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麻醉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定义:手术病人进入手术室前,使之处于熟睡或浅麻醉状态的方法称为基础麻醉

常用方法:

1.氯胺酮肌注(常用于小儿病人)

2.硫喷妥钠肌注(现在已不常用)

3.羟丁酸钠静脉注射(现在已少用)

4.咪达唑仑口服

5.地西泮肌注


基础麻醉常规

一、氯胺酮麻醉:

适用于各种短暂的体表手术及操作,尤适合于小儿麻醉。口、咽及气管手术慎用以防喉痉挛。未经控制的高血压颅内高压、胸或腹主动脉瘤不稳定性心绞痛或新近发生的心肌梗塞心力衰竭、颅内肿瘤或出血等病人应禁忌使用。

实施方法:除小儿应用肌肉注射外,多采用静脉注射。肌注:4-10mg/kg;追加为首剂的一半。静脉注射平均剂量1-2mg/kg,多次追加剂量递减。单次注入诱导后,可用0.1%浓度的溶液连续静点,滴速2-5mg/kg/h,氯胺酮总量不宜超过20mg/kg。

二、神经安定镇痛术

适应证:多用于精神紧张而施行局部麻醉的病人,也常作为复合麻醉中重要的辅助用药及创伤烧伤换药时的镇痛

实施方法:目前临床上常有将氟哌利多5.0mg,芬太尼0.1mg。两者按50:1比例混为英诺佛分次给病人静注,但复合麻醉中应用仍根据需要以分开静注较为合理,因为氟哌利多作用时间长,而芬太尼作用时间较短。

三、强化麻醉

适应证:同上,用于增强麻醉效果。

实施方法;氯丙嗪50mg或异丙嗪50mg加哌替啶100mg分次静注。也有用氟哌啶5mg和哌替啶100mg者,分次静脉输入。

注意事项:

1、强化麻醉常使全麻病人术后苏醒迟缓,而且意识清醒后保护性反射又不能同时恢复。一旦出现呕吐,可能误吸而造成窒息的危险。

2、强化麻醉后过早地翻动病人,容易引起体位性低血压,均增加麻醉后护理的困难,也是近年来应用逐渐减少的原因。

3、氯丙嗪等具有抗肾上腺素作用,椎管内麻醉和腹腔神经丛阻滞时并用氯丙嗪等合剂,可使血压明显下降,偶尔遇到升压困难者,可造成死亡。故椎管内麻醉时禁用氯丙嗪等药物。

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

麻醉够神奇吧!但在目前医疗环境下,麻醉医生及所从事的麻醉工作却未受到高度的重视。很多时候,一般人想到的仅是手术的难度大小、成功与否,很少想到保证手术成功的幕后英雄——麻醉。其实,麻醉医生与外科医生就像一对孪生兄弟,难以分舍;麻醉的目的是保证手术开展,手术顺利的前提是麻醉成功。

相较于手术的“治病”,麻醉则是“保命”。某些时候,麻醉甚至比手术本身更为重要。在手术台上,每天都有病人因同样的疾病“挨刀”,但却可能面临完全不同的麻醉处理方式。同样是阑尾炎,医生开刀方式几无二致,但病人的全身状况可能完全不同,麻醉方式和处理将有天壤之别。当一名年过九旬的糖尿病冠心病老人,因急性阑尾炎而走上手术台时,麻醉医生面临的风险和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与麻醉20岁的年轻人相比,老年人全身机能减退、疾病增多,术中变化可能极为波诡。

这也恰好印证了麻醉医生一句嘴边话——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这句话也时刻警醒着麻醉医生:做好麻醉,让患者“梦醒之间,轻松自如”。

没有麻醉药的日子里

没有被麻醉,就想做手术?古人就干过。古埃及人就在清醒状态下进行截肢术睾丸切除术。实在不行,便将病人五花大绑,将其按住后手术,完全无视其嚎叫疼痛的惨状。后来,人们发现在不清醒或昏迷状态下,人对痛觉不甚敏感。西亚古国阿西利亚还曾用压迫颈部血管引起病人昏迷的方法,实施包皮环切术。后来,放血把人弄晕、用木棍将人打晕、或用白酒灌醉等方式,成了手术前的准备方法。

据《三国志.华佗列传》载,华佗曾发明“麻沸散”,以此麻醉病人进行腹腔手术。公元652年和1596年,孙思邈和李时珍分别在《备急千金药方》和《本草纲目》中介绍过曼陀罗花的麻醉作用。1743年赵学敏在其著作《串雅内编》中介绍过一种开刀药方,便由草乌川乌天南星等组成。

关于“基础麻醉”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