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干扰素受体(IFN-γR1)缺陷为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疾病,以严重的分枝杆菌沙门菌感染以及卡介苗(BCG)接种引起播散性感染为特征。

目录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病因

(一)发病原因

IFN-γR1基因定位于6q23~24,包含7个外显子:外显子1~5编码IFN-γR1的细胞外区,外显子6为转膜区,外显子7为细胞内区。IFNGR1基因转录产物为IFN-γR1或α链。已发现的IFNGR1基因突变包括外显子3的116位核苷酸突变(TCA→TAA),外显子2的131位C缺失,外显子2的107位4个核苷酸(TTAC)插入,外显子3的拼接突变(G→A)。

此外,INFGR2基因突变导致IFN-γR2分子表达障碍,使细胞内信息传递被阻止于STATS磷酸化水平。IL-12亚单位p40基因缺失导致IL-12活性下降。IL-12受体缺陷,明显阻碍IFN-γ介导的巨噬细胞T细胞免疫功能。这些基因突变的临床表现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相似。

(二)发病机制

IFN-γR1广泛存在于多种免疫活性细胞。非结核分枝杆菌(NTM)刺激吞噬细胞分泌IL-12、IL-18和IFN-γ,诱导Th1细胞分化,促进CTL杀伤BCG和NTM。细胞因子IFN-γ和TNF-α还能直接抑制BCG和NTM。因此,IFN-γ是抗NTM和BCG最关键的因素。

IFNGR1基因突变,IFN-γR1(α链)表达缺陷,使上述杀伤机制发生障碍,因而发生严重的NTM感染或播散性BCG。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症状

若出生1月时接种BCG,则3月时可发生播散性BCG;分枝杆菌自然感染的发病年龄为生后2个月~3岁。也可发生毒性低的非伤寒沙门菌属感染。临床表现发热盗汗淋巴结肿大肝脾肿大。感染可扩散到全身,包括皮肤、软组织、骨髓脑膜。接种BCG所致者,开始时为附近淋巴结肿大和溃疡,继之发生全身性扩散,与自然非结核分枝杆菌感染过程相似。多数患儿于数年内死亡。

患儿对病毒感染的敏感性并不增高。其他表现为过敏体质哮喘免疫复合物肾小球肾炎血管炎

自然NTM感染的病例,临床表现相似于一般炎症疾病,反复分枝杆菌培养结果常为阴性,病变组织学检查为非特异性,结核菌素或NTM皮肤试验结果不一,因而诊断极为困难。凡不明原因的发热、肝脾及淋巴结肿大者,均应考虑本病,反复做多种病变组织和体液分枝杆菌培养和切片染色找耐酸杆菌。BCG接种所致者较易被发现。该病的确诊有赖于IFNGR1基因缺失或IFN-γR1分子功能缺陷的证实。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诊断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检查化验

一般免疫功能并无异常,进一步检查发现外源性IFN-γ诱导患儿和无临床表现的异型合子的外周血单个核细胞产生TNF-α的能力下降。患儿T细胞对NTM的增殖反应正常,但产生IFN-γ的量减少。

自然NTM感染淋巴结肝脏病变组织学常为非特异性炎症肉芽肿样改变,包括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和泡沫细胞浸润多核巨细胞少见或缺如。病变组织中见到大量分枝杆菌者的预后差。

播散性BCG的组织病理学改变有两种类型:类结核性肉芽肿(Ⅰ型)和麻风瘤样肉芽肿(Ⅱ型)。Ⅰ型肉芽肿患儿的存活机会较大,而Ⅱ型肉芽肿预后极差。抗分枝杆菌药物治疗不能改变肉芽肿病变性质。

利用特异的抗体检测细胞表面是否表达IFN-γR1分子,可初步诊断本病。但不能完全排除部分突变所致的IFN-γR1分子功能缺陷。基因测序以及患儿细胞对IFN-γ刺激的反应可以明确诊断。

常规做胸片、B超检查,发现肝脾淋巴结肿大,肺炎等病变。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鉴别诊断

与血行播散型结核相鉴别,实验室检查检查可助鉴别。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并发症

常发生反复严重感染,结种卡介苗(BCG)和非结核性分枝杆菌感染可导致致死性感染的扩散;导致肝脾淋巴结肿大;其他导致过敏性疾病,如哮喘肾小球肾炎血管炎等。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1.孕妇保健 已知一些免疫缺陷病的发生与胚胎期发育不良密切相关。如果孕妇受到放射线照射、接受某些化学药物的治疗或发生病毒感染(特别是风疹病毒感染)等,则可损伤胎儿免疫系统,特别是在孕早期,可使包括免疫系统在内的多系统受累。故加强孕妇保健特别是孕早期保健十分重要。孕妇应避免接受放射线,慎用一些化学药物,注射风疹疫苗等,尽可能防止病毒感染。还要使孕妇加强营养,及时治疗一些慢性病

2.遗传咨询及家族调查 虽然大多数疾病不能确定遗传方式,但对确定了遗传方式的疾病进行遗传咨询是很有价值的。如果成人有遗传性免疫缺陷病将提供他们子女的发育危险性;如果一个小孩患有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或性联免疫缺陷病,就要告诉父母亲,他们下一胎孩子患病的可能性有多大。对于抗体补体缺陷患者的直系家属应检查抗体和补体水平以确定家族患病方式。对于某些已能进行基因定位的疾病,如慢性肉芽肿病,患者父母、同胞兄妹及其子女均应做定位基因检测,如果发现有患者,同样应在他(她)的家庭成员中进行检查,患者的子女应在出生开始就仔细观察有无疾病发生。

3.产前诊断 某些免疫缺陷病能进行产前诊断,如培养的羊水细胞酶学检查可诊断腺苷脱氨酶缺乏症核苷磷酸化酶缺乏症及某些联合免疫缺陷病;胎儿血细胞免疫学检测可诊断 CGD、X-联无丙种球蛋白血症严重联合免疫缺陷病,从而中止妊娠,防止患儿的出生。干扰素受体缺陷病的确诊有赖于IFNGR1基因缺失或IFN-γR1分子功能缺陷的证实,早期准确诊断,及早给予特异性治疗和提供遗传咨询(产前诊断甚至宫内治疗)非常重要。

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西医治疗

(一)治疗

应尽可能避免接触结核伤寒等细胞内感染的病人。禁用冻干卡介苗(BCG),但可接种其他疫苗。应预防性给予抗分枝杆菌药物。一旦发病,治疗原则为至少4种敏感的抗分枝杆菌药物同时使用。原则上宜进行终身治疗。IFN-γ治疗的效果不肯定,其他细胞因子如IL-12、IL-18和IFN-α也可试用于抗分枝杆菌药物治疗无效的病例。

理想的治疗是干细胞移植(最好在发病之前或症状被控制后进行)。野生型IFNGR1基因转染骨髓主细胞和干细胞或外周血单核细胞可能是潜在的治疗手段。

(二)预后

IFN-γR1分子缺陷患儿的预后极差,大多数病儿于10个月~11岁死亡。BCG接种扩散者,死于发病后数月;自然NTM感染者,死于症状发生后2~5年。

参看

关于“小儿干扰素-γ受体缺陷病”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