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管圆线虫病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广州管圆线虫病(angiostrongyliasis cantonensis)是我国较常见的一种蠕虫蚴移行症,是一种人畜共患病。病原体为广州管圆线虫(angiostrongylus cantonensis)幼虫或成虫早期(性未成熟)阶段。广州管圆线虫长侵入心脑肺等部位,尤其是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多见,导致发热头痛呕吐抽搐昏迷等嗜酸性粒细胞增多性脑膜脑炎或脑膜炎

广州管圆线虫(又称广东住血线虫)最早是由我国的陈心陶教授于1933年在广东家鼠及褐家鼠体内发现,当时命名为广州肺线虫(pulmonema cantonensis)。后由Matsumoto1937年在台湾报道,至1946年才由Dougherty正式命名为广州管圆线虫。

目录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病因

(一)发病原因

广州管圆线虫的中间宿主,主要是陆生螺类与淡水螺类,如螺、蛞蝓蜗牛等;终宿主为哺乳动物,主要是鼠类,如黑家鼠、褐家鼠黑线姬鼠黄毛鼠等。成虫寄生于鼠类的肺动脉内。广州管圆线虫雄虫白色,大小为 (1 5~25)×(0.26~0.40)mm;雌虫体内的白色子宫与充满血液的肠支互相缠绕成红白相间的麻花状,大小为 (20~4 5)×(0.3~0.6)mm。有时,可在雌虫的子宫内看见单细胞虫卵。

(二)发病机制

雌、雄成虫交合后产卵,虫卵进入鼠肺毛细血管,I期幼虫孵出后穿破肺毛细血管进入肺泡,沿呼吸道上行至咽部,再被吞入消化道,随鼠粪一起排出。I期幼虫在体外潮湿环境中可存活3周。当中间宿主将I期幼虫吞食后,可在其体内发育为II期和III期幼虫。III期幼虫对人体有较强的感染力。人类多由于生吃含有III期幼虫的淡水螺肉而感染,也可通过生吃中间宿主如鱼、虾、蛙等而感染,或当婴幼儿在有蛞蝓滋生的地方爬行时,亦有可能获得感染。III期幼虫可侵入小肠组织、进入血液循环系统,随血流到达肺、脑、肝、脾、肾、心、肌肉等各种器官组织,引起广州管圆线虫病

人类不是广州管圆线虫的正常宿主,只能充当其转续宿主。III期幼虫在人体内可发育为第IV、V期幼蜱或成虫早期,但不能发育为性成熟的成虫。幼虫移行的机械性刺激和抗原性作用可使病变部位产生炎症反应及过敏性反应。尤其是在死亡变性的虫体周围组织表现得最为明显。如幼虫在侵犯中枢神经系统时,可引起脑膜炎脑膜脑炎脊神经根脑膜脑炎或脑脊髓炎等。

此外,在巴西、阿根廷等中、南美洲地区存在着一种由哥斯达管圆线虫(Angiostrongylus costaricensis)引起的哥斯达管圆线虫病,其主要引起肠和腹部病变,可致肠炎肠脓肿肠肉芽肿肠穿孔。在患者的肠组织活检标本中可发现其幼虫,在粪便中则很难发现其幼虫。在患者的血清中可检出特异性IgGIgM抗体

(三)病理改变

病变部位主要发生在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脑、脑干小脑脊髓,主要病理改变为充血水肿出血、脑组织损伤及肉芽肿性炎症反应。虫蚴可堵塞所侵入组织的小动脉形成肉芽肿,肉芽肿内有大量嗜酸性粒细胞浸润。如导致脑组织供血障碍,脑神经细胞出现空泡变性、软化,脑膜出现嗜酸细胞性脑膜炎,肺组织则可出现脓肿或肉芽肿。在尸检病例常客在脑、肺病变部位发现虫蚴。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症状

潜伏期不定,最短1天,最长有达36天者,多为7~14天。儿童的潜伏期较成人短3天左右。

广州管圆线虫幼虫在人体内移行,侵犯中枢神经系统寄生脑脊液中,引起嗜酸性粒细胞增多脑膜脑炎脑膜炎。所以中枢神经系统的病变较明显,症状较重,临床病例也以中枢神经系统症状多见。常表现为持续性头痛、全身酸痛、食欲下降恶心呕吐颈部僵直、精神异常等。头痛剧烈,呈胀裂样痛,具紧箍感,而脑膜刺激征则常较轻。部分患者可出现发热丘疹荨麻疹表情淡漠、局部皮肤痛觉过敏胸痛。约30%患者出现皮肤感觉异常,如刺痛灼痛、麻木感等,大、小便失禁病理反射视力减退脑神经损害。严重病例可有视盘水肿视网膜静脉扩张、瘫痪嗜睡昏迷,甚至死亡。

可根据以下几点对广州管圆线虫病进行诊断:(1)病史 发病前4周内有进食生的或未煮熟的淡水螺肉、蜗牛肉史,生吃淡水鱼类、虾类、蟹类或蛙类等史。(2)临床症状 如急性脑膜脑炎或脊髓炎神经根炎等,剧烈的头痛是最明显的体征。 (3)病原学检查,脑脊液中检出虫体是本病的确诊依据,可能找到第四或第五期幼虫,但一般检出率不高。(4)免疫诊断 血清检测广州管圆线虫抗体是对该病较理想的辅助诊断方法。(5)脑脊液检查 脑脊液压力升高,外观混浊或乳白色,其中嗜酸性粒细胞超过10%,多数在20%~70%之间。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诊断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检查化验

(1)血象检查:嗜酸性粒细胞增多,占0.08~0.37,常多于0.15。白细胞总数可无异常,但以轻度升高为多,常超过10×109/L。

(2)脑脊液检查:脑脊液压力升高,外观清亮或稍黄浊。嗜酸性粒细胞增多,占0.10~0.62;白细胞数升高,达(50~1400)×106/L,多核细胞单核细胞大致各半。蛋白质正常或升高,0.27~1.09g/L。取患者脑脊液镜检可发现广州管圆线虫的第四或第五期幼虫,但检出率并不高。

(3)免疫诊断: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SA)、免疫染色试验(IEST)或间接荧光抗体试验(IFAT)法检测血液及脑脊液中抗原抗体阳性。应用ELISA法做血液和脑脊液的实验时脑脊液的阳性检出率较血液高。ELISA法具有较好的特异性、敏感性,检测方便,可在3~4 h内获得较满意的检测结果,是目前较常用的辅助诊断方法。

(4)影像检查:头颅CT或MRI检查可发现脑组织中有斑片状改变,边界模糊、不整。脑电图检查 患者的α波变慢较常见。虫体感染肺部时经胸透可见肺组织中有小结节病灶散在分布于两肺的周边部,小结节周围呈磨砂玻璃样浸润性改变。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鉴别诊断

本病应与其他寄生虫病相鉴别,如曼氏裂头蚴病、斯氏狸殖吸虫、蚴病犬弓首线虫蚴病、棘颚口线虫病猪囊尾蚴病等。上述寄生虫感染都可出现白细胞嗜酸性粒细胞增多,发病也多因进食未煮熟的鱼、虾、蟹、鸡等。临床表现上也有很多相似的症状,如发热皮疹食欲下降,但也有些区别性的表现,如曼氏裂头蚴病、棘颚口线虫病、猪囊尾蚴病常有皮下肿块或结节广州管圆线虫病少有皮下肿块而中枢神经症状明显。通过血清抗体检查是有效鉴别各种寄生虫病病原的方法。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并发症

本病可出现感染性多发性神经根炎,即Guillain-Barre综合征,表现为弛缓性瘫痪逐渐发生,呈上行性及对称性,伴感觉障碍。此外,尚可发生第二、三、四、六和七对脑神经损害,单侧肢体瘫痪和脑积水并发症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加强卫生健康教育,提高群众的自我保护意识,防止病从口入,不要吃生或半生的螺类及转续宿主蛙类、鱼、河虾、蟹等,不吃生菜,不喝生水。不让婴幼儿在有蜗牛蛞蝓出没的地上爬行。广州管圆线虫的终宿主主要为啮齿动物尤其是鼠类,一旦发现有通过鼠类传播的情况,应灭鼠控制传染源。加工淡水螺时防止幼虫通过皮肤侵入机体和防止幼虫污染厨具或食物。

广州管圆线虫病的西医治疗

(一)治疗

1.对症、支持治疗

患者应卧床休息,给予清淡、易消化、高维生素饮食,并多饮水。按病情需要适当给予输液,以补充电解质葡萄糖。及时准确地监测体温变化,并做好记录。

在病原治疗期间同时应用肾上腺皮质激素可明显减少颅高压症或虫体崩解引起免疫反应。常用地塞米松,10mg/d,连用3~5天后改为5mg/d ,并按治疗反应情况逐渐减量至停用。总疗程为8~20天。病情较轻者亦可口服,剂量根据病情而定。当患者出现颅内高压症,如烦躁不安剧烈头痛、喷射性呕吐血压升高、心率变慢、双侧瞳孔不等大时,应及时静脉注射或快速静脉滴注20%甘露醇注射液,1~2g/kg体重,必要时可于 4~8h后重复应用,以降低颅内压、防止脑疝的发生。发热明显患者可给予物理降温或药物降温。头痛严重者可酌情给予镇静剂;可酌情给予神经营养药物;间断、低流量吸氧;对合并细菌、真菌感染者,相应给予抗生素及抗真菌治疗;如眼部有虫体则应先进行眼部治疗再进行病原治疗。

2.病原治疗

阿苯达唑(丙硫咪唑)对本病有良好疗效。成人40mg/d,分3次服用,连服 6~10天。儿童患者酌情减少剂量。与皮质类固醇联合应用可以预防和明显减少由药物引起的不良反应。动物实验显示用氟苯达唑或帕苯达唑治疗也可取得较好的疗效。也可试用广谱抗寄生虫药物伊维菌素

3.并发症合并症治疗 本病可出现急性炎症脱髓鞘多发性神经病脑神经损害、肢体瘫痪脑积水等并发症,亦可合并细菌、真菌感染。一旦出现应作相应处理。

(二)预后

若能及时诊断与治疗,则疗效好、预后佳。如果出现脑实质损害则恢复缓慢,预后较差。

参看

关于“广州管圆线虫病”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