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谷热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裂谷热(Rift Valley Fever)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主要影响的是动物,但也能传染人。传染可导致人畜患染严重疾病。该疾病因裂谷热感染的牲畜死亡和流产,也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Bkgye.jpg

裂谷热病毒(Rift Valley Fever Virus, RVFV)是沙蝇病毒属的一个成员,即布尼亚病毒科五种病毒之一。该病毒最早于1931年确定,当时正在对肯尼亚里夫特山谷一农庄羊群中的一种流行病进行调查。自那时以来,已报道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北非有过疫情暴发。在1997-1998年间,在肯尼亚、索马里和坦桑尼亚发生过一次较大的疫情,2000年9月,在沙特和也门亦有裂谷热病例得到证实,标志着在非洲大陆以外的地区首次报道发生此种疾病,人们也日益担心该疾病有可能传播到亚洲和欧洲的其他地区。  

目录

传播给人类

绝大多数人间感染是与受感染动物的血液或器官直接或间接接触所造成的。病毒可通过在宰杀、帮助接生、兽医程序操作或处理畜体或胚胎期间处理动物组织而传染给人。因此,某些职业群体,如牧民、农民、屠宰工人和兽医,感染风险较高。病毒通过接种传染给人,例如,通过被感染的刀创伤口或与皮肤裂口接触,或者通过宰杀受感染动物期间吸入浮质。浮质传播模式也导致实验室工作人员发生感染。有证据显示,人若摄入未经高温消毒或未煮过的被感染的动物的奶,也可能感染裂谷热。受感染蚊子叮咬也会导致人间感染,通常是伊蚊叮咬。嗜血(食血)苍蝇也有可能传播裂谷热病毒。迄今尚无文件证明有裂谷热在人间传播的病例,在采取了标准感染控制预防措施后,也未见有关裂谷热传播给卫生保健人员的报道。没有证据显示在城市地区暴发裂谷热。  

人体临床特征

人体轻度感染裂谷热症状

裂谷热潜伏期(从感染到出现症状)为2至6天。受感染者要么无任何检出症状,要么出现轻度的疾病反应,有发烧症候,即突然感冒发烧、肌肉疼痛、关节疼痛和头痛。一些患者出现脖子僵硬、畏光食欲减退呕吐症状;这些人在发病初期可能会被误诊为脑膜炎患者。裂谷热症状通常持续4至7天,此后通过抗体出现即可检出免疫反应,血液中的病毒也随之逐渐消失。

人体重度感染裂谷热症状

尽管大多数人间病例病情相对较轻,但仍有少数患者出现相当严重的症状。通常会出现三种明显综合征中的一种或多种症候:眼部(眼睛)疾病(0.5-2%的患者)、脑膜炎(不到1%)或出血热(不到1%)。眼部反应:出现这种疾病反应时,与轻度疾病反应有联系的通常症状伴有视网膜病变。通常是最初症状出现一至三周后眼睛就出现病变。患者往往自述视力模糊视力下降。疾患可能在10至12周内自愈,不产生任何长期的影响。不过,如果黄斑发生病变,50%的患者将会永久性失明。此种疾病患者仅仅因为眼部反应而死亡的情况并不常见。脑膜炎症状:此种疾病出现脑膜炎症状往往是在最初裂谷热症状出现1至4周之后。临床特点包括剧烈头痛、失去记忆、出现幻觉、思维混乱、定向障碍眩晕惊厥嗜睡昏迷。随后可能出现神经系统并发症(> 60 天)。仅患此种病症的患者,其剩余的神经功能缺损很常见,病情可能会很严重,但死亡率不高。出血热症状:这种疾病症状在发病2至4天后出现,开始有严重肝损伤的迹象,比如黄疸。随后则有出血征兆,如呕血便血紫癜皮疹瘀斑皮肤出血所致)、鼻孔牙龈出血月经过多以及静脉穿刺部位出血。此种疾病有出血热症状的患者,其病例致死率很高,约为50%。死亡往往发生在出现症状3至6天后。裂谷热患者若有出血性黄疸症状,10天后血液中仍可检出病毒。

不同流行病的总的病例致死率差异很大,但总体来说,记载的这些致死率不到1%。大多数死亡是有出血性黄疸症状的患者。  

诊断

急性裂谷热可采用不同方法进行诊断。诸如酶联免疫分析一类的血液检测(“ELISA”或“EIA”酶标法),可证实存在特异性IgM病毒抗体。采用各种不同方法,包括病毒传播(在细胞培养或接种过的动物身上)、抗原检测试验和扩增核糖核酸基因组(RT-PCR),在发病早期阶段或在尸体解剖组织中,均可检出此种病毒。

实验室可采用病毒分离、分子生物学技术及血清学试验进行诊断。常采集发病4天内患者血清标本,用Vero、BHK-21和C6/36等敏感细胞进行病毒分离。血清学试验常采用空斑减少中和试验PRNT)、血凝抑制试验酶联免疫吸附试验等方法检测裂谷热抗体,一般情况下,患者发病5天后出现IgM抗体,可持续2个月。  

病毒学特征

RVFV为RNA病毒,属于布尼亚病毒科白蛉病毒属。病毒直径约90-110nm,球形,有包膜。RVFV可在Vero、BHK-21和C6/36等细胞中繁殖。RVFV对理化因素的抵抗力较强,能够抵抗0.5%石炭酸6个月,56度 40min才可灭活,在-60度以下,病毒可存活多年。病毒对酸(pH3.0以下)、脂溶剂去污剂甲醛敏感。  

治疗和疫苗

由于大多数裂谷热人间病例病症相对较轻且持续期短,这类患者不需要任何特定的治疗。对于较为严重的病例,主要的治疗方法是一般支持性疗法。现已开发出一种用于人体的灭活疫苗。不过,此种疫苗没有获得许可证,因而尚未投放市场。作为实验,它用于保护有接触裂谷热极大危险的兽医和实验室人员。目前正在对其他候选疫苗进行研究。  

裂谷热病毒的动物宿主

裂谷热能够感染许多动物种类,导致包括牛、羊、骆驼和山羊在内的家养动物染患严重疾病。绵羊似乎较之牛或骆驼更易患病。在动物易染患此种严重病症方面,年龄似乎也是一个重要因素:90%感染了裂谷热的羔羊死亡,而成年绵羊的死亡率则可低到10%。感染的怀孕母羊流产率几乎为100%。动物中暴发裂谷热,常常就是成批牲畜出现原因不明的流产,并可能表明流行病的开始。  

裂谷热媒介

一些不同种类的蚊子可起到传播裂谷热病毒媒介的作用。各地区的显性媒介物种有所不同,不同物种在维持病毒生存及传播病毒方面可起到不同的作用。裂谷热在动物中的传播主要是通过感染蚊子尤其是白纹物种的叮咬所致,蚊子可通过以受感染动物为食而染上病毒。母蚊子也能通过卵子将病毒直接传播给她的后代,从而孵化出新一代的受感染蚊子。这说明了流行性疫源地裂谷热病毒之所以持续的原因,它也使病毒具有一种可持续存在的机制,因为这些蚊子的卵子在干旱条件下可存活数年。在大雨期间,幼虫栖息地通常会被水淹没,从而有利于卵子孵出,蚊子种群会迅速繁殖,将病毒传播给其吸食过的动物。家畜流行病和相关的人类流行病也有可能传播到之前未受影响的地区。感染动物将病毒带入有媒介存在的地区时,就会造成疾病的传播,此种传播尤其令人感到关切。如果未感染的白纹伊蚊和其他物种蚊子吸食受感染动物,通过将病毒传播给其后来吸食过的其他动物,一次小的疫情暴发就可能迅速扩大范围。  

预防和控制

控制裂谷热在动物中的传播

通过实施一项持续动物疫苗接种方案,裂谷热在动物中的暴发可以得到控制。现已开发出用于兽医的改性活减毒病毒和病毒灭活疫苗。提供长期免疫只需要一剂活疫苗,但目前所使用的疫苗如果用于怀孕动物,则可能造成自然流产。灭活病毒疫苗没有此种副作用,要提供保护则需要多剂量,但在流行地区这可能证明是难以解决的。要防止发生家畜流行病,必须在暴发之前进行动物免疫。一旦暴发出现,就不应当进行动物疫苗接种,因为这极有可能加剧疫情暴发。在进行大规模动物疫苗接种活动时,动物卫生工作者可能因不经意间使用多剂量小瓶和重复使用针管和耳咽管而造成病毒传播。如果放养的动物已经感染并在病毒感染期(虽然还未没有明显的发病迹象),病毒就会在动物群中传播,暴发的规模将会扩大。限制或禁止牲畜移动,对于减缓病毒从感染区向未感染区传播的速度可能是有效的。由于裂谷热在动物中的暴发先于人间病例的出现,建立一个活跃的动物卫生监测系统就十分重要,它可为兽医和人类公共卫生当局提供早期预警。  

公共卫生教育和减少风险

在裂谷热暴发期间,已确定与动物尤其是与其体液密切接触,无论是直接接触还是通过浮质传播,是感染裂谷热病毒最重要的危险因素。在没有特定的治疗方法和有效的人类疫苗的情况下,提高对感染裂谷热的危险因素的认识以及个人可用以防止蚊虫叮咬的保护措施,是减少人类感染和死亡的唯一途径。有关减少风险的公共卫生讯息应当侧重于:减少因不安全畜牧业和宰杀做法而造成从动物到人的传播风险。应当穿戴手套和其他适当的保护服,并在宰杀动物时谨慎处理生病动物或其组织。减少因不安全消费新鲜血液、鲜奶或动物组织而造成的从动物到人的传播风险。在家畜流行病地区,所有动物产品(血液、肉和奶)在食用之前均应彻底加工。通过采用浸渍蚊帐、个人驱蚊剂(如果有的话)、穿浅颜色衣服(长袖衫和长裤)以及在媒介物种叮咬高峰期间避免户外活动,强调对个人和社区的保护,以免被蚊子叮咬。  

卫生保健设施中的感染控制

虽然尚未证明存在裂谷热人间传播,但从理论上讲,病毒仍有可能通过与受感染血液或组织从受感染患者传播给卫生保健工作者。照料疑似或确诊的裂谷热患者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在处理从患者身上提取的标本时应当执行《标准预防措施》。《标准预防措施》界定了确保基本水准的感染控制所需采取的工作方法。建议在护理和治疗所有患者时执行《标准预防措施》,无论其是否被视为或确诊为受到感染。预防措施包括血液(包括干血)、其他所有体液、分泌物和排泄物(包括汗液)的处理,不管其是否含有可见血,以及与非完整的皮肤和粘液膜的接触。在网上可查阅世卫组织卫生保健标准预防措施备忘录。如上所述,实验室工作人员也有风险。对于从疑似裂谷热人间病例和动物病例身上提取的用于诊断的样本,应当由受过训练的工作人员进行处理,并在装备适当的实验室加工处理。  

媒介控制

控制裂谷热传播的其他办法包括媒介控制和防护蚊虫叮咬。如果蚊子滋生地点可以明确确定并且范围和程度有限,就地采取杀幼虫措施就是十分有效的媒介控制形式。不过,在洪水泛滥期间,滋生地点的数量和程度往往过高,采取杀幼虫措施不大可行。  

裂谷热预测和气候模型

预测能够预知常常与暴发风险增加有关联的气候条件,并且可以改善疾病控制。在非洲,沙特阿拉伯和也门的裂谷热与高于平均水平的降雨期有密切关联。植被对降雨量增加的反应,通过遥感卫星图像很容易量度和监测。另外,东部非洲的裂谷热暴发与厄尔尼诺/南方涛动(ENSO)现象暖期期间出现的强降雨有紧密联系。

这些结论使人们能够使用卫星图像和天气/气候预报数据来成功地发展裂谷热预测模型和早期预警系统。比如早期预警系统,可用于发现暴发初期阶段的动物病例,使当局能够实施有关措施来避免即将发生的流行病。

在新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框架下,裂谷热暴发的预测和早期发现,以及对扩散到新的地区危险性的综合评价,对于实施有效和及时的控制措施来说,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健康问答网关于裂谷热的相关提问

关于“裂谷热”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