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体防御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机体防御(body defense),机体固有的抵抗内外致病因子侵害的功能。机体经常处于各种致病因子的威胁下,如生物性因子(细菌病毒真菌寄生虫等)、物理性因子(如过冷、过热、电、放射等)、化学性因子(如强酸、强碱、药物等),以及机体本身免疫反应引起的损伤等,都可能引起机体的损害。同时,机体本身也具有完整的防御体系,以保护机体免遭致病因子的损害。机体防御功能被破坏,则疾病发生。疾病发生后,机体的防御功能又能尽量消除致病因子,减少损害,使病变愈合,使受损害组织的功能尽可能恢复。但有时损伤愈合的结果,又可导致新的损害及功能障碍,如患乙型肝炎的肝组织愈合后可发生肝硬变

机体的整个体表被覆着表皮(复层鳞状上皮),体内的管腔器官(如呼吸道消化道、泌尿道等)均被覆着粘膜、它们又都附有各种腺体,不断地产生分泌物。这些是机体抵抗致病因子侵入的第一道屏障,可使机体免遭一些损害;若第一道屏障未能阻止致病因子的侵入,致病因子才得以进入机体。致病因子侵入后,机体内出现炎症反应免疫应答,以清除致病因子,并使损害的组织经肉芽组织及主质细胞再生而愈合。这是机体防御的第二道防线。现以生物性致病因子入侵后的机体防御功能为例,详述如下。

皮肤和粘膜的屏障作用有两方面,即机械性屏障作用和腺体分泌物对致病因子的杀死、稀释、冲洗、排出等作用(见皮肤)。

皮肤的汗腺皮脂腺、眼的泪腺、呼吸道及消化道腺体的分泌物,也都有防止致病因子侵入机体的作用。如汗液含有乳酸,皮脂腺的分泌物经细菌作用产生长链不饱和脂肪酸,这些都有杀菌作用。将某些细菌涂于皮肤表面,1~2小时后即可被杀死。胃液中的盐酸有强大的杀菌作用,慢性胃炎时胃酸浓度降低,则肠道易于感染沙门氏菌痢疾杆菌等。泪液中含有溶菌酶,可以破坏细菌包膜中的粘多肽,抑制及破坏细菌,保护眼结膜痢疾结肠腺大量分泌粘液,排便频繁;肺炎慢性支气管炎时粘膜及粘膜下腺体分泌大量粘液(痰的主要成分),并不断咳痰,这都起着稀释及排出致病微生物的作用。肾不断滤过尿液也起着在尿路稀释及排出细菌的作用。若尿路受阻则常发生尿路感染(如输尿管结石引起肾盂肾炎)。泪液也有类似的作用,干燥综合征舍格伦综合征,为自身免疫性疾病、有干燥性角膜结膜炎口腔干燥及关节炎)时,泪液减少,常致角膜溃疡结膜感染等。

另外,机体还有一种特殊的防御机制,称为正常菌群平衡,某些种微生物在机体内长期共同生长繁殖,但并不侵入机体引起疾病,而是与机体处于共栖状态,如大肠杆菌、各种球菌及真菌等共处于大肠中。若共栖的各种细菌间平衡失调,例如使用大量广谱抗生素时,则可发生疾病。如在肠道菌群失调时,金黄色葡萄球菌得以繁殖,侵入结肠,产生伪膜性结肠炎;由于同样的原因,可出现真菌性肠道感染。除了皮肤和粘膜的屏障作用外,机体内还有血脑屏障脑膜脑血管阻止血中某些细菌及其毒素和大分子化合物等进入脑组织)和胎盘屏障(阻止某些细菌、毒素或药物自母体进入胎儿)等屏障功能。

当微生物突破机体第一道防御屏障进入组织后,引起第二道防御反应,即炎症反应和特异性免疫应答。

炎症反应是机体的重要防御机制,临床上发炎组织在局部表现为红、肿、热、痛及功能障碍;在全身可有发热白细胞增多;以及单核吞噬细胞系统器官(如淋巴结、肝、脾)肿大。病理炎症有三种基本病变:渗出、变质和增生。在临床上炎症分为急性及慢性两种(见炎症)。

炎症的全身性反应主要的有发热、血液白细胞总数增多、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器官肿大及功能增强等,这些也起着保护机体的作用。发热可因致病因子的毒素或渗出的炎症细胞降解产物作用于体温调节中枢所致,发热可以加强炎症细胞的吞噬功能,促进抗体的形成及肝脏解毒作用等,因此有利于机体抵抗多物性病原因子的作用。但过高的发热也可引起机体细胞的变性及功能紊乱,如高热时病人可出现谵妄惊厥等。急性炎症时血液中白细胞增高明显,如急性阑尾炎时血中白细胞增多就是重要诊断依据之一。化脓性炎症时常以嗜中性白细胞增多为主,寄生虫病过敏性疾病时,嗜酸性白细胞常明显增多,这有利于机体抵抗病原因子。病人抵抗力低下、感染严重时,会出现白细胞减少现象,这往往表明预后不佳。肝、脾、淋巴结、骨髓等器官都含有大量的单核/巨噬细胞。在炎症时,这些器官可出现增生及功能增强,吞噬血液内的细菌、在脾及淋巴结内可出现淋巴组织增生,增生的T或B淋巴细胞,使细胞免疫体液免疫功能增强。

免疫反应也是机体第二道防御反应的组成部分。对防止微生物的侵入及清除入侵的微生物,都有着重要作用。如抗体 IgA存在于肠及呼吸道分泌的粘液以及唾液、泪、尿中,它可启动补体激活旁路,加强溶菌酶对微生物细胞膜消化作用,从而可以防止微生物入侵粘膜。抗体IgGIgM可以中和细菌毒素,由于它们可以激活补体及溶解微生物细胞壁,从而可以凝集细菌并使之失去活力。激活的补体还可促使炎症反应,产生嗜中性白细胞趋化因子(可引诱嗜中性白细胞向炎症灶集中),激活的T淋巴细胞可释放多种淋巴因子,其中巨噬细胞激活因子可使巨噬细胞的吞噬能力增强及溶酶体的含酶量增多。

干扰素

是细胞(如 T淋巴细胞)在病毒作用下产生的可溶性蛋白质,可能在细胞内诱发产生另一种抑制性蛋白质,阻断病毒mRNA的翻译。从而抑制病毒增殖和致病作用。

总之,炎症与免疫是在生物进化过程中形成的,它们一起构成机体防御体系。它们消除致病因子、尽量减少对机体的损害、促进组织的愈合和功能的恢复。

但是炎症反应过于强烈,也会给机体造成损害。如浆膜腔内渗出液太多,会压迫妨碍肺、心的活动。炎症愈后常伴大量纤维组织增生,影响器官的功能,如类风湿性关节炎常致关节僵硬畸形,乙型肝炎愈合后发生肝硬变等。同样,免疫反应对机体是有利的。但在一定条件下,异常剧烈的免疫反应也会损伤机体,成为所谓免疫性疾病的病因,有的甚至造成死亡。

关于“机体防御”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