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迫瘘口试验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Branham-Nicoladoni征(压迫瘘口试验)是先天性动静脉瘘的一个症状

目录

压迫瘘口试验的原因

原始血管血细胞均是起源于中胚层间充质,早期胚胎体节尚未形成时,在卵黄囊体蒂的外中胚里,部分细胞集中形成大小不等的细胞群,称为血岛。血岛渐渐伸展并相互连接形成原始的毛细血管丛。动脉和静脉起源于时间同一的毛细血管丛。血管的胚胎发育过程,大致可分为丛状期、网状期和管干形成期三个阶段。在网状期,如果扩大的血管交通集聚,并趋向于融合一起就可产生动静脉瘘。在组织学上可见到无数平行的血管融合不全,并多处互相交通,这些交通往往极其细小称为微小动静脉瘘。在管干形成期,大体循环动静脉之间继续保留异常广泛的交通称为大动静脉瘘。至于什么原因引起血管原基发育异常形成血管畸形仍有许多争论。某些学者认为先天性动静脉瘘染色体畸形遗传。但 Desaive和Bessone840例先天性畸形,仅7例提示有遗传史。在妊娠早期,毒性感染代谢紊乱、胎位和脐带位置不正常引起压迫创伤,可影响正常的胎儿发育。内分泌植物神经系统调节失常也可影响动脉、静脉和淋巴系统的发育。循环系统的胚胎发育一般分为3个阶段:①未分化的血管原始期:未分化的间质细胞形成束状并伴有血管细胞的发育,这些早期的毛细血管细胞自发形成管状结构,生物学上类似毛细血管瘤来源的细胞。②网状期:原始的动脉和静脉管道开始分化,但主干动脉和静脉尚未出现。③血管基于形成期:成熟血管形成。循环系统胚胎发育的任何一期或发育全过程中,出现发育停滞或异常均可导致血管畸变,其中网状期的发育停滞较容易导致CAVF,扩张的血管沟通、聚集并趋于融合,组织学上可看到血管沟通往往极其细小,称为微小动静脉瘘;血管基干形成期的发育异常使异常血管腔道持续存在,形成较大的动静脉瘘。

(二)发病机制

1.分类

(1)Malan和Puglionisi分类法:Malan和Puglionisi将CAVF分为2种类型:①主干动静脉瘘:有局部或弥漫型、低活动性或高活动性;②动静脉血管瘤:单个或弥漫型、低活动性或高活动性。再以形态学变异为基础,进一步分出单一主干、丛状、动脉瘤样或局限型等亚型。

(2)Szilagyi分类法:Szilagyi等以周围循环系统的胚胎学发育为基础,提出CAVF的另一个简单分类:①未分化血管网状期发育停滞导致血管瘤;②网状期发育停滞导致先天性动静脉瘘,根据异常交通血管的大小和血管造影所示的部位,再将其分为微小瘘口和大瘘口动静脉瘘;③血管基干形成期发育异常,则导致异常血管腔道。

(3)Vollmar分类法:1976年,Vollmar从外科学角度将CAVF按形态学分为3型。Ⅰ型:周围动静脉主干间存在横轴方向交通支;Ⅱ型:周围动静脉主干间,横轴方向有众多细小的交通支,且累及局部软组织和骨骼,此型最多见;Ⅲ型:局限性纵轴方向动静脉短路,多见于脑部,四肢少见。

2.部位 CAVF可发生于人体任何部位,并累及病变区域的所有组织。它最常见于四肢,下肢上肢多见。它也可累及中枢神经系统,包括大脑脊髓,并有异常的临床表现盆腔先天性动静脉瘘虽然罕见,但因其病变范围广泛,可产生脏器压迫或阴道出血症状。发生在肺脏、肾脏消化道等的CAVF也有报道。

3.病理生理 CAVF属于良性病变,但具有恶性肿瘤的生物学行为,病变不断发展和蔓延,常累及邻近的组织和器官。Holman将先天性动静脉瘘产生的循环系统改变,用血流动力学原理解释,即血液如同流动的液体,有潜在和自然地向低阻力和低压力处流动的本能。先天性动静脉瘘是高压力、高阻力的动脉系统和低压力、低阻力、高容量的静脉系统间的异常沟通,由于静脉端低阻力,使血液容易通过瘘口而不进入毛细血管床,产生血流动力学改变。根据动静脉交通的部位、管径的大小和数量,对局部和全身产生不同的作用。瘘口近端(流出道)动脉因血流增加而明显增粗和扭曲,动脉和静脉侧支循环增加,循环血容量增加导致瘘口近侧血管进行性扩张。远端动脉系统无明显血容量增加,根据瘘支的大小和相应阻力,当远端血管床阻力同侧支动脉阻力的比率超过其近侧动脉阻力的比率时,远端动脉血液发生逆流。大的慢性动静脉瘘,当瘘阻力低及瘘的侧支循环良好时,远端动脉可作为瘘支的流出道。瘘口附近静脉系统易产生高压,引起整个静脉床扩大和曲张。虽然关闭瘘口后可逆转心脏的扩大和静脉扩张,但长期病变使瘘口近侧动脉扩张和动脉瘤形成则可进行性发展。分流的血液量取决于瘘的直径、类型和离心脏的远近,一般瘘口越大,离心脏越近,分流的血液也越多。

病变区域静脉动脉化,血管壁平滑肌细胞肥厚,但未出现弹力层。动静脉瘘的局部作用直接与瘘支大小有关,流经瘘支的动脉血流“窃血”,可导致周围组织灌注压降低,产生缺血。而在瘘口远端的静脉压升高,则产生静脉高压的一系列临床表现,包括远侧静脉血淤滞静脉瓣膜功能不全,偶有逆向血流。动静脉瘘的全身性表现包括心排血量增加、心率加快、心脏扩大心肌肥厚舒张压降低伴脉压增大和血容量增加等。少数情况下,如果经瘘支的血流量很大,则心排血量的增加可使心率加快、心肌收缩力降低,最终产生高排血量心力衰竭。由于CAVF瘘支较多而细小,其对全身循环系统的影响不如后天性动静脉瘘明显。

压迫瘘口试验的诊断

Branham-Nicoladoni征(压迫瘘口试验):压迫瘘口后,经瘘支分流的血流被迫进入动脉系统,周围循环阻力的增加和动脉系统内突然增加的额外血容量使血压上升,并刺激主动脉减压神经颈动脉窦内的神经末梢,抑制血管舒缩中枢,使心率变慢。此征在CAVF全身症状不明显者中常缺如。

压迫瘘口试验的鉴别诊断

系统性血管炎(SystemicVasculitis):是一组以血管炎症坏死为主要病理改变的炎性疾病临床表现因受累血管的类型、大小、部位及病理特点不同而表现各异。其常累及全身多个系统,引起多系统多脏器功能障碍,但也可局限于某一脏器。系统性血管炎常累及的部位为皮肤肾脏、肺、神经系统等。本组疾病临床表现复杂多样,变化多端,大多数属疑难杂症。

全身性血管损害:各种病理变化所引起的全身性血管损害,可见于过敏性紫癜登革热等。

血管硬化:许多老年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血管硬化现象,血管是非常富有弹性的,为了使血液流动顺畅,所以内壁很柔软。但是形成动脉硬化的血管,则会增厚与变硬,内壁出现粉瘤(粥状硬化巢),这是因胆因醇、血小板附着所造成的隆起。于是,血管内腔变窄,使得血液循环不顺畅,继续恶化下去就会完全堵塞。

Branham-Nicoladoni征(压迫瘘口试验):压迫瘘口后,经瘘支分流的血流被迫进入动脉系统,周围循环阻力的增加和动脉系统内突然增加的额外血容量使血压上升,并刺激主动脉减压神经颈动脉窦内的神经末梢,抑制血管舒缩中枢,使心率变慢。此征在CAVF全身症状不明显者中常缺如。

压迫瘘口试验的治疗和预防方法

先天性动静脉瘘先天性疾病,故无有效的预防措施,诊断里需要与各部位的病变进行鉴别诊断,同时要防止并发症的发生。特别是要防止栓塞物经瘘口转移引起其它栓塞疾病

参看

关于“压迫瘘口试验”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