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泻要方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痛泻要方为治肝脾不和之痛泻的常用方,由炒白术炒白芍、炒陈皮防风四味中药组成。方用白术燥湿健脾白芍养血泻肝,陈皮理气醒脾,防风散肝舒脾。四药相配,可以补脾土而泻肝木,调气机以止痛泻。该方现代常用于急性肠炎慢性结肠炎、小儿泄泻、慢性泄泻、肠道易激综合征等属肝旺脾虚者。从治疗应用剂型上,急症痛泻要方以汤剂为主,巩固治疗是以散剂冲剂为主,故痛泻要方的汤剂起效快,起效急,固体剂型则作用较缓和。  

目录

方源考证

⑴痛泻要方,原名白术芍药散,出自《景岳全书》引刘草窗方,因张景岳称之为“治痛泻要方”,故有今名。

⑵痛泻要方最早载于《丹溪心法.泄泻卷》篇。书中虽无方名,但所列药味(防风、白芍、白术、陈皮)与痛泻要方完全一致并标明治“痛泻”字样,主要功效为调和肝脾“抑木扶土”大凡肝强脾弱患者应用即有效。  

方剂介绍

【方名】 痛泻要方

【出处】 《景岳全书》引刘草窗方 ;《丹溪心法》。

异名】白术芍药散(《古今医统》卷三十五)。

【组成】炒白术90克 白芍(炒)60克 陈皮(炒)45克 防风60克

【方歌】 痛泻要方陈皮芍 防风白术煎九煎 补泻并用理肝脾 若非食伤医便错

【功效】 补脾柔肝祛湿止泻

【主治】 脾虚肝旺之痛泻。肠鸣腹痛大便泄泻,泻必腹痛,泻后痛缓(或泻后仍腹痛),舌苔薄白,脉两关不调,左弦而右缓者。

【用法】或煎、或丸、或散皆可用。

【各家论述】

痛泻之证由土虚木乘,肝脾不和,牌运失常所致。《医方考》说:“泻责之脾,痛责之肝;肝责之实,脾责之虚,脾虚肝实,故令痛泻。”其特点是泻必腹痛。治宜补脾抑肝,祛湿止泻。方中白术苦甘而温,补脾燥湿以治土虚,为君药。白芍酸寒,柔肝缓急止痛,与白术相配,于土中泻木,为臣药。陈皮辛苦而温,理气燥湿,醒牌和胃,为佐药。配伍少量防风,具升散之性,与术、芍相伍,辛能散肝郁,香能舒脾气,且有燥湿以助止泻之功,又为牌经引经之药,故兼具佐使之用。四药相合,可以补脾胜湿而止泻,柔肝理气而止痛,使脾健肝柔,痛泻自止。

医方集解.和解之剂》:“此足太阴、厥阴药也。白术苦燥湿,甘补脾,温和中;芍药寒泻肝火,酸敛逆气,缓中止痛;防风辛能散肝,香能舒脾,风能胜湿,为理脾引经要药;陈皮辛能利气,炒香尤能燥湿醒脾,使气行则痛止。数者皆以泻木而益土也。”

【化裁】

⑴ 久泻者,加炒升麻以升阳止泻;舌苔黄腻者,加黄连煨木香清热燥湿,理气止泻。

⑵水湿下注者,加茯苓车前子,利湿止泻。

⑶脾虚者,加党参、山药,健脾益气

【现代运用】

急慢性肠炎、慢性结肠炎、神经腹泻、肠道易激综合征、小儿消化不良等证属肝强脾弱者。

【注意事项】

⑴阳明湿热之腹痛泄泻忌用;应该用芍药汤

热毒之腹痛泄泻忌用;应该用白头翁汤。  

药理研究

董桂兰等于1987年对痛泻要方进行了药理研究:痛泻要方对家兔与小白鼠小肠(离体肠管、在体肠管、痉挛肠管)运动及抑菌等的药理作用,结果表明该方能抑制家兔离体与在体肠管运动。对氯化乙酰胆碱硝酸毛果芸香碱水杨酸毒扁豆碱氯化钡所引起的肠管痉挛有显著的解痛作用,并有抗组胺作用。心得安和妥拉苏扑不能对抗家兔肠平滑肌的抑制作用,故痛泻要方对家兔肠平滑肌的抑制作用,主要是通过作用于M受体而产生的,并非作用于α与β受体所致。通过抑菌实验证实,痛泻要方对痢疾杆菌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有抑制作用。  

临床医案

过敏性结肠炎 患者,男,43岁,腹痛腹泻反复发作2年余,每因情绪变化而引发,近来亦常饮酒或食鸡蛋诱发,每发病前先腹痛而后泄泻,泻下粘液为主,泻后痛减,西医诊为“过敏性结肠炎”,曾用庆大、痢特灵及抗过敏药治疗无效,改服中药,就诊时症见:痛泻次数频繁,1日~8次,形体消瘦,神情倦怠,胃纳不佳,脉弦细,苔薄微腻。投白芍、山药、败酱草蒲公英、炒薏仁各20g,白术,党参、炙甘草各15g,防风12g,陈皮、砂仁各10g,水煎服6剂后,腹痛腹泄次数明显减少,胃纳转佳,二诊继服上方6剂,近1年来未再复发。

按:本案发病与精神因素,饮食过敏关系密切,肝气横逆乘侮脾土是本病机关键,本当“抑肝扶脾”治之,然庆大、黄连为苦寒之品,非但无此效应,相反更损脾土,致使痛泻发作频繁,启用痛泻要方,重用白术、白芍并配以党参、山药、砂仁、苡仁、败酱草等乃集抑肝扶脾,清肠化湿为一体,标本兼治而获速效。

⑵过敏性腹部紫癜 患者,女,51岁,因吃海鲜致胃脘不适,渐则腹痛频作,痛后泻泄,开始泻下粘液,后挟鲜血,并见皮肤风团与紫癜,治以抗过敏、抗炎药物庆大霉素扑尔敏维生素C等,无明显缓解,因腹泻频作难输液,改服中药。依据其腹痛阵作,痛时欲便,脉弦缓等主症选痛泻要方加味,方如下:防风、赤白芍各15g,苍术、白术、藿香甘草各10g,连翘12g,连服3剂,腹痛、腹泻愈,全身风团减轻,再以前方加炒荆芥、党参各15g,继5剂病痊愈。

按:本案为劳累过度饮食诱发,脾气虚为本,肝木乘之,病机与痛泻方相吻合,故用本方抑肝扶脾,治本为主,并针对暑湿,加银翘葛根、苍术、黄柏清解暑湿之品,体现证因互参,标本兼治。

⑶ 经行腹泻 患者,36岁,经行腹泻1年余。1年前因经行期间突发精神刺激而发下腹痛,痛时欲便,便下粘液,日数次,未经治疗。停经则痛泻俱除,以后每因经行则腹痛、腹泻、腹胀,近几个月来病情加重,除上述症外,见胸胁痞满,精神倦怠,时有呕恶,经量变少,经色暗夹有血块,就诊时查腹肌紧张,下腹压痛,无反跳痛,血常规正常,舌质紫暗,舌苔薄白而腻,初用防风12g,赤白芍15g,白术15g,陈皮10g,香附10g,炒枳壳12g,半夏10g,厚朴10g,炒当归10g,川芎10g,丹皮10g,红花10g,连服5剂,呕恶止,经色变红,血块减少;二诊原方加党参15g,炙甘草6g,大黄炭6g,服6剂,月经干痛泻止,随访未再发。

按:本案三皆为郁怒伤肝,木乘脾所致,病久则气滞血瘀,治痛泻药方为主,辅以香附、枳壳、当归、川芎理气,加党参、炙甘草、大黄炭共奏抑肝扶脾之功。

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治疗 肠易激综合征(IBS)为消化道、精神状态与肠腔因素相互作用所致的综合征,累及小肠、大肠的运动,有不同程度的腹痛、便秘或腹泻、腹胀,大便性状异常,粘液性腹泻、排便不尽感,通常由饮食而引起,更为典型的是在进餐期间或餐后立即出现。反复发作,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中医运用痛泻要方治疗IBS,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如韩志贞用痛泻要方加味汤剂治疗肠易激综合征96例,结果治愈67例,好转20例,无效9例,总有效率为90.62%  。胥爱娣用痛泻要方汤剂治疗肠易激综合征泄泻36例,患者分A组36例、B组33例。A组服用痛泻要方为基本方,不同症状用不同加减方,B组用逍遥丸,结果总有效率A组为94%,B组为66% [3] 。杨素霞用痛泻要方为主治疗肠易激综合征28例,取得良好疗效  。朱雄雄用加味痛泻要方(防风、炒白术、陈皮、白芍、苏梗乌药制香附)治疗肠易激综合征53例,发作期以汤药为主,缓解后以胶囊为主,结果:症状消失27例,有效24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6.22% 。陈德珍等用痛泻要方加味(白术、陈皮、防风各10g,白芍12g,鱼腥草30g,乌梅6g)治疗结肠激综合征108例,大多数病人服药1~2周,腹泻次数减少,继续服2周,大便1~2次/日,基本成形,腹泻止,随访半年,69例大便1次/日,23例~2次/日,17例~3次/日,基本成形或软便。罗国庆用香连固肠汤合痛泻要方(川黄连6g,炒白术12g,炮干姜广木香、防风、乌梅各10g,党参、赤芍、白芍各15g,秦皮、防风、陈皮、炙甘草各9g)加减治疗肠易激惹综合征30例,每日剂,2周为1个疗程,本组病例全部治愈。

关于“痛泻要方”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