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疾病预测/麻木预兆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中医疾病预测》 >> 先露症状预兆学 >> 麻木预兆
中医疾病预测

中医疾病预测目录

麻虽为皮肤感觉障碍的症状,实则为病疾的信号;木为痛痒感觉全失的标志,又多为病瘀的外兆……

第一节 麻木预兆的理论基础

麻木为不痛不痒,按之不知,搔之不觉的一种皮肤感觉障碍的症状。如木之厚,故曰麻木,麻木产生的机制无非为虚(“营气虚则不仁”)、痰(痰浊滞络)、湿(湿遏阻络)、及瘀(瘀阻血行)四大病机所致。

麻与木有程度之异和性质之殊,即“麻为木之微,木为麻之甚”。另外,麻多是气血虚失煦,木则常为痰瘀阻络,故麻多为虚、木多属实。麻木一症,不独肌肤,全身各部皆可出现,如舌、指、趾、肢体、半身、甚至周身都可有麻木现象。

总之,麻木与荣卫气血及风湿痰瘀的关系最大,麻木的出现意味着荣血的不足和痰湿的瘀阻。因此,麻木一症在临床上预报疾病是有其理论根据的。

尤其肌肤麻木与肺、脾、卫气的关系更为攸关,因麻木主要体现于肌肤,肌为脾所主,肤为肺之合,卫气“温分肉、充皮肤”(《灵枢.本藏》)。又“气主煦之”、“血主濡之”,气为肺所主,血化源于脾胃,故肌肤麻木常为脾肺疾患,卫气不行的预兆。

第二节 麻木预兆的临床预报意义

一、麻预兆的预报意义

麻,是指以麻为主的一种感觉先兆,后期多兼有木。麻,大多为虚的信号。无论气虚血虚,或营卫不足,大凡气血不运,肌肤失煦皆可致麻。发作特点大多为周身性、阵发性,并于劳累体虚时加重,也有为局部发麻者。如十指麻木是气血大虚之兆,《杂病源流犀烛.麻木源流》说:“十指面目皆麻者,宜补中益气汤”。因十指为四肢之末端,四肢又为诸阳之本,故内有阳虚、化源不足则十指必然失濡而发麻。中医历来对肌肤麻木都十分重视。如《内经》早有荣卫亏虚与不仁(麻木)关系的论述。《素问.逆调论》曰:“荣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荣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李东垣强调“气不行也,当补其肺中之气,则麻木自去矣”的观点(《兰室秘藏.卷中》)。孙一奎亦说:“亦有气血俱虚,但麻而不木者”(《赤水玄珠》),如脚气麻木。皆说明麻对虚有重要的预报意义,尤其久病体虚手足发麻及产生遍身发麻,皆为气血大虚之兆。

此外,皮肤麻对肺虚、气不布,卫气不行的预报也极有意义,如肤麻而伴气弱、汗多、声怯音低者,多为肺卫虚的预兆。如沈金鳌说:“有皮肤麻木者,是肺气不行也”(《杂病源流犀烛.麻木源流》)。其他,气郁致气血不行亦可形成发麻。如郁证、气郁也可引起肢体或周身发麻(如癔病可有较顽固的麻木)。

现代医学认为发麻多出现于营养不良脚气病甲状腺功能减退糖尿病及一些神经、精神性疾患,且常以麻为主及多为虚象预兆。临床上,麻还是中风的常见先兆之一,如大拇指食指发麻,数年后必有大风,而左臂内侧及小指麻,又为冠心病报标症。此外,上肢肩臂发麻常为颈椎病的暗示,下肢发麻则是腰椎病的前驱症。

二、木预兆的预报意义

木,为痛痒感觉全失的征兆,多为麻的后期或与麻具见。木为麻的较重阶段,而长久顽固的麻木又称顽麻,是顽痰死血的外兆。顽痰所致麻木必兼肢体沉重,活动不灵,苔腻面垢,甚至痴呆;而瘀血所致麻木,则多有瘀斑脉涩舌质暗等标志。如血痹麻木(包括血栓闭塞性脉管炎动脉炎等),皆属于瘀血麻木。

木为重度瘀阻之象征,无论痰阻或血瘀,多为本虚标实、因虚致实的结果。木的特点是除不仁(感觉障碍、不痛不痒)之外,还有不用(活动不灵、甚而不能活动)的症状。

木以局部为主,但同样可以出现于全身各个部位。其中,舌麻木多为痰浊阻滞脑络之兆,亦可为心经痰火之征。肢麻木皆起于指趾之端,为经络凝滞、营卫行涩之象,轻则不仁,重则不用。兼口角歪斜的面部麻木,多为风痰之兆(如颜面神经麻痹)。而半身麻木则为瘀血阻络的征象(如脑血栓形成、脑溢血、脑肿瘤等)。如齐颈而麻木,齐腰而麻木,或手套、袜型麻木则多为湿毒所致(包括西医的病毒性脑炎脊髓灰质炎多发性神经炎脊髓炎视神经脊髓炎麻风、脑梅毒、脊髓梅毒等)。而关节麻木又为风湿的预兆。

麻木日久多为痰瘀互结、留著不去,其症结难消,如硬皮病等。故根据麻木先兆,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更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32 痒预兆 | 喘息预兆 32
关于“中医疾病预测/麻木预兆”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