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疾病预测/舌先兆——舌相学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中医疾病预测》 >> 人体相学 >> 舌先兆——舌相学
中医疾病预测

中医疾病预测目录

舌相是最真实的外镜,较少受心理情绪的影响。故舌可以说是人体外露的内脏。尤其舌质绝无真假之愚,故当其他外相被真假所乱的情况下,细察舌底,必能识其真伪……

舌诊在我国历史悠久,远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即已有舌诊记载,如:“贞疾舌,枽于妣庚”二千多年前的《内经》即已有文字记载,如《灵枢.五阅五使》:“心病者,舌卷短,颧赤”《素问.刺热论》曰:“肺热病者……舌上黄身热。”但《内经》偏重于舌质及舌体的诊察。此外,战国时代的《难经》及汉代《中藏经》亦同样着重于舌质及舌体的记载,如《难经》说:“足厥阴气绝,即筋缩引卵与舌卷。”《中藏经》:“心脾俱中风,则舌强不能言也”。东汉末年张仲景的《伤寒论》对舌苔望诊颇加发挥,元代出现了舌诊专著:《敖氏伤寒金镜录》,记载了三十六种病态舌,为辨舌奠定了基础,到清朝,由于温病学的崛起,推动了舌诊的发展,至今舌诊已成为中医诊断学中不可缺少的诊断方法,尤其舌是疾病先兆报标的主要点,因此在中医预诊学中更具有独特的意义。

总之,舌是外露的内脏,舌是人体最重要的报病器官,内脏的病理变化能真实而快速地反映于舌,人体每一个局部都携带着整体的信息,舌亦不例外。舌先兆具有令人瞩目的价值。

第一节 舌先兆的理论基础

舌为心之苗,心气通于舌,如《灵枢.脉度》篇说:“心气通于舌,心和则舌能知五味矣。”《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心主舌”,“在窍为舌”《千金方》:“舌主心脏,热即应舌生疮裂破,引唇揭赤。”(卷六上.舌病第四)皆可说明舌与心的相关性。

此外,舌还与脾,肾等经脉有直接联系,如足少阴肾经“挟舌本”,足太阴脾经“连舌本,散舌下。”经别和经筋方面,手少阴之别“系舌本”,足太阳之筋“结于舌本”,手少阳经筋“入系舌本”。通过口唇和舌间接联系的有足厥阴肝经“环唇内”,《灵枢.经脉》:“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于阴器而脉络于舌本也。”足阳明胃经“挟口还唇”,手阳明大肠经“还出挟口”,手太阳小肠经“循咽”。其他,任、督、冲脉等其经脉亦经过口唇,有些经络还通过表里关系与口舌相通应。因此,舌有“无脉不通于舌”之说,足以表明舌与诸经百脉的密切关系。

舌与脏腑的关系亦十分密切,其中尤与心脾为甚。以心而言,舌为心窍刘完素承《内经》之后,提出舌有窍论,所谓窍,并非肉眼所见才为窍,不仅指舌端味蕾上的孔窍,亦指内藏与外象之间的一种通道,即一种内在联系。舌为心窍主要体现在心司舌体的运动,心神有病则舌运不灵,如《素问.脉要精微论》说:“心脉搏坚而长,当病舌卷不能言。”此外,心为火脏,又主血脉,故《灵枢.经脉》曰:“脉不荣则肌肉软,肌肉软则舌萎。”舌为脉络汇聚之处,故舌质的变化与心的病理息息相关,因此心脉有病,首先披露于舌络。

以脾胃而言,脾足太阴之脉“连舌本,散舌下”脾主肌肉,舌为肌体,故舌与脾密切相关,如《灵枢.经脉》说:“脾足太阴之脉……是动则病舌本强,”因此有“舌为脾之外候”之说。舌又为胃之外候,苔源于胃,由胃气薰蒸而成,然五脏皆禀气于胃,故借助舌苔可诊五脏的虚实寒热,故《灵枢.邪气脏腑病形》曰:“其浊气出于胃,走唇舌而为味。”因此,舌的改变不仅是某一脏腑的改变,而是脏腑系列病变的显露。

一般而言,舌诊比脉诊更为可靠,脉诊可因情绪,寒热真假而变化无定,舌诊则不受情绪影响,也不易出现假象,因此舌诊是比较可靠的诊断依据。故也可以说舌是一个外露的内脏。

舌是人体反应最灵敏的一个器官,舌粘膜是体内细胞氧化代谢最活跃的场所,因此,人体各系统疾病均能在舌上最灵敏地反映出来故有“舌之改变,常伴有系统之紊乱”之说。其中,尤以舌质的变化最能反映疾病,舌色是脏腑本色的反映。因舌质色泽的变化与气血的运行及盈亏有关,现代医学认为与血液流速,血液粘稠度及血管的舒缩,血液的量有关。舌苔乃胃气薰蒸而成,故受脾胃的运化,清浊升降的影响较大。以现代医学而言,舌苔的厚薄或剥脱取决于舌乳头的状况,舌乳头萎缩则舌苔剥脱,舌乳头角化的上皮细胞分化过多不脱落则舌苔变厚。

由于舌质与全身气血的关系较大,因此,舌质比较反映身体全局的病变,与舌苔相对而言,舌质多提示正气虚的征兆。舌苔与脾胃休戚相关,舌苔反映的则并非都是整个全局病变,并且多反应邪气之实。前贤所言“辨舌质可诀五藏之虚实,视舌苔可察六淫之浅深”甚是。下面附全舌分经应脏腑图。

第二节 舌先兆的临床意义

一、舌象对诸疾的预报意义

(一)舌苔对脾胃的早期诊断意义

脾开窍于口,“舌为脾胃之外候”,“苔乃胃气之所熏蒸”,故舌苔对脾胃病理的反映是最早最及时的,尤以上消化道病变在舌苔的反应更为显着,舌不愧为胃肠的外镜。有人通过临床观察发现舌苔的厚度是随着病情的加重(正常人→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并发有肠化和不典型增生→癌)而增加,故可观察舌苔的厚腻度结合病证来诊断胃部病情的轻重,尤其是并发有肠化(指胃型上皮变为肠型上皮,转化为胃癌的可能性很大)和不典型增生时(胃粘膜细胞异常,又称为间变,为癌前期),如舌苔增厚,则意味着有癌变的可能。

有人认为,舌苔是胃粘膜变化之指标,如庞氏认为胃、十二指肠溃疡常出现黄苔或黄腻苔,提示粘膜有炎症。而慢性胃炎出现红绛紫黯舌则多提示慢性萎缩性胃炎。又如殷凤礼等通过对447例纤维胃镜象与舌诊观察:初步看到二者有内在联系。发现黄苔与胃粘膜的充血水肿糜烂出血、苔之厚薄与胃粘膜之肿胀及分泌物多少、淡舌与胃粘膜苍白、黯红舌与胃粘膜充血,出血等有一定关系。陈泽霖氏还认为白苔常提示体内有慢性潜匿病灶的存在,或为疾病的相对稳定阶段,一旦疾病活动则舌苔即发生转化,此外,常提示疾病处于表证阶段和初期,如急腹症早期。另外还多出现于脾肾虚寒证,包括消化系统疾病及一些慢性炎症痰饮,水肿。其形成机制为体内津液运化失常,水分运化滞缓致口腔唾液分泌增多而使舌角化细胞肿胀难脱落,堆积而成白腻苔。

舌诊对急腹证的预报价值亦颇高,有人报道,舌质在急腹症早期表现为稍红,蕴热期舌质为鲜红,舌苔在早期为白苔,中、晚期则见黄苔,湿热为黄腻,热甚者灰黑,观察812例结果,黄苔占61.6%,白苔占36.9%,当体温升高至39.5℃时,黄苔占62%,说明黄苔与发热有一定关系。

对脾胃系统疾病的反映,不但舌苔具有重要意义,舌质对脾胃系统的反映亦甚为灵敏,故有“舌光红——光红肠”之说,表明舌与肠的密切相关性。有报道,舌质在急腹症早期为正常,或稍红,蕴热期(中期)舌质表现为鲜红。

总之,舌与脾胃的关系最为密切,是脾胃疾病最早和最真实的外露。

(二)舌象对温热性疾病的预报意义

舌与热病的重要意义,早在《内经》就已引起了重视,如《灵枢.热病》说:“舌本烂,热不已者死。”在温病学中,舌的变化最具有预报价值,无论舌苔的变化或舌质的改变,都能灵敏地反映热病的进展。如舌苔由白→黄→灰→黑,舌质由红→绛→紫,提示热病的卫→气→营→血转归变化和热邪由上焦逐渐深入下焦

清代温病学家叶天士尤其注重辨舌,在其著《温热经纬》中,对舌在温热病中的诊断作了精辟论述,如曰:“舌绛而干燥者,火邪劫营”,“大红点者,热毒乘心也。”“色绛而中心干者,乃心胃火燔。”“舌绛而光亮,胃阴亡也”,“紫而干晦者,肾肝色泛也,难治。”

目前人们日愈注意到红绛舌对温热性疾病的预后预报尤有独特价值。红绛色的产生机制是由于邪热入营血耗伤肾阴胃液所致,因此红绛舌的出现提示肾阴虚损、津液亏耗,标志着温热之邪向里深入。

现代医学观点认为红绛舌是由于代谢失调,内环境紊乱而致舌乳头萎缩。有人观察:肝硬化病人一旦出现红绛舌,提示肾功能受损,病情危笃预后不良。此外,慢性肾功能不全酸中毒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出现红绛舌皆为预后不良的凶兆。另外,据临床报道认为绛舌是舌组织毛细血管高度充血的现象,可能和血管内凝血有关,可作为“DIC”(弥漫性血管内凝血)的早期诊断参考。其他,光红舌亦有重要的预报意义,如据陈梅芳氏及陈泽霖氏报道:从现代医学的观点来看,光红舌多为基础代谢率增高之疾。陈泽霖氏引载陈梅芳氏(《中医杂志》1962,5:10)分析100例阴虚光红舌病人中,亦以感染、发热、结核、癌肿、甲状腺功能亢进等病种为多,可能亦由基础代谢增高所致(陈泽霖,古今舌诊研究,《上海中医药杂志》2:27,1963)。

(三)青紫舌对瘀血的提示意义

对于青紫舌提示瘀血方面,张仲景早已有所注意,如其著《金匮要略》提出有瘀血患者《唇痿舌青”,指出舌青为久瘀之征。清代温病学家叶天士强调了紫舌与瘀热的关系,认为温热疾病中出现紫舌是温热挟瘀之兆,为病重之凶象,说明青紫舌不仅为久瘀之证亦为初瘀之兆。叶天士曰:“热传营血,其人素有瘀伤,宿血在胸膈中,挟热而搏,其舌色必紫而晦,扪之湿,当加入散血之品,如琥珀丹参……。青紫舌与瘀热的关系可见一斑。此外,青紫舌还预报肝胆系统疾病,如有人观察68例青紫舌之临床观察资料,发现青紫舌多见于肝胆系病及心脏病,临床观察中发现青紫舌与缺氧,发热、瘀血、红细胞增多、饮酒、色素沉着、血中低温凝集素增高等有关。其他,青紫舌的出现还常提示脏腑有寒,如紫而滑润,舌体胖大,又为肾阳虚命火衰微的舌兆。

值得注意的是,陈泽霖氏等报道对正常人舌象观察发现青紫舌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增加,表明了气血瘀滞的潜在可能。

(四)苔脱剥的预报意义

苔剥脱的产生机制为舌乳头萎缩所致,剥脱苔包括部分剥脱及全无苔两种。象征气阴亏损程度及胃气的存亡。如《外感温热篇》:“舌绛而光亮,胃阴亡也。”一般为预后不良之兆,剥苔而舌质红者在温病预后中有极为重要的价值,性质多为大虚之凶讯,如叶天士《外感温热篇》说:“舌黄或渴,须要有地之黄,若光滑者,乃无形湿热中有虚象,大忌前法。”

现代舌诊专家陈泽霖氏发现乙脑苔黄或白腻出现中剥的,列入凶型。急性白血病出现舌光无苔,亦示病情严重。此外,肝硬化,心肌梗塞,“甲亢”,“中风”凡出现光剥苔或部分剥脱苔者,均示预后不良。徐氏报道光剥舌裂纹舌对胃萎缩的发展有一定的提示意义。胃萎缩是一种退行性病变,中医辨证胃阴虚损,胃气不能上承于舌,生长为苔,故光剥而有裂纹。剥脱苔亦称地图舌,常为过敏性体质的征兆,从现代医学的观点来看,剥脱舌多由于神经营养功能障碍内分泌神经系统紊乱。杨波氏观察报道临床上,绿脓杆菌所致的败血症猩红热麻疹癞皮病、急症肝炎肝昏迷,肝硬化,肺结核恶性肿瘤(晚期)、甲状腺功能允进、严重的实质脏器(肺肝、肾)疾病、恶性贫血、小儿消化不良、寄生虫病等均可出现光剥舌或花剥苔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镜面舌对预测疾病的严重程度,提示病势进退,估计预后,有一定意义镜面舌多出现于晚期、慢性消耗性疾病。

(五)舌对心脑病的预报意义

舌乃心之苗窍。故舌最能反映心的状况。如《笔花医镜》说:“舌者心之窍,凡病俱现于舌,能辨其色,证自显然,舌尖主心。”(卷一.望舌色)叶天士也很重视在温热病中舌对心火的反映,如他说:“大红点者,热毒乘心也。”“色绛而中心干者,乃心胃火燔,劫烁津液。”《外台秘要》“舌者主心、小肠之候也,若脏热则舌生疮,唇揭赤色,若腑寒则舌本缩口噤唇青寒”皆可说明。

此外,舌除舌色对心有重要的反映之外,因心主神明神明为心脑之用,故舌的变化又与心脑的疾病密切相关,其中尤以舌态甚为密切。如舌强硬为热入心包的征兆,《温病条辨.上焦篇》曰:“邪入心包舌蹇肢厥。”再如舌硬、舌颤舌歪、为肝风内动的先兆,而弄舌又为心脾有热,疫毒攻心之征,见于小儿还常提示动风先兆,舌纵又为痰火壅心之外露。

目前有学者认为舌蕈乳头的变化对心病的预报也有一定意义,如刘氏报道舌蕈状乳头变化指舌星,舌点及舌刺、舌蕈状乳头增多。变粗,充血肿胀示病性属热属实,反之,舌蕈状乳头减少变细,萎缩变淡者预示疾病属虚属寒。目前对舌蕈状乳头变化对疾病的预报也有不少报道,舌为心之苗,刘大荣氏的报道注意到舌蕈状乳头与病毒性心肌炎的关系,如舌蕈状乳头充血肿胀,增多,则提示心阴虚,反之,如舌蕈状乳头萎缩,减少,变淡则预告气虚心阳不足。

此外,据国外报道(Farman氏)糖尿病人舌乳头萎缩者占61.7%,较其他疾病为高,且多为中心性舌乳头萎缩。近代研究还认为舌象对脑血管意外的预后有一定的预报意义,舌象的变化对中风的轻重、进退、治疗和预后有着重要参考价值。如舌质淡红,舌苔薄白,表示病轻而预后良好,若舌质紫暗或有瘀点瘀斑舌苔黄腻、伴有舌颤,表示肝风内动之险候,舌质由红变瘀,表示瘀血内结,苔由白转黄,由薄转厚,表示病情进展。

崔今才氏报道脑血管意外135例的舌诊分析结论证实舌质的变化与中风病证的临床表现有着密切关系。在观察组中舌质红和瘀点共121例,占89.5%,舌苔黄、白腻和黄腻苔居多,共84例,占62.2%,舌象的变化对中风的轻重、进退、治疗和预后有着重要参考价值。如舌质紫暗或有瘀点,瘀斑、舌苔黄腻、伴有舌颤,表示肝风内动之险候,舌质由红变瘀,表示瘀血内结,舌苔由白变黄,表示病情加重兼有热象,舌苔变黄厚腻,表示痰热阻肺,舌质由红转瘀,舌苔由白转黄,由黄转厚皆表示病情进展。

二、舌的凶兆意义

舌作为脏腑危证的预兆,具有重要价值,历代医家都极为重视,文献记载亦颇为丰富。如《辨舌指南.舌断生死》曰:“唇青舌黑如去膜猪腰者为亡津液不治之症也,舌如镜面者,舌如硃红柿者,舌糙刺如砂皮而干枯燥裂者,舌敛束如荔子壳而绝无津液者,舌如烘糕者,舌本强直转动不活而语言蹇涩者,以上皆危候。”及“舌见白苔如雪花片者,脾冷而闭也;如全舌竟无苔,久病胃气绝也;如舌因误服芩、连而现人字纹者,如舌卷而囊缩者。”《察舌辨证章》等,皆说明以舌象预兆疾病的吉凶生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以下从舌苔、舌质及舌体危象进行论述。

(一)舌苔凶兆

舌苔主要察邪气之浅深和胃气之存亡,舌苔骤退为正气暴虚,胃气将竭乃大凶之兆。全舌光剥干枯无苔如镜面,为津液全无亦为凶兆,“舌苔由白转灰,由灰转黑逐渐加深为黑陷苔,是大逆之兆。如热病口干色黑者,死证。舌起白胎如雪花片者,不治”。舌上白霉苔也非佳兆。张仲景《伤寒论》提出:“脏结,白胎滑者,死不治。”曹氏指出:“舌苔若骤退骤无,此陷象也……若伤寒初起二三日即见黑苔,心肾之气败绝,内脏真色外现。又如舌全黑而不见赤色者是水来灭火,皆必死之症,大抵尖黑犹轻,根黑最重也”。以及“如舌见白苔如雪花片者,脾冷而闭也,如全舌竟无苔久病胃气绝也,如舌因误服芩连而现人字纹者,如舌卷而囊缩者”。

临床上,舌见黑苔常为凶兆,非热极亦为寒极,全视底里舌质之绛、白及舌之燥、滑而定。舌质呈黑色则不为火极则为水亏,又当参其舌体之胖大或干瘪而定,如周学海说:“若舌黑而滑者,水来克火为阴证,当温之,若见短缩,此肾气绝也,为难治”。故《证治准绳》:“黑者亢极,为难治”所言甚是。

另外,现代研究认为,黑苔的形成,主要是丝状乳头增生,角化细胞变黑及黑色芽胞形成增殖所致,与高热脱水毒素刺激、急慢性炎症、胃肠功能紊乱和长期使用广谱抗菌素而导致毒菌感染等因素密切相关。临床上,急性病出现黑苔,多系病情严重,常见于坏疽性阑尾炎阑尾炎穿孔合并弥漫性腹膜炎急性胰腺炎(重型)、重症肝炎、脓毒血症及各种原因所致的氮质血症尿毒症慢性肾功能衰竭)等。此外,亦见于慢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和长期使用广谱抗生素,引起的深部霉菌感染等。

黄苔主里主热,非实热即湿热,几无虚寒之象,多见于肠胃湿热及肝胆郁热,黄苔若底色绛红甚而黑干,则为温病极期,提示邪热鸱张的凶兆。据杨氏报道,黄苔多出现于各种急性传染病的极期,和某些重症疾病的中,晚期,如肺炎、肝炎、胆囊炎肾盂肾炎等,黄苔与发热,炎症的关系最大,其形成机制为舌丝状乳头增厚,口腔环境改变,微生物繁殖而着色。

另外,舌上无苔如不毛之地,乃土色生机全无,大凶之兆。如曹炳章《辨舌指南》曰:“光而无苔,必不能进食也,纵服大剂参附后,不能生苔,或如浮皮此残灯余焰必死不治,舌上无苔质光如镜为胃阴胃阳两伤。”甚是。

(二)舌质凶兆

舌质全黑为肾绝,如《望诊尊经》曰:“唇青色黑如猪腰者,九死一生也。”皆提示预后不良,舌质深蓝为毒邪攻心死不治,舌质殷红,如柿者,为内脏败坏之兆,中寒色青黑者死,舌蓝者,肺气绝,不善之候。如《舌鉴辨正》曰:“若肾绝舌黑过尖言归于命,别无治法”。

另外,全舌质呈白色亦为大凶之兆,如曹炳章《辨舌指南》曰:“舌本全白如纸,毫无红色,不论有苔无苔,元阳已绝。”若光蓝无苔之色,为气血具竭之危兆。如陈泽霖氏等观察100例阴虚光红舌,病情严重者81人,死亡率占16%,说明慢性病出现光红舌苔为预后不良之兆。

陈氏统计红绛舌以急性感染出现最多,其次为恶性肿瘤,再次为肝硬化,肝昏迷、尿毒症、酮毒症等代谢紊乱情况,出现红绛苔大多提示预后不良。陈泽霖氏报道650例病理舌象中,病情最重者为红绛舌,其次为黑苔患者,病死率也以红绛舌及黑苔最高,均为16%,红绛舌又可作为弥漫性血管内凝血的早期诊断参考指标和转归的指标”。

总之,红绛舌初病多属实热,久病必为阴虚,其形成机制总因血热阴伤,致舌毛细血管床充血扩张,血容量过盛而供氧反而不足,造成舌粘膜上皮退行性变化之故。此外,还有人认为红绛舌系内环境失衡,肾功能不全,酸中毒,氮质血症导致。

青紫舌首载于《金匮要略》曰:“病人胸满、唇痿舌青……为有瘀血。”并首先提出青紫舌与瘀血的关系,青紫舌还多见于瘀热和寒证,而青色舌则非寒即瘀,绝无热证。如《舌胎统志》说:“青色舌……及寒邪直中肾肝之候,竟无一舌属热之因。”总之,青紫舌主要见于心血管疾患,主要机制为郁血,即静脉郁血、血流迟缓、血液粘稠度高。此外,还多见于呼吸系统疾病,如哮喘、老年性慢性支气管炎及肝胆系疾病,如肝硬化腹水门静脉高压症等。

淡白舌主要提示虚证,其次为寒证,本质为虚,淡白舌如白而枯者,预后不良,提示阳气败竭。如《舌胎统治》曰:“枯者,阳气之败也,透明熟色,阴精已竭,故主死而不治”淡白色临床多见于慢性虚寒性疾病,以慢性肾炎贫血内分泌失调尤其是激素水平较低,包括甲状腺功能减退克汀病粘液性水肿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的阿狄森氏病脑垂体功能减退的席汉氏综合征。主要机制为气血不足,精不能上荣之故,以脾肾阳虚为主要见证,现代医学观点为新陈代谢低下,蛋白质代谢失常,末稍血管收缩、血流缓慢,血液充盈度低下之故,与红绛舌的形成机制相反。

(三)舌体凶兆

舌为心苗,然其伸缩运动乃筋之所为肝之用也,故舌用异常多反映肝、心之状况。如舌卷囊缩者,肝绝凶兆;舌质语蹇者,心绝危证;舌萎短缩者,难治。如:《灵枢.五阅五使》曰:“心病者,舌卷短”《素问.诊要经终论》曰:“厥阴终者,中热嗌干,善溺心烦,甚则舌卷卵上缩而终矣。”

此外,舌干枯而痿,是肾阴竭凶兆,如叶天士《外感温热篇》曰:“干枯而痿者,肾阴涸也。”《金匮要略》以舌难言作为疾病深重的标志,如曰:“邪入于脏,舌即难言,口吐言。”(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第五)舌歪斜及舌强硬常是中风先兆,吐弄舌,多提示先天愚顿,舌萎缩为脏竭之凶讯。

其他,舌因病而缩短不能伸长者,为邪陷三阴乃大凶之兆,如邪客于少阴则舌卷而短……客厥阴络者则舌卷唇青卵上缩。又脾主舌本,弄舌无非有二,一者心热心系舌本,二者脾热,脾络连舌,大病后弄舌者,大凶之兆。

三、舌象对恶性肿瘤的早期预兆意义

肿瘤属于癥、积聚的范畴,都有一定的血瘀征象反映于血络,舌含有丰富的血络,因此舌是肿瘤预报的重要报标点。癥、积皆为瘀,按照“初病入络”的理论,舌也应为肿瘤预报的最前哨所,有人对恶性肿瘤患者进行观察,发现舌下静脉变紫(58.33%)迂曲瘀滞(35.00%),舌下粘膜下小血管网曲张(63.33%),舌下瘀斑瘀点(75.00%)以及淡白舌62.50%,青紫舌(6.67%)腻苔(41.67%)。。王济民等对食管贲门癌患者的舌象及舌尖微循环进行观察,发现癌组织血管袢内的血色暗红,血流是虚线状。无疑是对食管癌贲门癌暗紫舌的佐证。

恶性肿瘤早期没有特异征兆的,也可尽量“晚期求早”,即相对性早期诊断,常氏报道多数中,晚期癌肿患者的舌象具有共同特点,即全舌晦滞无华,舌中段一小块呈淡灰色,干晦枯萎,底里不活之败象对于临床上“晚期求早”的诊断颇有价值。

剥脱苔在恶性肿瘤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有学者报道,“胃病”出现光剥舌或裂纹舌者有癌变的可能,胃癌患者,光剥舌占49.3%,裂纹舌占62.6%。蔡纪明氏分析98例原发性肺癌病人,发现6例花剥苔均见于Ⅲ、Ⅴ期,吴国强氏观察163例食管癌,发现地图形舌有22例,陈梅芳氏报道晚期患者出现光红舌兼有糜苔或溃疡时,多为濒死的预兆。黄保民氏报道,临床普遍观察到晚期肿瘤患者,多见阴虚舌,表现为舌尖剥红绛,或舌有红刺增生,表面干燥,舌体瘦小。湖南省中医药研究所提出肿瘤舌苔多出现花剥或光剥,而恶化情况可以光剥的程度作为观察指标。

有些学者认为,舌象在恶性肿瘤的早期多无特异性,如据诸兆虎等氏对胃癌及“癌前病变”的观察,发现早期胃癌舌质多无变化或见紫晦、苔多白润而腻,部分出现舌裂纹。此外,舌象还可预知肿瘤的好转趋势,舌苔如逐渐变薄润红活者,为胃气来复,津液渐生,说明肿瘤有缩小之势。

综合上述诸家报道,癌证舌象出现剥脱舌,及舌色红绛、青紫舌均为预后不良之凶兆。其中,剥脱舌又以舌苔剥脱的程度提示癌证的危重程度,癌证晚期舌体还可缩瘪。其中,红绛舌的出现与许多恶性肿瘤密切相关,红绛舌象征着阴亏血瘀,尤与肝恶性肿瘤极为相关。

有人观察103例原发性肝癌的舌象,发现舌质以红绛为多,占45例,肝癌患者的舌质红绛多提示气滞血瘀,可能有“癥积”存在,阴虚发热故舌质红。

值得注意的是,青紫舌对恶性肿瘤有着早期提示的意义,如童国线氏发现舌的左右两侧边缘呈现紫或青色或条束状、或不规则形状的斑状黑点——童氏称之为“肝瘿线”,时隔13年,江苏省启东县观察400例舌质,亦发现舌两侧青紫舌斑块与肝癌的关系较为密切。金惠铭等对106例青紫舌患者作了手指甲皱微循环观察,发现约有1/3患者出现明显的甲皱微循环异常,证实了青紫舌与瘀血的关系。童国线氏报道原发性肝癌舌诊特征——肝瘿线57.68%潘氏报道青紫舌(包括淡青紫、青紫、暗青紫)为阳性检查结果。潘氏报道,青紫舌(包括淡青紫、暗青紫)为阳性,检查结果,食管癌阳性率70%,胃癌阳性率64%,肠癌阳性率64%,肝癌阳性率60%。

有不少学者认为,紫舌对癌也有早期提示意义,如湖南省安阳县发现紫舌比例较高,对早期食道癌的诊断有一定意义。黄腻苔亦为肺癌的常见舌象,蔡氏观察98例肺癌,其中舌苔黄、黄腻占64例。其他,据国外学者报道,巨舌症可以提示骨髓瘤。Bnchanan等,强调每一个巨舌症均应排除骨髓瘤。HoBBs等也报告Y—D骨髓瘤病人有巨舌症,因局部有淀粉状蛋白或副淀粉状蛋白沉积之故。

此外,有人报道:观察结果得出不仅食管、贲门癌患者绝大多数有不同程度的舌质黯青、黯紫、黯青紫或青紫斑点条带和厚腻苔,而且食管、贲门上皮重度增生(癌前病变)的患者中也有不少人出现这种舌象改变,在X县28万多人群中查出了大量的食管、贲门癌和重度增生,其中有88.1%的癌和89.17%的重度增生患者舌诊阳性(包括厚腻苔和少数舌质黯红紫)。

还有,庄建生等对84例食道癌和贲门癌舌象观察结果分析食管、贲门癌患者出现黯、紫、瘀舌64例,占76.19%;苔白腻59例,占70.24%。白腻苔提示消化系统肿瘤的形成与脾胃湿浊壅滞或痰湿内盛的关系。有人报道,恶性肿瘤青紫舌患者舌尖微循环障碍的表现比非青紫舌明显,甲皱微循环变化也较非青紫舌组显著,青紫色组微血管袢袢顶瘀血、血色暗红,流速缓慢……恶性肿瘤病人的粘度和血浆比粘度都明显高于健康人组,血沉则较快,青紫色组的全血比粘度、全血粘度、血浆比粘度也都明显高于健康人。总之,肿瘤为“癥积”,与气滞血瘀密切联系,肿瘤病人的血循处于“高凝状态”,恶性肿瘤的产生机制与气滞血瘀有关,气滞血瘀又加重了肿瘤的变化,二者互为因果关系,不断加深体内的血瘀现象,因此,青紫舌或舌上瘀斑成为肿瘤病人的报标尺是不无道理的。

综上所述,舌象是肿瘤的较早和较为灵敏的预测器官,无论是对恶性肿瘤的早期预测,或中、晚期危象凶讯,都有着重要意义。其中,舌苔、舌质和舌体都分别有一定的预诊意义,虽然不是对所有的肿瘤都有特异价值,但并不失为肿瘤早期诊断、早期发现和早期治疗的必要参考条件。

四、舌尖络诊预报意义

舌尖络诊也有一定的预诊价值。舌尖微循环是观察外周微循环的常用部位。主要是观察微血管丛的数目、形态和功能,其优势在于可以作为舌苔、舌质的辅助诊查,进一步能提高早期诊断率。据金惠铭等氏观察100例舌尖微循环发现100例健康人中,舌质淡红者(占82%)和舌质红者(占18%),以舌尖菌状乳头内微血管丛的形态变化最明显,舌质淡红时,微血管丛形态以树枝及菊花形为主,舌质红时以网孔形及发团形为主。因此,菌状乳头中微血管丛的构型是影响舌质颜色的重要因素之一,提示了舌尖微循环的变化对疾病的预报价值早于舌体舌质。

此外,金惠铭氏报道,舌青紫的患者与舌质淡红者,可出现异形微血管袢比例增高,微血流流态异常和微血管周围严重的渗出,出血等一系列变化,金氏还报道,国外研究证明,在不同的疾病中,舌乳头的大小、多少、血管丛的形态数目以及微血管袢内的血流流速、流态等,都会有变化。

其他,舌体对提示人的气质也有一定的意义。舌体之大小、厚薄、宽窄及色泽与人的体质很有关系,一般而言,舌体尖而细小者,多灵巧善变,舌体钝而较粗大者,人多憨厚老实。舌宽大而润者,气宇多开朗大度,舌窄而细者,心胸多狭窄。如曹氏曰:“长舌之人快活而具勇敢之气,长舌而阔雄辨之才,长舌而细居心狭窄。短舌之人忧郁而有伪善之性,广舌之人辨不胜任大事,舌广而厚,气度轩昂,舌大且阔,中心坦直,狭长之舌,临事而乏诚意,短广之舌虚伪而放大言,舌形短小心多虚伪,舌形短窄非倭即妄,舌尖之人发现锐利而耸人听闻,薄舌之人言而利……。又火形人舌质多偏红,水形人舌质多偏暗,木形人舌质多偏青等皆可作为研究体质的参考。

32 脉先兆——脉相学 | 分泌物信号学 32
关于“中医疾病预测/舌先兆——舌相学”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