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问/病能论篇第四十六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素问》 >> 病能论篇第四十六
素问

素问目录

病能论篇第四十六原文

黄帝问曰:人病胃脘痈者,诊当何如?

岐伯对曰:诊此者,当候胃脉,其脉当沉细,沉细者气逆,逆者,人迎甚盛,甚盛则热;人迎者,胃脉也,逆而盛,则热聚于胃口而不行,故胃胱为痈也。

帝曰:善。人有卧而有所不安者,何也?

岐伯曰:脏有所伤,及精有所之寄则安,故人不能悬其病也。

帝曰:人之不得偃卧者,何也?

岐伯曰:肺者脏之盖也,肺气盛则脉大,脉大则不得偃卧,论在奇恒阴阳中。

帝曰:有病厥者,诊右脉沉而紧,左脉浮而迟,不然病主安在?

岐伯曰:冬诊之,右脉固为沉紧,此应四时,左脉浮而迟,此逆四时,在左当主病在肾,颇关在肺,当腰痛也。

帝曰:何以言之?

岐伯曰:少阴脉贯肾络肺,今得肺脉,肾为之病,故肾为腰痛之病也。

帝曰:善。有病颈痈者,或石治之,或针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

岐伯曰:此同名异等者也。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去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此所谓同病异治也。

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

岐伯曰:生于阳也。

帝曰:阳何以使人狂?

岐伯曰:阳气者,因暴折而难决,故善怒也,病名曰阳厥

帝曰:何以知之?

岐伯曰:阳明者常动,巨阳少阳不动,不动而动,大疾,此其候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夺其食即已。夫食入于阴,长气于阳,故夺其食即已。使之服以生铁络为饮,夫生铁络者,下气疾也。

帝曰:善。有病身热解堕,汗出如浴。恶风少气,此为何病?

岐伯曰:病名曰酒风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以泽泻,朮各十分,麋衔五分,合以三指撮为后饭

所谓深之细者,其中手如针也。摩之切之,聚者,坚也,博者,大也。

上经者,言气之通天也。下经者,言病之变化也。金匮者,决死生也。拨度者,切度之也。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谓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时死也。恒者,得以四时死也。

所谓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脉理也。度者,得其病处,以四时度之也。

病能论篇第四十六注释

胃脉:指人迎脉和趺阳脉

②及精有所之寄则安:此八字《甲乙经》作“及精有所倚,则卧不安”,倚,偏也。

③悬:杜绝。

④暴折难决:精神突然受到挫折。难决,难以疏通。

⑤食入于阴,长气于阳:张介宾注:“五味入口而化于脾,食入于阴也;食入于胃以养五脏气,长气于阳也”。

病能论篇第四十六参考白话译文

黄帝问道,有人患了胃脘痈这种病,应当如何诊断呢? 岐伯回答说,诊断这个病,应当切诊胃脉,胃脉应当沉而细,沉而细表明胃气上逆,胃气上逆时人迎脉尤其旺盛,人迎脉盛表明有热邪,人迎是胃脉。气机上逆,人迎脉盛,为邪热聚集于胃口而不散,所以出现胃脘痈这个病。黄帝问道,有的人睡卧不安宁,这是为什么呢? 岐伯回答说,这是由于人体五脏有所损伤,或是人的思想挂念着某一个事情。如果不消除这两方面的因素,是睡不安宁的。黄帝问道,有人不能仰卧,这是为什么呢? 岐伯回答说,肺位最高,就如同脏腑的盖,肺气壅盛,那末络脉就胀大,络脉胀大,于是便不能仰卧。在《奇恒阴阳》这篇古医书中,论述得比较清楚。

黄帝问道,有患气逆的,诊察右手脉象沉而紧,左手脉浮而迟,不知病在那里? 岐伯回答说,冬天诊脉时,右手脉搏本来应当沉而紧,这表明脉搏的变化与四时阴阳变化相应合。如果左手的脉搏浮而迟,这表明脉象的变化与四时阴阳变化相违背。浮而迟的脉象出现在左手,因此病变的部位应当在肾,如果出现了肺脉腰部就会出现疼痛。黄帝问道,为什么说是这样呢?岐伯回答说,足少阴经脉下贯肾脏,上络于肺中,现在诊得肺脉,说明肾脏发生了病变,腰为肾腑,因而就出现腰痛病了。

黄帝说,讲得好。有患颈痈病的,有的医生用砭石治疗,有的医生用针灸治疗,却都能治愈,这种治法的道理在那里呢? 岐伯回答说,这些虽然病名相同,但类型却不一样。如果颈痈以气滞为主,适宜于用针灸治疗清除病邪;如果颈痈以气滞血瘀为主,适宜于用砭石治疗,以泻除邪气。这就是平常人们所说的同病异治

黄帝问道,有一种狂怒病,这个病是从那里产生的呢? 岐伯回答说,是阳气过盛所造成的。

黄帝问道,阳气过盛为什么会使人狂怒? 岐伯回答说,阳气突然受到抑制而不能宣泄,所以容易发怒,病名叫阳厥。黄帝问道,怎么样才能知道要发生怒狂呢? 岐伯回答说,在平时,阳明经上某些部位是经常跳动的,而太阳、少阳经上很少有跳动的地方,如果平时不跳动的地方,突然跳动得大而快速,这就是阳厥病即将暴发的征兆。黄帝进一步问道,这种病如何治疗呢? 岐伯回答说,减少病人的饮食,狂怒就会停止发作,因为饮食进入胃以后,就会助长人身阳气,所以减少病人的饮食,狂怒就会停止发作;另外令病人服用生铁落饮,因为生铁落具有降气逆的作用。

黄帝说,很好,还有一种患身体发热的病人,表现为四肢怠惰,汗出如用水浴洗一样,怕风,少气,这是一种什么病? 岐伯回答说,病名叫酒风。黄帝问道,如何治疗呢? 岐伯回答说,用泽泻白术各十分,麋衔五分,共研细末,每次服三指撮,饭前服下。所说的沉细而小的脉象,脉搏应手如针细,推它、按它,脉气聚集不散,这叫坚脉;阴阳相搏结的为大脉。《上经》这部书是论述人与自然界关系的, 《下经》这部书是论述病理变化的, 《金匮》这部书是论述疾病诊断,判断死生的,《揆度》这部书是论述脉诊,推断病情的, 《奇恒》这部书是论述特殊疾病的,所说的奇病,是指不依照四时变化决定死生,恒病,是指依照四时变化决定死生。所说的“揆”,是指切按脉搏,来推求病变;所说的“度”,是从脉象,来推测病位,结合四时气候来判断病情。

32 厥论篇第四十五 | 奇病论篇第四十七 32
关于“素问/病能论篇第四十六”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