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昆虫的防制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昆虫的防制(control of medical insects),控制医学昆虫的发生、传播和防止它们侵扰人体的措施。对预防和控制虫媒传染病如疟疾、丝虫病流行性乙型脑炎恙虫病登革热等的发生和流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长期的实践证明,单靠杀虫剂杀虫,不仅不能彻底控制,而且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和越来越多的耐药虫株的产生,因此要真正控制医学昆虫,必须采取综合性措施。这些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目录

环境防制

通过改造和治理环境消灭或减少医学昆虫的孳生地及孳生条件,例如填平水坑、平整土地、翻盆倒罐等可减少蚊虫的孳生地;稻田间歇灌溉可减少蚊虫的孳生条件。此外,改善人类的居住条件和生活习惯,例如,及时清除垃圾和粪便,保持住处清洁,可大大减少苍蝇和蚤的孳生;勤换勤洗衣服可防止寄生;安装纱窗、纱门和蚊帐可以防避等。

化学防制

用各种杀虫剂和化学药品等杀灭昆虫。杀虫剂可使昆虫立即昏倒或过后死亡。有些杀虫剂喷在器物或墙壁上,杀虫效力可维持很久时间(1~3个月),这称为滞留效力。从作用和使用方法上,杀虫剂可分为胃毒剂(被昆虫吞下才发挥效力,只对具咀嚼口器的昆虫有效,如巴黎绿)、接触剂(使用最多,与昆虫接触后从呼吸孔进入昆虫体内,为化学制品或取自动、植物;气态者如氢氰酸,液态者如矿物油煤油,固态者如DDT)、内吸剂(内服或注射入动物体内以杀灭寄生虫,要求对使用者无害,尚无理想者)。DDT于1939年后广泛应用,但许多昆虫已对之产生抗药性,对人和动物毒性又很大,现已不用。六六六(六氯环己烷)作用似DDT,但更快更强,也因对人毒性大,残效长,今亦少用。有机磷杀虫剂,如敌敌畏敌百虫等仍有应用。新的化学制剂及植物制剂也在研究中。

化学防制的研究发展较快,在研究新的杀虫剂、新的剂型及喷洒技术等方面都有新的进展。在有机氯类杀虫剂方面,已合成两类结构相似、容易降解的DDT类似物:N-(三氯甲基苄基)苯胺类和(三氯甲基苄基)苯醚类,对防制库蚊按蚊等均有良好效果。在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类杀虫剂方面,除马拉硫磷外,甲嘧硫磷残杀威、恶虫威等均是较好的杀成蚊剂;双硫磷倍硫磷毒死蜱和甲嘧硫磷都是较好的杀蚊幼虫剂。在合成拟除虫菊酯类杀虫剂方面,除胺菊酯外,丙烯菊酯、苄呋菊酯、生物苄呋菊酯、苯醚菊酯、速灭菊酯、二氯苯醚菊酯、溴氰菊酯等均有较好效果,特别是溴氰菊酯是现代杀虫剂中最高效的新品种,对蝇、蚊、臭虫、蚤等均有良效。在喷洒技术方面,超低剂量喷洒技术是化学防治中的一大改进。其原理是应用不稀释的原液进行小量喷洒,其喷洒的雾粒大小集中于 1~20μm,浓度高,容量低,效果好,不仅具有高效、省功、省药、省费用以及减少环境污染等优点,而且可处理一般喷洒不到的场合,现场应用取得了良好效果。杀虫剂的新剂型和使用方法研究中最突出的是缓释剂和控制释放技术。这既可延长药效,又能减少药物流失,降低成本,减少环境污染。但也应注意,化学防制法有污染环境和增加耐药虫株等缺点。

生物防制

应用其他生物(如鱼类、细菌等)消灭医学昆虫。目前主要用于消灭蚊虫,如在不同条件下放养柳条鱼、鲤鱼、草鱼等,不但可消灭大量孑孓,而且可获得一定的渔业利益。其他捕食性动物,如巨蚊、松薄虫、涡虫、水螅也均有人研究。医学昆虫的病原体,即可使医学昆虫患病致死的细菌等,也正被广泛研究。如苏云金杆菌(以色列变种)含有δ毒素,被蚊虫吞食后可使蚊虫死亡,实验室及现场试验证明,它对多种蚊虫幼虫有毒杀作用。中国生产的该菌菌粉,取名“孑孓灵”,小规模现场试验证明,对中华按蚊淡色库蚊三带喙库蚊等都有良效,对人畜无毒性,生产工艺简单,较有前途。其余如球形芽孢杆菌灭蚊罗索虫等也均有人研究。

其他

有人研究遗传防制,如释放大量绝育雄蚊,使其数量超过自然界的雄蚊,并使其与自然界的雌蚊交配但不能传代,从而达到防治或消灭蚊虫的目的。有人制成各种驱蚊器,带在身上以驱走蚊虫或防止蚊虫刺叮,但一些试验表明并无实效。也有人研究用紫外线或其他光源诱捕或诱杀蚊虫,其实用价值有待证明。其他如拍打、捕捉、粘杀、网捕等均可采用。也可应用烫、煮、蒸、烧等方法以消灭虱、蚤、臭虫、蟑螂等。有的国家采用法规防制,即制定法规,对室内有伊蚊孳生的居民处以罚款,据说也有一定作用。

关于“医学昆虫的防制”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