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枢/本藏第四十七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灵枢》 >> 本藏第四十七
灵枢

灵枢目录

黄帝问于岐伯曰:人之血气精神者,所以奉生而周于性命者也;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者也;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温,和喜怒者也。是故血和则经脉流行,营复阴阳,筋骨劲强,关节清利矣;卫气和则分肉解利,皮肤调柔,腠理致密矣;志意和则精神专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受邪矣;寒温和则六腑化谷,风痹不作,经脉通利,肢节得安矣,此人之常平也。五脏者,所以藏精神血气魂魄者也;六腑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液者也。此人之所以具受于天也,无愚智贤不肖,无以相倚也。然有其独尽天寿,而无邪僻之病,百年不衰,虽犯风雨卒寒大暑,犹有弗能害也;有其不离屏蔽室内,无怵惕之恐,然犹不免于病,何也?愿闻其故。

岐伯对曰:窘乎哉问也。五脏者,所以参天地,副阴阳,而运四时,化五节者也;五脏者,固有小大、高下、坚脆、端正、偏倾者,六腑亦有小大、长短、厚薄、结直、缓急。凡此二十五者,各不同,或善或恶,或吉或凶,请言其方。

心小则安,邪弗能伤,易伤以忧;心大则忧,不能伤,易伤于邪。心高则满于肺中,悗而善忘,难开以言;心下,则藏外,易伤于寒,易恐以言。心坚,则藏安守固;心脆则善病消瘅热中。心端正,则和利难伤;心偏倾则操持不一,无守司也。

肺小,则少饮,不病喘喝;肺大则多饮,善病胸痹喉痹逆气。肺高,则上气,肩息咳;肺下则居贲迫肺,善胁下痛肺坚则不病,咳上气;肺脆,则苦病消痹易伤。肺端正,则和利难伤;肺偏倾,则胸偏痛也。

肝小则脏安,无胁下之病;肝大则逼胃迫咽,迫咽则苦膈中,且胁下痛。肝高,则上支贲切,胁挽为息贲;肝下则逼胃胁下空,胁下空则易受邪。肝坚则藏安难伤;肝脆则善病消痹,易伤。肝端正,则和利难伤;肝偏倾,则胁下痛也。

脾小,则脏安,难伤于邪也;脾大,则苦凑(月少)而痛,不能疾行。脾高,则(月少)引季胁而痛;脾下则下归于大肠,下加于大肠,则脏苦受邪。脾坚,则脏安难伤;脾脆,则善病消痹易伤。脾端正,则和利难伤;脾偏倾,则善满善胀也。

肾小,则脏安难伤;肾大,则善病腰痛,不可以俛仰,易伤以邪。肾高,则苦背膂痛,不可以俛仰;肾下则腰尻痛,不可以俛仰,为狐疝。肾坚,则不病腰背痛;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肾端正,则和利难伤;肾偏倾,则苦腰尻痛也。凡此二十五变者,人之所苦常病。

黄帝曰:何以知其然也?岐伯曰:赤色小理者,心小;麤理者,心大。无(骨曷)(骨亏)者,心高;(骨曷)(骨亏)小、短、举者,心下。(骨曷)(骨亏)长者,心下坚;(骨曷)(骨亏)弱小以薄者,心脆。(骨曷)(骨亏)直下不举者,心端正;(骨曷)(骨亏)倚一方者,心偏倾也。

白色小理者,肺小;麤理者,肺大。巨肩反膺陷喉者,肺高;合腋张胁者,肺下。好肩背厚者,肺坚;肩背薄者,肺脆。背膺厚者,肺端正;胁偏疏者,肺偏倾也。

青色小理者,肝小;麤理者,肝大。广胸反者,肝高;合胁兔骹者,肝下。胸胁好者,肝坚;胁骨弱者,肝脆。膺腹好相得者,肝端正;胁骨偏举者,肝偏倾也。

黄色小理者,脾小;麤理者,脾大。揭唇者,脾高;唇下纵者,脾下。唇坚者,脾坚;唇大而不坚者,脾脆。唇上下好者,脾端正;唇偏举者,脾偏倾也。

黑色小理者,肾小;麤理者,肾大。高耳者,肾高;耳后陷者,肾下。耳坚者,肾坚;耳薄而不坚者,肾脆。耳好前居牙车者,肾端正;耳偏高者,肾偏倾也。凡此诸变者,持则安,减则病也。

帝曰:善。然非余之所问也,愿闻人之有不可病者,至尽天寿,虽有深扰大恐,怵惕之志,犹不能减也,甚寒大热,不能伤也;其有不离屏蔽室内,又无怵惕之恐,然不免于病者,何也?愿闻其故。岐伯曰:五脏六腑,邪之舍也,请言其故。五脏皆小者,少病,苦憔心,大愁扰;五脏皆大者,缓于事,难使以扰。五脏皆高者,好高举措;五脏皆下者,好出人下。五脏皆坚者,无病;五脏皆脆者,不离于病。五脏皆端正者,和利得人心;五脏皆偏倾者,邪心而善盗,不可以为人平,反复言语也。

黄帝曰:愿闻六腑之应。岐伯答曰:肺合大肠,大肠者,皮其应;心合小肠小肠者,脉其应;肝合胆,胆者,筋其应;脾合胃,胃者,肉其应;肾合三焦膀胱,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应。

黄帝曰:应之奈何?岐伯曰:肺应皮。皮厚者,大肠厚,皮薄者,大肠薄;皮缓,腹里大者,大肠大而长;皮急者,大肠急而短;皮滑者,大肠直;皮肉不相离者,大肠结

心应脉,皮厚者,脉厚,脉厚者,小肠厚;皮薄者,脉薄,脉薄者,小肠薄;皮缓者,脉缓,脉缓者,小肠大而长;皮薄而脉冲小者,小肠小而短。诸阳经脉皆多纡屈者,小肠结。

脾应肉,肉(月囷)坚大者,胃厚;肉(月囷)幺者,胃薄。肉(月囷)小而幺者,胃不坚;肉(月囷)不称身者,胃下,胃下者,下管约不利。肉(月囷)不坚者,胃缓;肉(月囷)无小里累者,胃急。肉(月囷)多少里累者,胃结,胃结者,上管约不利也。

肝应爪,爪厚色黄者,胆厚;爪薄色红者,胆薄;爪坚色青者,胆急;爪濡色赤者,胆缓;爪直色白无约者,胆直;爪恶色黑多纹者,胆结也。

肾应骨,密理厚皮者,三焦膀胱厚;麤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疏腠理者,三焦膀胱缓;皮急而无毫毛者,三焦膀胱急。毫毛美而麤者,三焦膀胱直,稀毫毛者,三焦膀胱结也。

黄帝曰:厚薄美恶,皆有形,愿闻其所病。岐伯答曰: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藏,则知所病矣。

本藏第四十七参考白话译文

【题解】本,即根本。本脏,以脏腑为根本的意思。因文中论述精、神、血、气、魂、魄都藏于五脏,水谷津液则在六腑传化,脏腑功能正常人体才正常,疾病的发生也是以脏腑功能失常为其根本,故称为"本脏"。

【原文】黄帝问于岐伯日人之血气精神者,所以奉生而周于性命者也;经脉者,所以行血气而营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关阖者也;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温,和喜怒者也。是故血和则经脉流行,营覆阴阳,筋骨劲强,关节清利矣卫气和则分肉解利,皮肤调柔,腠理致密矣;志意和则精神专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受邪矣;寒温和则六腑化谷,风痹不作,经脉通利,肢节得安矣,此人之常平也。五脏者,所以藏精神血气魂魄者也;六腑者,所以化水谷而行津液者也。此人之所以具受于天也,无愚智贤不肖,无以相倚也。然有其独尽天寿,而无邪僻之病,百年不衰,虽犯风雨卒寒大暑,犹有弗能害也有其不离屏蔽室内,无怵惕[1]之恐,然犹不免于病,何也?愿闻其故。

【提要】阐述了经脉、血液、卫气、志意的生理功能。

【注释】[1]怵惕张介宾"怵,恐也;惕,惊也。"

【白话解】黄帝问岐伯说人体的血、气、精、神,是奉养身体而维持生命的物质。经脉可以通行气血而营养人体内外的脏腑、组织和器官,濡润筋骨,保持关节活动滑利。卫气可以温养肌肉,充养皮肤,滋养腠理,掌管汗孔的正常开合。人的志意,可以统御精神,收摄魂魄,使人体能够适应四时气候的寒温变化,正常调节自身的情志变化。所以血液调和,就能够在经脉中正常运行,遍布周身而营养身体的内外,从而保持筋骨强劲有力,关节滑利自如。卫气的功能正常,就会使肌肉舒展滑润,皮肤和调柔润,腠理致密。意志调和,就会精神集中、思维敏捷、魂魄正常活动而不散乱,没有懊悔、愤怒等过度的情志刺激,五脏的功能正常而免受邪气的侵袭。若人能对气候、饮食的寒温很好地调摄、适应,六腑传化水谷的功能就正常,气血来源充足,经脉运行通利,就不会感受邪气而发生风痹病,肢体关节保持正常活动。这就是人体的健康状态。五脏是贮藏精、神、血、气、魂、魄的,六腑是传化水谷而运行津液的。五脏和六腑的功能,都是人体禀受于先天的,不论是愚笨或聪明的,好人或坏人,都不会有不同。但是,有的人能够享尽自然所赋予的寿命,不会因邪气侵袭而发生疾病,年纪虽然很大了却少有衰老的表现,即使遇到风雨、骤冷、酷暑等气候异常变化,也不能伤害他的形体。有的人不离开掩蔽严密的居室,也没有惊恐的情志刺激,却不能避免发生疾病,我想知道这是什么道理呢?

【原文】岐伯对日窘乎哉问也。五脏者,所以参天地。副阴阳,而连四时,化五节者也;五脏者,固有小大、高下、坚脆、端正、偏倾者,六腑亦有小大、长短、厚薄、结直、缓急。凡此二十五者,各不同,或善或恶,或吉或凶,请言其方。

心小则安,邪弗能伤,易伤以忧;心大则忧不能伤,易伤于邪。心高则满于肺中。悦而善忘,难开以言;心下则脏外,易伤于寒,易恐以言。心坚则脏安守固;心脆则善病消瘅热中。心端正,则和利难伤心偏倾则操持不一,无守司也。少饮,不病喘喝;肺大则多饮,善病胸痹喉痹逆气。肺高则上气,肩息,数肺下则居贲迫肺,善胁下痛肺坚则不病,数上气;肺脆则苦病消瘅易伤。肺端正则和利难伤;肺偏倾则胸偏痛也。

肝小则脏安,无胁下之病;肝大则逼胃迫咽,迫咽则苦膈中,且胁下痛。肝高则上支贲,切胁悦为息贲;肝下则逼胃,胁下空,胁下空则易受邪。肝坚则脏安难伤;肝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肝端正则和利难伤;肝偏倾则胁下痛也。

脾小则脏安,难伤于邪也;脾大则苦凑眇[1]而痛,不能疾行。脾高,则眇引季胁而痛脾下则下加于大肠,下加于大肠,则脏苦受邪。脾坚则脏安难伤;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脾端正则和利难伤脾偏倾则善满善胀也。

肾小则脏安难伤;肾大则善病腰痛,不可以俯仰,易伤以邪。肾高则苦背膂痛,不可以俯仰;肾下则腰尻痛,不可以俯仰,为狐疝。肾坚则不病腰背痛;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肾端正则和利难伤;肾偏倾则苦腰尻痛也。凡此二十五变者,人之所苦常病。

【提要】本段详尽地论述了五脏的小、大、高、下、坚、脆、正、偏等八种生理差异及各自的多发病证。

【注释】[1]眇,音秒,胁下空软处。

【白话解】岐伯答道您提的这个问题真难啊!五脏与自然界相应,与阴阳相合,与四时相通,从而与五个季节的五行变化相适应。五脏本来就有形体大小、位置高低、质地坚脆和形杰端币偏斜的区别.六腑十仃右女小、斗镝、匣菠 曲盲松紧和缓急的不同。这二十五种情况各不相同,有的善、有的恶,有的吉、有的凶,请允许我阐述它们的规律心脏小的,神气安定收敛,外邪不易伤害,但容易受到忧愁等情志变化的伤害。心脏大的,忧愁等情志变化不易伤害,却容易被外邪伤害。心脏位置偏高的,易使肺气壅满,胸中烦闷不舒而健忘,难以用语言来开导。心脏位置偏低的,心阳外散而易于被寒邪伤害,容易被言语恫吓。心脏坚实的,功能活动正常,神气固守心中。心脏脆弱的,容易患消瘅等内热病。心脏端正的,脏气调和通利,邪气难以损伤。心脏偏斜的,功能活动失常,神气外散,遇事缺乏主见。

肺脏小的,饮邪很少停留,不易患喘息病。肺脏大的,饮邪易于停留,而常患胸痹、喉痹和气逆等病。肺脏位置偏高的,气易上逆而抬肩喘息、咳嗽。肺脏位置偏低的,肺体靠近胃上口,致肺的气血不通,所以常发生胁下疼痛。肺脏坚实的,不易患咳嗽、气逆等病证。肺脏脆弱的,气机不宣而化热,容易患消瘅病。肺脏端正的,肺气调和通利,邪气难以伤害。肺脏偏斜的,易出现一侧胸痛

肝脏小的,功能活动正常,不易发生胁下的病痛。肝脏大的,逼迫胃脘和食道,若压迫食道便会形成饮食不入的膈中证,并且胁下疼痛。肝脏位置偏高的,向上支撑膈膜,紧贴着胁部,常形成息责病。肝脏位置偏低的,逼迫胃脘,使胁下空虚,容易感受邪气。肝脏坚实的,功能活动正常而邪气难以伤害。肝脏脆弱的,容易患消瘅病。肝脏端正的,肝气调和通利,邪气难以伤害。肝脏偏斜的,常胁下疼痛。

脾脏小的,功能活动正常,不容易被邪气损伤。脾脏大的,胁下空软处常充塞而疼痛,不能快步行走。脾脏位置偏高的,胁下空软处牵引季胁疼痛。脾脏位置偏低的,向下加临大肠的上面,便容易感受邪气。脾脏坚实的,功能活动正常而邪气难以伤害。脾脏脆弱的,容易患消瘅病。脾脏端正的,脾气调和通利,邪气难以伤害。脾脏偏斜的,常见胀满病变。

肾脏小的,功能活动正常,不易被邪气伤害。肾脏大的,易于患腰痛病而不能前俯后仰,容易被邪气伤害。肾脏位置偏高,常脊背疼痛而不能前俯后仰。肾脏位置偏低的,腰尻部疼痛而不能俯仰,易形成狐疝病。肾脏坚实的,不会发生腰背疼痛之类的疾病。肾脏脆弱的,容易患消瘅病。肾脏端正的,肾气调和通利,邪气难以伤害。肾脏偏斜的,会发生腰尻疼痛。以上所谈的二十五种病变,是由于五脏的大小、坚脆、高低、斜正等因素造成的,所以是人体经常发生的病变。

【原文】黄帝日何以知其然也岐伯日赤色小理者,心小;粗理者,心大。无髑者,心高;髑骺小、短、举者,心下。髑髂长者,心下坚;髑骺弱小以薄者,脆。髑髂直下不举者,心端正;髑髂倚一方者,心偏倾也。

白色小理者,肺小;粗理者,肺大。巨肩反膺陷喉者,肺高;合腋张胁者,肺下。好肩背厚者,肺坚肩背薄者,肺脆。背膺厚者,肺端正;胁偏踪者,肺偏倾也。

青色小理者,肝小;粗理者,肝大。广胸反骰[1]者,肝高;合胁兔骰者,肝下。胸胁好者,肝坚;胁骨弱者,肝脆。膺腹好相得者,肝端正;胁骨偏举者,肝偏倾也。

黄色小理者,脾小;粗理者,脾大。揭唇者,脾高唇下纵者,脾下。唇坚者,脾坚;唇大而不坚者,脾脆。唇上下好者,脾端正;唇偏举者,脾偏倾也。

黑色小理者,肾小;粗理者,肾大。高耳者,肾高;耳后陷者,肾下。耳坚者,肾坚;耳薄不坚者,肾脆。耳好前居牙车者,肾端正;耳偏高者,肾偏倾也。凡此诸变者,持则安,减则病也。

帝日善。然非余之所问也,愿闻人之有不可病者,至尽天寿,虽有深忧大恐,怵惕之志,犹不能减也,甚寒大热,不能伤也;其有不离屏蔽室内,又无怵惕之恐,然不免于病者,何也?愿闻其故。岐伯日五脏六腑,邪之舍也,请言其故。五脏皆小者,少病,苦炼心,大愁忧;五脏皆大者,缓事,难使以忧。五脏皆高者,好高举措;五脏皆下者,好出人下。五脏皆坚者,无病五脏皆脆者,不离于病。五脏皆端正者,和利得人心;五脏皆偏倾者,邪心而善盗,不可以为人平,反复言语也。

【注释】 [1]骰,音敲,偏下的肋骨

【提要】本段论述了诊断五脏八种生理差异的方法。

【白话解】黄帝问怎样了解五脏的大小、坚脆等情况呢?岐伯回答说皮肤色红、纹理致密,心脏小。纹理粗糙者,心脏大。胸骨剑突不明显者,心脏的位置偏高。胸骨剑突短小高起者,心脏位置偏低。胸骨剑突长者,心脏多坚实。胸骨剑突瘦小而薄者,心脏脆弱。胸骨剑突挺直向下而不突起,心脏端正。胸骨剑突歪斜者,心脏偏斜。

皮肤色白,纹理致密,肺脏小。纹理粗糙的,肺脏大。两肩宽厚高大,胸膺突出而咽喉下陷者,肺脏位置偏高。两腋窄紧,胁部张开者,肺脏位置偏低。肩部匀称,背部厚实者,肺脏坚实。肩背瘦薄者,肺脏脆弱。胸背宽厚者,肺脏端正。胁部肋骨两侧疏密不匀称者,肺脏偏斜。

皮肤色青,纹理致密者,肝脏小。纹理粗糙者肝脏大。胸部宽阔,肋骨向外突起者,肝脏位置偏高。肋骨紧缩内收者,肝脏位置偏低。胸胁匀称者,肝脏坚实。胁部肋骨软弱者,肝脏脆弱。胸部和腹部匀称而彼此协调者,肝脏端正。胁部肋骨一侧突起,肝脏偏斜。

皮肤色黄,纹理致密者,脾脏小。纹理粗糙的,脾脏大。口唇栅起而外翻者,脾脏位置偏高。口唇低垂而纵缓者,脾脏位置偏低。口唇坚实者,脾脏坚实。口唇大而松弛者,脾脏脆弱。口唇上下端正、匀称,脾脏端正。口唇不端正而一侧偏高者,脾脏偏斜。

皮肤色黑,纹理致密者,肾脏小。纹理粗糙者,肾脏大。耳的位置偏高者,肾脏的位置也同样偏高。耳向后下陷者,肾脏的位置偏低。耳坚挺厚实者,肾脏坚实。耳瘦薄而不坚实者,肾脏脆弱。耳端正匀称,向前贴近牙床者,肾脏端正。一侧耳偏高者,肾脏偏斜。上述变化,能够注意调摄,保持功能正常,人体就会安然无恙。如果不注意调摄,致使五脏受损,人体就会发生疾病。

黄帝说讲得好!但是你讲的不是我所问的,我想了解的是有的人从来不生病,而且可以享尽自然寿命,即便有忧愁、恐惧、惊吓等强烈的情志刺激,也不能使五脏虚弱,严寒酷热的外邪,也不会损伤五脏;有的人不离开掩蔽严密的居室,也没有惊恐等情志刺激,却不能避免发生疾病,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呢?岐伯回答说人的五脏六腑是邪气侵袭的地方,请允许我就这个问题谈谈其中的道理。五脏都小的,较少因为外邪侵袭而发生疾病,但是容易心情焦虑,多愁善感。五脏都大的,做事从容和缓,难得使他忧愁。五脏位置都偏高的,举止行动好高骛远。五脏位置都偏低的,意志软弱,甘居人下。五脏都坚实的,不会发生疾病;五脏都脆弱的,总是发生疾病。五脏位置都端正的,性情柔顺,为人公正,办事深得人心。五脏都偏斜的,心怀邪念而善于偷盗,不能与人们公平办事,前言后语不一致且不讲信用。

【原文】黄帝日愿闻六腑之应。岐伯答日肺合大肠。大肠者,皮其应;心合小肠小肠者,脉其应;肝合胆,胆者,筋其应;脾合胃,胃者,肉其应;肾合三焦膀胱,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应。

黄帝日应之奈何?岐188肺应皮。皮厚者,大肠厚,皮薄者,大肠薄;皮缓,腹里大者[1],大肠大而长;皮急者,大肠急而短;皮滑者,大肠直;皮肉不相离者,大肠结

心应脉,皮厚者,脉厚,脉厚者,小肠厚皮薄者,脉薄,脉薄者,小肠薄;皮缓者,脉缓,脉缓者,小肠大而长;皮薄而脉冲小者,小肠小而短。诸阳经脉皆多纡屈者,小肠结。

脾应肉,肉胭坚大者,胃厚;肉胭么者,胃薄。肉胭小而幺者,胃不坚;肉胭不称身者,胃下,胃下者,下管约不利。鳍,胃缓;肉胭无小里累者,胃急。肉胭多少里累者,胃结,胃结者,上管约不利也。

肝应爪,爪厚色黄者,胆厚;爪薄色红者,胆薄;色青者,胆急;需色赤者,胆缓;爪直色白无约者,胆直;爪恶色黑多纹者,胆结也。

肾应骨,密理厚皮者,三焦膀胱厚;粗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疏腠理者,三焦膀胱缓;皮急而无毫毛者,三焦膀胱急。毫毛美而粗者,三焦膀胱直,稀毫毛者,三焦膀胱结也。黄帝日厚薄美恶,皆有形,愿闻其所病。岐伯答日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所病矣。

【提要】具体阐述了五脏、六腑与外在皮肉筋骨等组织器官之间的生理病理联系。

【注释】[1]小里累小颗粒累累无数。

【白话解】黄帝说我想听昕六腑与在外组织的相应关系。岐伯答道肺与大肠相合,大肠与皮相应。心与小肠相合,小肠与脉相应。肝与胆相合,胆与筋相应。脾与胃相合,胃与肉相应。肾与三焦、膀胱相合,三焦、膀胱与腠理、毫毛相应。

黄帝说五脏六腑与各组织的相应关系如何体现呢?岐伯答道肺与皮肤相应,又与大肠相合。皮肤厚者,大肠就厚。皮肤薄者,大肠也薄。皮肤纵缓,腹围大者,大肠松弛而长,皮肤绷急者,大肠紧缩而短。皮肤滑润者,大肠就通顺。皮肤焦枯干燥者,大肠就干结滞涩。

心与脉相应,又与小肠相合。皮肤厚的,脉也厚,脉厚的,小肠也就厚。皮肤薄的,脉也薄,脉薄,小肠就薄。皮肤纵缓的,脉就纵缓,脉纵缓的,小肠就粗大而长。皮肤薄而脉弱小,小肠就短小。所有阳经经脉多弯曲的,小肠就干结滞涩。

脾与肉相应,与胃相合,隆起的肌肉坚实而大者,胃就厚。隆起的肌肉瘦薄,胃就薄。隆起的肌肉瘦小而弱者,胃就不坚实。隆起的肌肉与身体其他部位不协调,胃的位置便偏低,胃体偏低则胃下口不能正常约束。隆起的肌肉不坚实,胃体就纵缓。隆起的肌肉周围没有小颗粒累累相连者,胃体就紧缩。隆起的肌肉周围有颗粒累累相连的,胃便于结滞涩,胃干结滞涩则胃上口不能正常约束。

肝与爪相应,与胆相合。爪甲厚而色黄,胆厚。爪甲薄而色淡红,胆薄。爪甲坚硬而色青,胆紧缩。爪甲濡软、色红,胆纵缓。手直正、色白无纹,胆气调畅。晖畸形、色黑多纹,胆干结滞涩。

肾与骨相应,与膀胱、三焦相合。纹理致密、皮肤厚的,三焦、膀胱就厚;纹理粗糙、皮肤薄的,三焦、膀胱就薄。腠理疏松的,三焦、膀胱就弛缓。皮肤紧急而无毫毛的,三焦、膀胱就紧缩。毫毛润泽而粗的,三焦、膀胱调畅。毫毛稀疏的,三焦、膀胱就干结滞涩。

黄帝说脏腑的厚薄、好坏等都有外在表现,我想听听它们所发生的病变。岐伯答道观察各脏腑外应的皮肉筋骨脉等组织的表现,来了解内在脏腑的状况,就能够推断各脏腑所发生的病变。

【按语】本文强调人体发病与否关键是体质的强弱,与"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和"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相呼应。茬对身体强弱的认识上,强调五脏为本,特别指出人体外在组织的强弱,也是渊源于内在的脏腑,这为中医诊断学"有诸内,必形诸外"、"从外知内"的观点奠定了基础。

32 五变第四十六 | 禁服第四十八 32
关于“灵枢/本藏第四十七”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