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分泌功能试验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内分泌功能试验(endocrine function tests),确定内分泌功能状态的一项重要手段。内分泌疾病诊断的步骤首先是确定内分泌的功能状态,然后才作定位、病因、诱因及并发症的检查。自1959年建立放射免疫测定方法后,通过测定体液激素水平可以定量地确定内分泌功能的高低。但在下述情况时单凭测定血激素水平不能区分正常与异常:①某些激素的正常范围太大,若不知患者病前水平,对其病后激素水平的解释常不准确,如病前血甲状腺素(T4)水平在正常低限,升至正常高限已表明患有甲状腺功能亢进。②微小的内分泌功能改变经负反馈代偿后,其基础激素水平仍正常,如部分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因ACTH分泌代偿性增加,血皮质醇水平及分泌率可达正常。早期库兴病患者可仅有皮质醇昼夜节律的改变,血皮质醇基础值仍在正常范围。③许多内分泌疾病的恢复期,如垂体瘤部分垂体切除后及给病人暂时性补充激素,患者血激素基础值高低不反映患者对激素需要程度。因此一方面应当建立新的更灵敏的激素测定方法,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以下三方面检查来确诊较轻微的内分泌功能改变。

目录

连续测定激素

患病时激素分泌的波动可能是病情波动或激素分泌节律的改变。在病情波动者应多次测定激素,如甲状旁腺功能亢进须多次测定血钙及甲状旁腺激素 (PTH)水平。正常人激素分泌昼夜节律个体差异较大,且受很多因素影响,如睡眠形式、药物(尤其是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的药)、精神病应激。若测得某激素分泌节律正常则代表此内分泌腺功能正常;若激素水平有波动则仅说明须进一步诊断,如酗酒时血皮质醇水平有暂时性升高,而血睾酮水平暂时性降低。血激素分泌节律的改变亦可协助诊断,如库兴病患者血皮质醇分泌节律消失,青春发育延缓者无睡眠时促黄体素(LH)分泌峰。

测定成对的激素

同时测定促激素及靶腺激素比单测其中一种激素可得到更多的信息,因其可反映激素负反馈调节功能。如血甲状腺素(T4)水平的正常高限值约为正常低限值的1倍,若T4水平下降一半,仍可在正常值范围内,但若测得正常低限值T4及高促甲状腺激素(TSH)水平则表明甲状腺功能已衰竭。血钙为8.0及11.0mg/dl伴正常高限值PTH的意义是不同的。

同时测定血激素及其调节激素或代谢物质在临床使用时仍有以下困难:①缺乏有效的测定方法,如血PTH有多种分子形式,不能用测定一种形式数值来解释临床病情。②有些激素的测定很困难,如抗利尿激素(ADH)及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应建立新的体外生物测定法。③垂体促激素的分泌受许多因素影响,如饥饿营养不良、剧烈锻炼均可抑制促性腺激素的分泌,而致不排卵。④早期轻症患者的测定结果仍不能说明问题,如可疑血T4水平升高患者,测定血TSH水平常不能帮助诊断,因TSH测定方法不够敏感,所以不能鉴别正常低值及受抑制的TSH值。

动态功能试验

利用激素之间反馈性调节的原理进行的动态功能检查。此项实验不仅可确定诊断,还可帮助确定病变的部位,如男性性功能减退时LH对LHRH兴奋有反应则代表垂体此功能是完整的,病变可能在下丘脑,又如大剂量地塞米松抑制试验可鉴别垂体ACTH瘤及肾上腺皮质腺瘤。动态功能试验分为兴奋试验及抑制试验两种。

兴奋试验

主要是利用兴奋剂刺激周围内分泌腺的功能,以测试其合成及分泌激素的储备能力。即了解此内分泌腺体是否有功能减退。兴奋的方法有:①用促激素兴奋靶腺激素,所用促激素可以是下丘脑激素或垂体激素等天然激素或其激动剂。后者如用合成二十四肽ACTH替代ACTH,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替代LH。测定指标为血靶腺激素水平或靶腺的其他功能(如甲状腺吸131I功能)。②阻断内生激素的产生或作用后,测试垂体增加垂体促激素分泌和(或)靶腺反应的能力,然后测定其对靶腺或下丘脑垂体靶腺轴的作用。如克罗米芬在下丘脑水平与雌激素受体结合而有抗雌激素的作用,雌激素负反馈作用受阻,导致性激素分泌增加,诱导排卵。③生理性刺激,如在运动后或夜间睡眠后取血测GH水平。 

兴奋试验对下列四种内分泌功能减退情况尤为有用:①定量测定激素水平的方法缺如或不够敏感。②激素静态水平在正常低限值。③区分内分泌功能衰竭是原发性抑或是继发性。④青春前期患者血促性腺激素和性类固醇水平不能说明情况时。兴奋试验偶可用于协助内分泌腺功能亢进的诊断,如甲状腺功能亢进时TSH对TRH的兴奋反应迟钝。兴奋试验也可用于诊断内分泌受体病,如肾性尿崩症ADH无浓缩尿反应,假性甲状旁腺功能低减对PTH无尿排磷及环磷酸腺苷的反应。

抑制试验

用于测定内分泌系统负反馈抑制机制的完整性,可帮助诊断内分泌功能亢进。抑制的方法有:①给外源激素抑制内生激素的分泌,不能以血激素水平为腺体分泌功能指标,应另选指标,如给甲状腺素后以甲状腺吸131I功能为甲状腺功能指标,给胰岛素后以血C-肽水平为胰岛功能指标。也可用小量作用强的激素激动剂,所用剂量甚小不致影响血中该激素水平反映腺体功能的作用,如给地塞米松抑制肾上腺皮质功能,其剂量小,不影响血皮质醇水平。②改变血代谢物质浓度,使其抑制内分泌腺功能,如口服葡萄糖抑制血GH水平,给高张盐水抑制醛固酮的分泌。③给抑制性下丘脑激素,如左旋多巴(在体内转变为多巴胺)抑制PRL分泌。

内分泌动态功能试验应用于诊断的限制

主要有以下几方面:①内分泌动态功能试验的正常范围尚未在大量正常人中测定,尤其是未在无内分泌病的其他病人中测试。②正常人对动态功能试验的反应常因性别及年龄而不同,如60岁以上男性TSH对TRH反应减低,但女性不减低。③正常人对动态功能试验的重复性差。④长期缺乏促激素而继发萎缩的靶腺须多日兴奋方有正常反应,若萎缩严重不可逆,虽多日兴奋仍无反应。⑤有些内分泌病变可有不寻常的反应,如库兴氏综合征患者分泌皮质醇的内在节律改变,可在服地塞米松后皮质醇的分泌反增加。⑥靶腺功能衰竭所致的代偿性垂体增生也可表现为功能自主。⑦轻型对激素抵抗综合征易被漏诊。⑧合并其他内分泌功能紊乱、内科病及精神病常影响试验结果的特异性。⑨服用药物可影响试验结果,因此解释动态内分泌功能试验时应谨慎。

关于“内分泌功能试验”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