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诊器,1816年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致读者:在阅读本科普词条时,请不忘参看词条“听诊器”,将会对您的知识进一步巩固。

听诊的发展

早在古希腊时代,医生就知道用耳朵贴近病人胸廓可以听到心肺的声音,并用此方法观察心肺是否异样(其实,这只是粗浅的听诊而已,很多细微的异样根本不可能听得出来)。当时的医生都是隔着一条毛巾用耳朵直接贴在病人身体的适当的部位来诊断疾病。这种方法延续了数千年。

医生为什么要隔着一条毛巾?是因为不好直接冒犯病人,还是医生认为不卫生呢?因为我们都知道,医生的耳朵越是贴近病人的皮肤,那么听到的声音越是清晰。这里就不纠结为什么要隔着毛巾了吧。

直到19世纪,医生们仍然用此方法来为病人诊断。

拉耐克发明的听诊器

目录

听诊器的发明

1816年的某一天,一辆来得很急忙的马车在法国巴黎的一所豪华府邸门前停下,车上走下了注明医生拉耐克,他被请来给这家的贵族小姐看病。面容憔悴的小姐,坐在长靠椅上,紧皱着眉头,手捂着胸口,看起来病的不轻。等小姐捂着胸口诉说万痛苦的病情后,拉耐克医生怀疑她患了心脏病。

很明显,年轻小姐、胸口不舒服,面容憔悴,一般认为都是心脏病,或者是先天性心脏病、或者说心肌炎等等。

若要使得诊断正确,最好是听听心音,也就是隔着一条毛巾用耳朵直接贴在病人的心脏的位置来诊断疾病,而这种方法明显不适于年轻的贵族小姐,因为这显得不礼貌,唐突,试想一下,一个男医生用耳朵贴近一个年轻贵族小姐的胸口.......这是让人尚无法接受的。拉耐克医生在客厅一边寻思,能不能用新的方法呢?

想来想去,拉耐克医生的脑海突然浮现出几天前见到的一件事。那是在巴黎的一条街道上,几个孩子在木料堆上玩儿。其中有个孩子用一颗大钉敲击一根木料的一端,他叫其他孩子用耳朵贴在木料的另一端听那有趣的声音。拉耐克医生路过这里,兴致勃勃地走过去问:孩子们,让我也来听听这声音好吗?孩子们愉快地答应了。他把耳朵贴着木料的一端,认真地听孩子们用铁钉敲击木料的声音。“听到了吗?先生。”“听到了,听到了”拉耐克兴奋地回答。

拉耐克听诊器分解图

想起这件事,正在为贵族小姐诊病的拉耐克医生灵机一动,马上找来一张厚纸,将纸紧紧地卷成一个圆筒,一头按在小姐心脏的部位,一头贴在自己的耳朵上。果然,小姐心脏跳动的声音连其中轻微的杂音都被听得一清二楚。他高兴极了,告诉小姐的病情已经确诊,并且一会儿可以开好药方。

拉耐克医生回到家后,马上找人专门制作了一根空心木管,长30cm,口径0.5cm,为了携带方便,从中剖分为两段,有螺纹可以旋转连接,拉耐克将其命名为听诊器。

为了倾听效果更好,拉耐克经过了多次试验,试用力金属、纸、木等材料、长短、形状不同的棒或筒,拉耐克最后改进制成了长约30cm,中空、两端各有一个喇叭型的木质听筒。由于听诊器的发明,使得拉耐克能诊断出许多不同的胸腔疾病,他也被后人尊称为胸腔医学之父。

听诊器的改良

卡门改良的听诊器

1840年,英国医师乔治卡门改良了拉耐克设计的单耳听筒。卡门认为,双耳能更准确地诊断。他发明的听诊器是将两个耳栓用两条可弯曲的橡皮管连接到可与身体接触的听筒上,听筒是一条空镜状的圆锥。卡门的听诊器,有助于医师听诊静脉、动脉、心、肺、肠内部的声音,甚至可与听到母体内胎儿的心音。

1937年,凯尔再次改良卡门的听诊器,增加了第二个可与身体接触的听筒,可产生立体音响的效果,称为复式听诊器,它能更准确地找出病人的病灶所在。可惜凯尔的改良品未被广泛采用。近年来又有电子听诊器的问世,它能放大声音,并能使一组医师同时听到被诊断者体内的声音,还能记录心脏杂音,与正常的心音比较。虽然新型听诊器不断问世,但是医师们普遍爱用的仍然是由拉耐克设计的,经卡门改良的旧型听诊器。

听诊器的评价

国外医生很注重自己个人形象,对听诊器更不用说!国外医生多把名字喷在管子上。或者刻在胸件上,激光雕蚀,通常要另外破费十多美元。可见大家对听诊器的喜爱。可是随着科技手段越来发达,检查手段越来越多花样,很多内科医生的听诊功夫已经颓废了,更别说外科医生。有人这样评价听诊器:心脏听诊确实是个难啃的大香骨头。啃透了,高手一个,啃不透,还需努力。我院因故经常请我市有名的彩超大家来会诊,听着那美仑美幻的禅语,虽然不明白深意,却羡慕的流涎不已。现在随着心脏彩超的广泛普及和水平的越来越高,心脏听诊这个独门绝技大有冷落之势,其实听诊的一些东东也是心脏彩超所不能看到的。呵呵,说这些都是感叹一下对心脏听诊这个绝世神功的向往啊。

听诊器是医生的“体表标志”,心脏听诊更是心血管专科医生的看家本领。胡大一教授在一篇文章中呼吁基层医师要做好三件事:心肺复苏心电图心脏听诊

让我们听听医生们的评价:

(1)记得前一段时间,曾接诊一位发热待查的患者,其家属以为是普通的上感,要求在门诊输液治疗。我当时进行了详细的心音听诊,发现患者存在主动脉瓣杂音--可能是主动脉瓣关闭不全,苦口婆心劝说患者住院治疗。后来患者进一步完善心超检查,最终明确为亚急性感染性心内膜炎。通过此次接诊,我更加意识到心脏听诊的重要性。也愿我们在查体中做的更好更细致,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误诊误治。

(2)有一次跟导师出门诊,碰到一个年轻女性,17岁,主诉血压升高来诊,老师就先让我给量个血压,我给量的是右胳膊的血压,血压是180/90mmHg,听心脏未闻及明显杂音,老师听完我的汇报后,让患者上床,听了听心脏,又听了听颈部血管及腹部血管后,对我说你再听听吧,一听,左侧颈部血管可闻及4/6级杂音,左肾动脉听诊区亦可闻及3/6级杂音。。。。后来收入院查,左肾动脉狭窄,左侧锁骨下动脉、颈动脉狭窄,狭窄程度记不清楚了。考虑大动脉炎。后补量左侧血压,几乎测不出来。以后我接诊病人就常规量两侧血压,听诊时也会特别注意血管杂音了。

(3)某26岁女性,诉自幼活动耐力就较其他同龄人差,近10年来开始出现活动时心悸、气短症状。查体见口唇紫绀,有杵状指,胸骨左缘第2肋间可闻及机械样杂音,似为连续性双期杂音,但舒张期杂音不明显。当时,主任就考虑到先心病,但反复做了两次彩超,均告之未见无先心病征象。最后,无奈之下,主任让其自费到他院做了彩超,示动脉导管未闭,已有严重肺高压,右向左分流了,所以舒张期成分明显减轻,不是太典型的连续性杂音了。

类似的例子不计其数。只能告诉我们,无论科技如何发达,听诊器永远是医生们的必备武器。

参看

参考文献

关于“听诊器,1816年”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