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肠杆菌噬菌体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大肠杆菌噬菌体

  

目录

相关问题

大肠杆菌噬菌体的基本性质具体是什么?它能被哪些有机溶剂灭活?能抵抗哪些有机溶剂?需要了解这些知识。  

大肠杆菌噬菌体Coliphage

大肠杆菌噬菌体是人体的大肠内的一种噬菌体,只能在人的大肠内,若在其他部位,就会导致诱发一种病。噬菌体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具有专一性,一种噬菌体只在一种细菌中生活,而不能在另一种细菌中生活,人噬菌体是一种大肠杆菌温和噬菌体,它是遗传工程中极好的载体分子,就是担当把动物的基因搬运进大肠杆菌细胞的搬运进大肠杆菌细胞的搬运工角色。  

病症

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引起的疾病症状包括腹部绞痛腹泻,一些病例可能发展为血性腹泻出血性大肠炎)。还可能出现发烧呕吐

潜伏期3至8天,平均为3至4 天。大多数病人10天内康复,但是有少数病人(特别是幼儿和老年人)的染病可能发展为威胁生命的疾病,例如溶血尿毒综合症(HUS)。溶血尿毒综合症的特点是急性肾衰竭溶血性贫血血小板减少。据估计,10%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者可发展为溶血尿毒综合症,病例死亡率为3%至5%。总体来说,溶血尿毒综合症是幼儿急性肾衰竭的最通常原因。25%的溶血尿毒综合症病人可发生神经并发症(例如癫痫发作、中风昏迷),在大约50%的幸存者中发生通常是轻型的慢性肾病

不同年龄组的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的发病不尽相同,所报病例的最高发病率发生在15岁以下的儿童中(美利坚合众国每10万病例中占0.7)。63%至 85%的病例是由于通过食物感染病菌。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发展为溶血尿毒综合症的百分比在散在病例(3%-7%)和与暴发相关的病例(20%或更多)之间有所不同。从流行病学的角度来看,偶然暴发一般存在有散在病例的背景。一些暴发涉及大量病例,例如1996年日本发生的情况,该次暴发与学校午餐中食用污染的萝卜缨有关,造成9451人发病。有关发展中国家这一情况的数据有限,因为没有对这种病菌进行常规监测。  

感染源

大多数现有信息均关系到O157:H7血清型,因为从生物化学方面它容易与其它大肠杆菌菌株相区别。这一病菌的贮主看来主要是家畜和其它反刍动物,例如骆驼。它主要通过食用污染的食物,例如未经烹调或烹煮不透的绞碎肉制品和原料奶向人类传播。受粪便污染的水和其它食物以及食物制备期间的交叉污染(与牛肉和其它肉制品、受污染的板面和厨房用具)也将导致感染。涉及O157:H7大肠杆菌暴发的食物包括未煎透的汉堡包、风干肠、未经高温消毒的新鲜苹果酒、酸奶、奶酪和牛奶。越来越多的暴发与食用水果和蔬菜(芽苗菜、生菜、凉拌卷心菜、色拉)有关,污染可能是由于种植或处理期间的某一阶段接触到家畜或野生动物的粪便。也从水源(池塘、溪水)、井和水槽中分离出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并发现它们在粪便和水槽污垢中能够存活数月。有关于来自被污染的饮用水和游憩用水的水源性传播的报告。  

传播途径

人际接触是通过口粪传播的一个重要方式。有报告不症状带菌者的情况,这些人没有疾病的临床症状但是能够感染其他人。出血性大肠杆菌可在成人排泄物中存在大约一周或少于一周,但是在儿童中存在的时间更长。访问农场或其它公众可能直接接触耕畜的地方也被确定为感染出血性大肠杆菌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  

控制和预防方法

预防感染需要在食品链的所有阶段采取控制措施,从农场的农业生产到加工、制造以及在商业机构和家庭环境中对食品的制作。现有的资料不足以为减少生畜发生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提出有关农场采取具体干预措施的建议。然而,国家级开展的风险评估已指出,通过各种减少绞碎牛肉风险的策略(例如筛检屠宰前动物以减少将大量病菌带入屠宰场)可减少病例的数量。良好的卫生屠宰规范能够减少粪便对屠体的污染,但是不能保证制品不带有出血性大肠杆菌。向屠宰厂工人和参与生肉生产的人进行食品处理卫生教育对于将微生物污染降低到最低水平至关重要。同样,预防牧场原料奶的污染实际上并不可能,但是应对牧场工人进行良好卫生规范原则方面的教育,以便将污染降低到最低水平。消灭食品中的出血性大肠杆菌的唯一有效方法是进行杀菌处理,例如加热(如烹煮或加热杀菌)或照射。一些国家实施一项政策,即如果发现生绞碎牛肉含有O157:H7大肠杆菌,则将被视为已被污染。

对O157:H7大肠杆菌感染的预防措施同于为其它食源性疾病建议的措施(见下述基本食品卫生规范)。然而,对于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必须加强一些措施,特别是由于它对诸如儿童和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重要性。由于很多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感染因接触游憩用水所致,对于避免这类水域和饮用水源遭动物粪便污染也很重要。

关于“大肠杆菌噬菌体”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