证治汇补.咳嗽》:“肺胀者,动则喘满,气急息重,或左或右,不得眠者是也。如痰挟瘀血碍气,宜养血以流动乎气,降火以清利其痰,……风寒郁于肺中,不得发越,喘嗽胀闷者,宜发汗以祛邪,利肺以顺气。”

【现代研究】

肺胀主要包括西医学的慢性阻塞性肺疾患及其严重并发症,如肺心病、肺性脑病呼吸衰竭等。近年来,随着中医和中西医结合研究的不断深入,无论在临床研究,还是在基础研究方面,均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理论研究

肺胀的成因是久病肺虚,痰浊、瘀血既是肺胀气虚导致的病理产物,又是肺胀病机演变过程中的主要病理因素,痰浊与瘀血交阻是肺胀病机中的中心环节。肺胀病机演变过程中,始终存在本虚与标实两个主面,本虚导致标实,标实加重本虚,本虚与标实的互患是肺胀病机的主要特点。由于本虚与标实互患形成的恶性病理循环,最终将导致伤及气血阴阳,累及五脏的恶性结果[中国医药学报1995;10(3):157)。尹氏主张应从虚、痰、瘀论治肺心病。认为肺脾肾三脏亏虚,痰饮瘀血互结是本病的基本病机,扶正固本,益气养阴,活血化瘀,祛痰平喘是其基本治法[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7;20(4):64儿

.辨证论治研究

朱氏辨证论治本病101例,其中肺热痰瘀型53例,用清热利肺化痰逐瘀汤(鱼腥草、黄芩、银花连翘、天竺黄、地骨皮全瓜蒌、丹参、竹沥、桃仁、冬瓜仁地龙);肺热痰瘀合心脾肾虚型22例,采用阴阳盛衰服药法,即上午阳盛服阴药,用清热利肺化痰逐瘀汤,下午阴盛服阳药,用益气温阳利水汤(制附子、桂枝、北五加皮、破故纸红参、茯苓、泽泻、车前子龙骨牡蛎);肺热痰瘀合痰迷心窍型(肺性脑病)15例,方用清热利肺化痰逐瘀汤加石菖蒲郁金远志、安宫牛黄丸;元阳欲绝型11例,方用保元参附龙牡汤(制附子、黄芪、红参、龙骨、牡蛎、炙甘草),待四肢转温,汗出止,保元参附龙牡汤和清热利肺化痰逐瘀汤交替使用。病情较重者配合西药对症处理。结果:显效69例,好转18例,无效及死亡各7例,总有效率为86.1%[浙江中医杂志1992;(4):197]。晁氏将本病分为肺肾气虚外感型,偏寒者选用小青龙汤加味、偏热者选用麻杏石甘汤苇茎汤;心脾肾阳虚水泛型,用真武汤合苓桂术甘汤加味;痰热蒙窍型,用涤痰汤加减;元阳欲绝型,用参附汤、四逆汤生脉注射液;热瘀伤络型,用生脉饮加生地、大黄炭大蓟、小蓟三七、赤芍等。共治疗本病286例,总有效率为90%[天津中医1985;(1):1]。谷氏以二陈汤为主,辨证治疗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49例,表寒里饮型22例,用麻杏二陈汤加味;痰饮蕴肺型11例,用二陈汤合三子养亲汤;饮热郁肺型9例,用连茹二陈汤加味;脾胃阳虚型4例,用和胃二陈汤加味;肾阳虚水泛型3例,用桂附二陈汤加味。观察10日,结果:显效.20例,有效27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6%。无效2例均属肾阳虚水泛型,服药1-2剂后,要求改为西莉治疗者[实用医学杂志1989;5(6):43]

.治法研究

吴氏以健壮)号(由大蒜素脱臭提炼有效成分、巴戟天蛇床子流浸膏提取物,按2:1:1比例,装胶囊)治疗脾肾阳虚型慢性阻塞性肺气肿68例,对照组20例,用先锋霉素氨茶碱,常规剂量治疗。均治疗1个月,结果:两组分别显效27、4例,好转28、4例,无效13、12例,总有效率为80.8%、《0,0%(P<0.05)。本组RV(残气量)、TLC(肺总量)及RV/TLC、肺动脉压均低于对照组(P<0.05)[中医杂志1995;36(12):731)。

阎氏以自拟益气化瘀汤(党参、五味子、桔梗五灵脂、丹参、杏仁、炙甘草)随证加减,配合西医治疗32例肺源性心脏病急性发作期患者,并与同期西医治疗30例作比较。结果:中西医结合组显效20例,好转10例,无效2例;对照组显效10例,好转16例,无效4例。两组总有效率中西医结合组明显高于对照组.(P<0。025)[中西医结合实用临床急救1997;4(1):11)。易氏以益气活血化痰之中药配合西药治疗慢性肺心病急性发作34例,中药用制苏子当归、沉香末、炙黄芪、丹参、陈皮、厚朴、石菖蒲、郁金、胆南星、桃仁、红花随症加减;对照I组32例,用酚妥拉明多巴胺,加10%葡萄糖盐水静滴;对照Ⅱ组28例,用肝素加10%葡萄糖盐水静滴。三组均给氧、抗感染,并对症处理。结果:三组分别显效23、24、16例,有效6、3、6例,无效5、5、6例,有效率为85.3%、84.3%、78。5%,。本组疗效优于对照H组(P<0.01)[江西中医药1995;26(1):11)。张氏以补阳还五汤为主,随症加减治疗慢性肺心病70例,必要时配用西药,对照组50例,西医常规治疗。10日为1疗程,1疗程后,结果:两组分别显效(症状明显改善,心衰控制,紫绀消失,肺锣音明显减轻或消失,Pa02上升>1,33kPa)44、15例,有效21、23例,无效5、12例,有效率92.8%、76%(P<0.01)。本组血液流变学指标P-SOD、E-LPO均明显改善(P<0.05-P<0.01)[辽宁中医杂志1995;22(1):33]。

徐氏用益气免疫冲剂(红参须、茯苓、白术、刺五加山茱萸等)20旷次,1日3次,治疗气虚型慢性阻塞性肺病72例,对照组30例用贞芪扶正冲剂(含女贞子、黄芪等,甘肃定西制药厂生产)15旷次,1日3次均口服,连用30日。结果:两组分别显效(症状积分下降~>2/3)47(65.3%)、10(33.3%)例(P<0.05),有效20、16例,无效5、4例,总有效率93.1%、86.7%。本组症状积分值治疗前后自身及组间比较均有显者性差异P<0.01、P<0.05。本组免疫指标(CD,、CD4、CD4/CD8、IGM)治疗前后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1或0.05;两组CD8、CD4/CD8治疗前后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P<0.05[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6;16(2):81)。

.雾化吸入治疗

陶氏以菖蒲雾化合剂(菖蒲、郁金、丹参、黄芩、半夏、防己等)雾化吸人,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30例,轻症患者治疗期间停用其他药物,重症患者配合氧疗、抗生素及其他对症治疗,但不用呼吸兴奋剂、祛痰剂,10-15天为一疗程。结果:临床痊愈5例(重症1例),显效12例(重症5例),有效13例(重症6例),有效率100%,通过本组临床观察分析,其作用机制是雾化吸人后,使其气道分泌物特别是微痰栓得以排除,缓解了气道的痉挛状况,故1秒量(W真)、最大呼气流速(PEFR)、动脉血氧分压增加,说明了肺通气(V)的改善。同时药物使用后即刻及用药7天后肺阻抗血流图提示右心功能(Q-B/B-Y)、右心指数(m)增高,肺动脉压(PPA)、肺血管外周阻力(PVR)降低,说明了肺循环(0)的改善。由于V/Q比值的改善,使患者咳、痰、喘临床症状缓解,临床肺功能增加,活动强度加大,向良性循环过渡[中国中医急症1994;3(4):148]。陶氏以中药湿化导管吸氧治疗慢性阻塞性呼吸衰竭10例。方法:采用KB-Ⅱ型高频喷射型呼吸机,以氧气瓶压力为动力,压力调在0.3-0.5kg/em2,频率为60次/分,正确联接恒温湿化瓶,瓶中加人中药煎剂(石菖蒲、连翘、菊花、银花、鱼腥草、薄荷、郁金),温度恒定在60~C左右,经过湿化的氧气经过输运管道(测温37~C左右),接普通鼻导管(单侧)持续供氧。根据病情转换频率、压力及停机。一般持续供氧不超过12小时,患者症状改善后改为每2-4小时停用15分钟-半小时,多在2天内逐渐停用。10例患者中,因停机后症状加重,又未及时使用,致病情恶化死亡1例;配合其他综合治疗痊愈9例[中西医结合杂志1989;9(9):556]。

参看

32 喘病 | 肺痈 32
关于“中医内科学/肺胀”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