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榄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乌榄
Wū Lǎn
乌榄
别名 木威子、黑榄、乌橄榄
功效作用 止血利水解毒。主内伤吐血咳嗽痰血水肿乳痈外伤出血
英文名 Black Olive
始载于 本草纲目拾遗
毒性 无毒
归经 肺经脾经
药性
药味

  

目录

乌榄

英文名:Canarium pimela

【别名】木威子、黑榄

常绿乔木,高10-16米。单数羽状复叶,长30-60厘米;小叶15-21,矩圆形或卵状椭圆形,长5-15厘米,宽3.5-7厘米,基部偏斜,先端渐尖或锐尖,全缘,上面网脉明显,下面平滑。圆锥花序顶生或腋生,长于复叶;萼杯状,3-5裂;花瓣3-5,分离;雄蕊6,着生于花盘边缘。核果卵圆形至椭圆形,两端钝,成熟时紫黑色。

分布于我国南部;越南也有。常生于低海拔的山地林中。果实不堪生食,种子即“榄仁”,可榨油食用,制肥皂及润滑油;核壳可制活性炭;木材可作建筑、农具及家具等用材。  

药用功能

【来源】橄榄科橄榄属植物乌榄Canarium pimela Koenig,以根入药。全年可采,切片晒干。

【考证】出自《本草纲目拾遗》:乌榄,皮黄黑色,肉白有文,层叠如海螵蛸状,酒筵中以为豆食品。《纲目》主治所载,悉言白榄,即今常食之青果,又所载榄仁可治吻燥者,亦指青果核中仁而言,非指乌榄仁也。按《粤志木语》橄榄有青、乌二种,闽人以白者名青果,粤中止名白榄,不曰青果也。乌榄子大肉厚,以温水泡软,俟紫脂浮起溢出,乃可食,水冷则生胶,热则肌肤反实,故必温水之和,乃醇其性。

性味归经】根:淡,平。叶:微苦、微涩,凉。

【功能主治】

根:舒筋活络祛风祛湿。用于风湿腰腿痛,手足麻木。

叶: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用于感冒上呼吸道炎,肺炎多发性疖肿

【用法用量】根0.5~1两。叶:3~6钱。

【各家论述】

1.《本草拾遗》:主心中恶水,水气。

2.《生草药性备要》:止血

3.《本草求原》:功近橄榄。

4.《岭南采药录》:火煅存性,止血化痰。少盐渍之,名榄鼓,乳痈初起,煎水洗之可消。  

食用方法

把生乌榄投进热水中,焗浸数十分钟,待它的肉变软,隔去水,另浸入浓厚的盐水里,三天后即可以当咸菜了。如果要作榄角,则用线把它分成两半,中塞幼盐腌制。若把它去核舂烂制成块状或调成浆状,则叫做榄糕和榄酱。此外它还可以榨油之用。皮据说可作染料,其色鲜红

榄核椎开取其仁,便是“榄仁”,是制糕饼的高级馅料之一,广式中秋月饼中的“五仁”,其中便有它的一分。所以每年也有许多人利用业余时间斵榄仁以供饼家之需。榄核取去仁后剩下来的核壳是一种很好的烧料,潮州“功夫茶”功夫之一就是火炭,一般认为最好的炭,是榄核炭,其次才是“子炭”,取其火猛耐烧,少烬无杂味。因此榄核炭在旧社会遂成为士大夫们品名(草字名)的宠物了,榄核雕刻是广东有名的手工艺之一,艺人们用它可以刻成船只、花篮、人物、动物等等。一粒榄核刻成的船只,其上有楼阁、人物,甚至器皿服用,应有尽有。这些核雕,是传统的出口工艺美术品,此外也有人用它治印,只是不流行罢了。

<乌榄的最好品种是“车酸榄”,它的特点是味香肉软,工夫甚少变坏(带松香味),已坏的乌榄,肉硬无味,不宜食用。

乌榄之被人重视,已不自今日始,早在公元十二世纪时宋人笔记《岭南代答》中,已有如下的记载:

乌榄如橄榄,青黑色,肉烂而甘,亦可作蔬茹,核差长,其中仁味松美,荐酒泛茶皆珍,相馈遗者独以核致远,微暴干,椎取仁

广府人吃榄豉,一般比较考究,起码要加些油进去蒸熟才进食,但潮州人则非常简单,只是浸盐水到了一定程度,即可以拿来佐膳。

  

核舟

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文课本中描写的刻有《后赤壁赋》的核舟就是用乌榄核雕刻的,它在台湾被称作珍玩。几百年来增城一直都有一批把乌榄核雕刻成各种各样的花篮,船只,人物,动物等工艺品的工匠,乾隆时期工匠陈德章被召进清代造办处效力,一呆就是8年,于1737年雕刻出“核舟”,后成为乾隆的玩物,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详见纪录片“台北故宫”第七集“巧夺天工”。  

乌榄的传说

朋友,你一定会听过很多有关橄榄的传说:女神雅典娜教古希腊人种橄榄树,用橄榄树战胜海神波塞冬而获得雅典古城。机智的信鸽叼回橄榄枝,给劫后余生的诺亚对方舟焕发新的希望。海格立斯用橄榄木杖敲打地面,使树木入地生根。古代奥林匹克用橄榄枝作奖品,这是西方的一种文化,一种和平与希望的象征。

中国是橄榄的故乡。民间流传很多关于橄榄的故事。 很古很古的时候,罗浮山有位医术高明的中医师。中秋之日,有个叫罗二的人自称有黄肿、懒惰、贫寒三病,请大师看病。老中医经过望闻问切,从药房里取出十粒紫黑色的橄榄,告诉他说:“这十颗药丸,你每日连皮带仁吃一颗,吃完以后,再来复诊。” 罗二惊讶,这么大的乌榄怎么吃呢?大师告诉他,吃整个乌榄,要讲究方法,不然没有药效。大师说,吃乌榄首先要用适度的热水将榄泡软,然后用小刀把榄肉分成两半,让榄核和榄肉剥脱出来。榄肉一半马上吃掉,另一半就要先在榄坯中放点盐,制成榄角才吃;吃仁更要讲究,用利刀砍断榄核,保持榄仁完整,药效才大。 罗二遵照大师的医嘱吃药,头几天不是榄核太硬砍不开,就是榄仁太脆分两半。后来,他把刀磨利,把力练好,一切就如愿以偿了。最令他料想不到的是,人们都说苦口良药,可他的药却香腻可口,食而不厌。十天后,罗二来到大师处复诊。大师开的药同样是乌榄,只是分量是先前的十倍,而且吃法也不一样。大师吩咐他,回家后要立刻将所有乌榄泡软,榄肉全部制成榄角,晒干后每顿饭吃两粒;榄核则晒干后全部放在地里培植,等到新果长成才吃用。就这样,罗二不但用勤劳的双手培育出一个乌榄林,而且掌握了腌制榄角,压榨榄油,斩核取仁的工艺。他身上的三种疾病全部治愈,他的子子孙孙也从此不再懒惰、贫寒。

千百年来,乌榄不但成了家乡人薪火相传赖以谋生的一种形式,而且成了家乡人的骄傲。增城榄雕更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实中的橄榄,代表着一种优良的传统,是中国人纯朴与勤劳的象征。

关于“乌榄”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