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朱砂
Zhū Shā
朱砂
别名 丹砂、辰砂、丹粟、赤丹、汞沙、朱丹、真朱、光明砂
功效作用 镇心安神清热解毒;明目。主癫狂惊悸心烦失眠症眩晕目昏;肿毒;疮疡
英文名 CINNABARIS
始载于 本草经集注
毒性 大毒
归经 心经
药性
药味

朱砂 拼音:zhū shā 即硫化汞,化学品名称HgS;朱砂又称辰砂丹砂、赤丹、汞沙,是硫化汞的天然矿石,大红色,有金刚光泽至金属光泽,属三方晶系。朱砂主要成份为硫化汞,但常夹杂雄黄、磷灰石、沥青质等。 朱砂有无镇静催眠作用,认识不甚一致;有解毒防腐作用;外用能抑制或杀灭皮肤细菌寄生虫。 朱砂为汞的化合物,汞与蛋白质中的疏基有特别的亲合力,高浓度时,可抑制多种酶和活动。进入体内的汞,主要分布在肝肾,而引起肝肾损害,并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

  

目录

性味归经

甘,微寒。有小毒。归心经。  

功效

清新镇静,安神解毒。  

处方用名

朱砂、丹砂、辰砂、飞朱砂(研末,水飞后用。)  

应用

心神不宁,心悸失眠,惊风,癫痫疮疡肿痛,咽喉肿痛,口舌生疮。  

物种名称

1.矿物名。又称“丹砂”、“朱砂”、“辰砂”。为古代方士炼丹的主要原料,也可制作颜料、药剂。 晋 葛洪 《抱朴子.黄白》:“朱砂为金,服之升仙者上士也。”《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 弘景 既得神符秘诀,以为神丹可成,而苦无药物。帝给黄金、朱砂、曾青、雄黄等。” 唐 白居易 《自咏》:“朱砂贱如土,不解烧为丹。” 元 张可久 《天净沙.由德清道院来杭》曲:“丹炉好养朱砂,洞门长掩青霞。”中国湖南辰州(今沅陵)盛产此矿物。

2.像朱砂样的红色。 宋 梅尧臣 《记春水多红雀传云自新罗而至道损得之请余赋》:“举臆发朱砂,为瑞应火德。”

3.药物名称。别名为“丹砂”、“辰砂”。甘,微寒,有毒。  

又名

其它名称 丹粟,丹砂,赤丹,汞沙,辰砂

考证:出自《本草经集注》

1.《吴普本草》:丹砂,生武陵。采无时。能化朱成水银

2.陶弘景:按,此化为汞及名真朱者,即是今朱砂也。俗医皆别取武都、仇池雄黄夹雌黄者名为丹砂,方家亦往往俱用,此为谬矣。

3.《开宝本草》:朱砂,今出辰州、锦州者,药用最良,余皆次焉。

4.《本经逢原》:丹砂入火,则烈毒能杀人,急以生羊血童便、金汁等解之。  

朱砂中药化学成分

朱砂主要成分为硫化汞(MercuricsulfideHgS),含汞量85.41%,但常混有雄黄、磷灰石、沥青等杂质。  

分类

朱砂

本品为硫化物类矿物辰砂族辰砂。

辰砂 Cinnabar

形态:三方晶系。为粒状或块状集合体,呈颗粒状或块片状。鲜红色或暗红色,条痕红色至褐红色,具光泽。有平行的完全解理。断口呈半贝壳状或参差状。硬度2~2.5。比重8.09~8.2。体重,质脆,片状者易破碎,粉末状者有闪烁的光泽,无味。金刚、半金属、暗淡光泽。  

地理分布

Bkcc1.jpg

产于石灰岩、板岩、砂岩中。分布湖南、湖北、四川、广西、云南、贵州。

[采制]

采挖后,选取纯净者,用磁铁吸净含铁的杂质,再用水淘去杂石和泥沙,研成细粉,或用水飞法制成极细的粉末。

化学成分]

主含硫化汞(HgS),其含量在95%以上。有时夹杂少量土质、雄黄、磷灰石等。

[临床应用]

1.用于心神不宁,心悸失眠。朱砂甘寒质重,专入心经,寒能清热;重能镇怯。所以朱砂既可重镇安神,又能清心安神,最适心火亢盛之心神不宁、烦躁不眠,每与黄连莲子心等合用,以增强清心安神作用。亦可用治其它原因之心神不宁,若心血虚者,可与当归生地黄配伍,如朱砂安神丸;阴血虚者,又常与酸枣仁柏子仁、当归等养心安神药配伍;惊恐或心气虚心神不宁者,将本品纳入猪心中炖服即可。

2.用于惊风,癫痫。本品重镇,有镇惊安神之功。用治高热神昏惊厥,常与牛黄麝香等开窍、息风药物同用,如安宫牛黄丸;治小儿急惊风,多与牛黄、全蝎钩藤等配伍,如牛黄散;用治癫痫卒昏抽搐,每与磁石同用,如磁朱丸

3.用于疮疡肿毒,咽喉肿痛,口舌生疮。本品性寒,有较强的清热解毒作用,内服、外用均效。治疗疮疡肿毒,多与雄黄、大戟山慈菇等配伍,如紫金锭;治疗咽喉肿痛、口舌生疮,多与冰片硼砂等配伍,如冰硼散。

[用量]

0.1~0.5g;外用适量。

[注意]

本品有毒,不宜大量久服。忌火煅,火煅则析出水银,有剧毒。水沸入药。不宜过量,久服,以免汞中毒。肝肾病患者慎用。  

用途

朱砂又称丹砂、辰砂,朱砂的粉末呈红色,可以经久不褪。我国利用朱砂作颜料已有悠久的历史,

朱砂

“涂朱甲骨”指的就是把朱砂磨成红色粉末,涂嵌在甲骨文的刻痕中以示醒目,这种做法距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我国还是世界上出产朱砂最多的国家之一,近几年朱砂的市场价格一路攀升。

朱砂,古时称作“丹”,其主要化学成分是硫化汞(HgS),在我国湖南、贵州、四川等地都有出产。用这种颜料染成的红色非常纯正、鲜艳。《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着一位名叫清的寡妇的祖先在重庆涪陵地区挖掘丹矿,世代经营,成为当地有名巨贾的故事。由此可见,在秦汉之际,这种红色颜料的应用广泛。1972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大批彩绘印花丝织品中,有不少花纹就是用朱砂绘制成的,这些朱砂颗粒研磨得又细又匀,埋葬时间虽长达两千多年,但织物的色泽依然鲜艳无比。可见西汉时期炼制和使用朱砂的技术水平是相当高超的。

东汉之后,为寻求长生不老丹而兴起的炼丹术,使中国人对无机化学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并逐渐开始运用化学方法生产朱砂。为与天然朱砂区别,古时的人们将人造的硫化汞(HgS)称为银朱或紫粉霜。其主要原料为硫磺和水银(汞),是在特制的容器里,按一定的火候提炼而成的,这是我国最早采用化学方法炼制的颜料。人造朱砂还是我国古代重要的外销产品,曾远销至日本等国。

古时辰砂又被称为丹砂或朱砂,许多古代女子都直接以“朱砂”为名,那一点鲜红像是凝结了中国五千年的悠悠情怨,十分丽,但估计很少有人知道,辰砂用来磨墨,是可以磨出彩墨的,很像女孩子多变的内心,藏着一份外刚内柔的情怀。  

药用价值

1.《本经》: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

朱砂

2.《别录》:通血脉,止烦满、消渴,益精神,悦泽人面,除中恶腹痛,毒气疥痿诸疮。

3.《药性论》:镇心,主抽风

4.《日华子本草》:润心肺,治疮疥痴息肉,服并涂用。

5.《珍珠囊》:心热非此不能除。

6.李杲:纳浮溜之火而安神明。

7.《医学入门》:痘疮将出,服之解毒,令出少。治心热烦躁。润肺止渴,清肝明目,兼辟邪恶瘟疫,破症瘕,下死胎

8.《纲目》:治惊癎,解胎毒、痘毒,驱邪疟,能发汗

9.《本草从新》:定颠狂,止牙疼。

10.《纲目》:丹砂同远志龙骨之类则养心气;同当归、丹参之类则养心血;同枸杞地黄之类则养肾;同厚朴川椒之类则养脾;同南星川乌之类则祛风。可以明目,可以安胎,可以解毒,可以发汗,随佐使而见功,无所往而不可。

11.《本草经疏》:丹砂,味甘微寒而无毒,盖指生砂而言也。《药性论》云,丹砂君,清镇少阴君火之药。安定神明,则精气自固。火不妄炎,则金木得平,而魂魄自定,气力自倍。五脏皆安,则精华上发,故明目。心主血脉,心火宁谧,则阴分无热而血脉自通,烦满自止,消渴自除矣。丹砂体中含汞,汞味本辛,故能杀虫,宜乎《药性论》谓其有大毒,若经伏火及一切烹炼,则毒等砒、硇,服之必毙。

12.《本草正》:朱砂,入心可以安神而走血脉,入肺可以降气而走皮毛,入脾可逐痰涎而走肌肉,入肝可行血滞而走筋膜,入肾可逐水邪而走骨髓,或上或下,无处不到,故可以镇心逐痰,祛邪降火,治惊痫、杀虫毒,祛中恶及疮疡疥癣之属。但其体重性急,善走善降,变化莫测,用治有余,乃其所长。若同参、芪、归、术兼朱砂以治小儿,亦可取效,此必其虚中挟实者乃宜之,否则不可概用。

13. 《神农本草》:杀精魅邪恶鬼。用于治疗精神失常。  

用药禁忌

1.不宜久服、多服。 2.恶磁石,畏盐水,忌用火煅。 3.《吴普本草》:畏磁石。恶咸水。 4.《药对》:忌一切血。 5.《本草从新》:独用多用,令人呆闷。  

选方

1.朱砂安神丸(《医学发明》),镇心安神泻火养心。主治心火偏亢,阴血不足所致心烦神乱,失眠,多梦怔忡惊悸,甚则欲吐不吐,胸中懊恼。2.磁朱丸(《备急千金要方》),重镇安神,潜阳明目,主治水火不济之心悸失眠,耳鸣耳聋,视物昏花。3.丹砂散(《圣济总录》),主治咽喉肿痛。4.朱砂丸(《圣惠方》),主治眼昏暗。5.丹砂丸(《圣济总录》),主治风邪诸痫,狂言妄走,精神恍惚,思虑迷乱,乍歌乍器,饮食失常,疾发扑地,口吐白沫,口噤戴眼,年发深远者。6.朱粉散(《圣济总录》),主治诸般吐血。7.安宫牛黄丸(《温病条辨》),主治邪入心包舌蹇肢厥,或温毒神昏谵语者。  

朱砂的毒性

祖国医药学对朱砂毒性的认识,经历了由“无毒”到“有毒”,到目前“限量”使用的过程。自《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以来,直至明清,对朱砂的毒性,特别是导致慢性中毒的弊端,基本上没有认识,几乎均认为朱砂“无毒”。虽然在唐代一些医家中,曾引起过较大的异议,如《药性论》言其“有大毒”,但并未引起后世医家的重视,仍以为其“无毒”。直到明清时期,诸医家才改变了对朱砂“无毒”的认识,如《本草经疏》中载:“若经伏火及一切烹炼,则毒等砒硇,服之必毙”,不仅指出了朱砂的毒副作用,而且还指出了火锻可使朱砂的毒性增强。目前中药学已将朱砂列为“有毒”中药,且忌火煅。 

现代研究表明,朱砂内服过量可引起毒性。由于无机汞在人体内的吸收率为5%,甲基汞的吸收率可达100%。朱砂在厌氧有硫的条件下,PH7、温度37℃的暗环境中与带甲基的物质相遇均能产生甲基汞,而人体肠道正具备一条件,故内服朱砂制剂增加了中毒机会。 

朱砂在临床上的主要中毒表现为:①神经系统失眠多梦,记忆力减退,头痛头晕,手脚麻木等;②消化系统:初期表现为恶心呕吐,咽喉肿痛,食欲不振,重者可出现消化道出血;③泌尿系统:常表现在中毒后期,血压下降,心率紊乱或中毒性心肌炎等。汞吸收入血后通过生物膜进入红细胞血红蛋白巯基(-SH)结合,可侵害脑细胞胎儿精子卵子、心、肝、肾等,还可抑制多种酶的活性,严重时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而死亡。  

朱砂中毒原因

炮制不当 临床应用的朱砂细粉多半质地不纯,甚至颜色发黑,究其原因,可能与炮制不当有关。目前,朱砂的炮制,仍有采用机械化加工,如使用球磨机研磨,这样会使有毒汞游离出来,所得朱砂细粉就必然发黑。内服这种朱砂,很明显会导致汞中毒。古法和2000版《药典》[5]规定炮制朱砂时,均要求先以磁铁吸去铁屑,然后以水飞法不断加水研磨,方可得到红色细粉正品朱砂。这样炮制后的朱砂,游离汞和可溶性汞盐的含量最低。 因此,临床选用朱砂应以外形光明无杂者为佳,其炮制应以《药典》规定的水飞法为准则。 

剂量过大 朱砂镇心安神,常用于风痰诸痫、,精神恍惚、口吐白沫等证。临床对癫痫等精神疾患治疗时,常大剂量口服朱砂,致使中毒者屡有发生。2000版《药典》明确指出,含有朱砂的药中,朱砂含量应为0.1~0.5g,因此日服用量不能超过0.5g。 

服用时间过长 临床有患者因患顽固性失眠症而长期轮换服用朱砂安神丸等含朱砂制剂,结果造成慢性肾功能衰竭。有学者计算了,当人体汞的积蓄量达到100mg时即可发生中毒反应。按照汞在人体内代谢速度推算,每天吸收10mg汞,经过10.5天即可达到100mg的体内积蓄量。因此,对一般患者,连续服用朱砂及其制剂的时间不宜超过7天。 

制备服用方法不当 治疗失眠症的中药汤剂中,一些中药常用朱砂包衣,以提高其安神作用,如朱茯苓等。这些药常与其它中药一起入汤剂同煎,结果造成汞中毒。因此,朱砂入汤剂时,应用煎制好的药液或温开水冲服,禁止与群药同煎;朱砂挂衣的药物不宜入汤剂。同时,朱砂应避免与含铝成分的药物(如明矾)同用,也不宜将朱砂置于铝器中加水研磨,或盛放在铝器皿中。因朱砂与铝会发生化学反应,生成灰色的铝汞齐,而导致中毒。 

配伍不当 研究表明,含朱砂的中成药不宜与碘化物、溴化物配伍同用。两者同时服用可在肠道内生成碘化汞或溴化汞,毒性大大增强,可导致药物性肠炎。而最有机会混合使用到这三种药物的要数神经衰弱和失眠患者。因此,患者服用含朱砂的安神中药时,一定不要同时服用三溴合剂之类含溴化物的西药。 体质因素 研究表明,肝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和小儿,更易出现汞中毒的情况。因此,《药典》规定,肝肾功能不全者禁服。小儿脏腑娇嫩,应尽量少用或不用。 综上所述,朱砂在临床应用中,功过两分,既发挥了重要的医疗作用,又对人体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其中毒原因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在临床应用时,只要严格按照《药典》规定使用,并对朱砂开展深入系统的毒理学研究,尤其注意朱砂中汞对中枢神经系统、肾脏生殖系统的毒性作用,即可扬长避短,趋利避害。  

朱砂伪品的鉴别

朱砂为汞化合物类矿物辰砂族辰砂,主含硫化汞,为常用的重镇安神药。今发现一种朱砂伪品,其性状、理化鉴别如下。

1性状鉴别

1.1 正品本品为块状或颗粒状集合体,呈颗粒状或块片状,鲜红色或暗红色,条痕红色或暗红色,具光泽,体重,质脆,片状者易破碎,粉末状有闪烁的光泽,无臭,无味。本品水飞时,片状或颗粒物易研碎,其混悬液呈朱红色,乳钵底部无残渣。

1.2伪品本品粉末状,呈暗红褐色,略带少量规则颗粒,颗粒具光泽,体重,质坚,无臭,无味。本品粉末处之染手,直火加热,暗红褐色迅速褪去,呈银灰色的粉末。水飞时,其颗粒不易研碎,其混悬液呈黑褐色,倾尽混悬液后,可见一层银灰色的砂状物。

2理化鉴别

2.1正品取粉末20g,装入密闭管中加热,管壁上出现黑色硫化汞,但加入碳酸钠共煮时,则可见金属汞球。

2.2伪品同样取粉末20g,装入闭管中加热,管壁上无任何物质出现。

综上所述,伪品在性状上与朱砂有显著差异,理化试验表明其中未含有汞成分,故此物不是朱砂。请各位同行在实践工作中注意甄别,以免误用。

参看

关于“朱砂”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