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水道:前列腺增生症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本文作者:新浪微博@成都下水道,成都某三甲医院的一位率性、真诚、懒惰而痞气的泌尿外科医生

前列腺增生症

目录

发现老爸前列腺增生症

2006年正月初五,一大早我从成都出发,驱车300公里回老家为老爸过生日。

老爸曾经是中学校长,60岁退休,性格固执,和他固执的性格相得益彰的是,他对已经成年的子女也喜欢颐指气使。譬如对我,工作态度、生活方式,都会事无巨细地进行干涉,每年,我们至少会有一次激烈的争吵。

争吵影响感情,与老爸单独相处,情形如同一句歌词:一对沉默寡言人。

三个多小时的舟车劳顿,顺利到家,与父母简单寒暄了几句,准备出门去酒楼吃饭,妈妈悄悄把我拉到旁边:对爸爸好一点。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落在老爸的身上,他的头发完全花白了。

70年,苍痍岁月已经坐成了宁静淡泊,刹那间我的心在隐隐作痛,我笑着对老爸嘀咕:我帮你梳头。

用一把断齿的小木梳,我小心翼翼地帮老爸梳理头发,不允许有一丝凌乱散落下来遮住他那双依然睿智的双眼。

头发梳完了,老爸说:“我再去上趟卫生间。”

妈妈对着我抱怨:“不晓得怎么回事,你爸爸最近一年多老是想屙尿,每天晚上起夜5、6次,搞得我都睡不好。”

我的脑海里飞快的拂过一个疾病名词:前列腺增生症。

我询问从卫生间里出来的老爸:“除了尿频、起夜,还有啥子不舒服?”

老爸似乎很无所谓:“没有关系,屙尿有点费力,在卫生间多花点时间而已。”

我斩钉截铁的告诉老爸:“你不是寒碜专门修理下水道的你的儿子么,这是我管辖的专业,是病,得治,生日宴结束后我带你去县医院看看,必须的。”

老爸笑意盈盈:“那就去吧。”

生日宴很温馨,思维有点遗憾的是,家里人除了我以外,都不喝酒。

老爸善解人意:“儿子,我陪你喝一点。”

老爸很精神,如一抹翠绿,从陈年旧月绿到2006年的新春料峭。但生日宴的两小时里,老爸又去了两次卫生间。

生日宴结束,我带老爸去了县医院。

首次药物治疗

春节期间的县医院门诊部没有几个病人,也没有泌尿外科专科门诊,我挂了一个普通外科号,接诊的是一位年轻医生,我自我介绍:“我也是医生,想为我爸做一些检查。”

年轻医生很客气:“老师,你亲自为老人家看吧。”

得先作指检吧,我突然觉得好尴尬,叫老爸脱了裤子,我戴上指套,从肛门里面伸进去,估计他不会同意。

果然他不同意,甚至有些愤怒:“你对我做这个检查,成何体统?”

只好去做了一个泌尿系彩超检查,彩超结果提示:前列腺增生症前列腺中叶向膀胱内突出。

得到比较明确的诊断结果之后,我到大街上的药房买了必须用到的药,与老爸一起回家,在客厅里铺开一张白纸,一边绘图一边讲解,图文并茂的为老爸科普前列腺增生症的基本知识。

前列腺增生症是老年男性最常见的疾病,发病的具体机制不是很明确,就一个特定的器官而言,细胞的数目及器官的体积取决于细胞增生与细胞死亡之间的平衡,器官体积的增大不仅仅是因为细胞增生的增加,也可能是细胞死亡的减少,有点像解放战争时的共产党的解放军与国民党的国军,解放军势如破竹,国军节节败退,国军拉壮丁也弥补不了日益减退的兵力,于是解放军就增生了。

当然,这个疾病也与雄激素雌激素的相互作用有关。

老爸抬起头问我:“有没有办法预防呢?”

我开始插科打诨:“当然可以,泌尿外科专家曾经对清朝的太监老人作了一个调查,发现他们的前列腺几乎完全不能触及,所以青春期前被阉割是不会前列腺增生的,但老爸你早早去把那玩意切除了,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老爸被我逗得哈哈大笑:“是不是你以后也要前列腺增生呢?”

我很坚决:“你的遗传基因决定了,那是肯定的!”

67岁的舅舅也饶有兴趣的在旁边倾听,舅舅说他两年前住院时就发现前列腺增生,但没有任何症状。

我对舅舅解释:“前列腺增生症是一种进行性的良性增生过程,症状因人而异,只有少数前列腺增生病人出现尿潴留肾功能不全膀胱结石等并发症,你属于大多数,现在不需要特殊处理,观察等待是最合适的方式,老爸运气不好,都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了,必须用药物控制。”

老爸使用的药物是保列治非那雄胺)5mg,每天一粒,及哈乐盐酸坦索罗辛)0.2mg,每晚睡前服用一粒。联合治疗在减低前列腺增生临床进展风险方面优于任何一种单独药物治疗,可以减低病人急性尿潴留及需要手术切除前列腺的可能。

真的是立竿见影,翌日老爸兴高采烈的告诉我,尿线比以前粗一些了,起夜次数从5-6次减低到3次。

从此,保列治及哈乐成了老爸床头柜的必备药品。

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

准备手术

起初三年,老爸的症状改善良好,到了2009年,他的症状突然出现了反复,药物治疗基本无效,排尿变得淋漓不尽,起夜更加频繁,差不多每小时都要起来一次。

老爸把他在县医院的检查结果发给我了,前列腺增生症、残余尿大于50ml、左肾轻度积水。麻烦啊,前列腺比三年前更大。

我在电话里仔细询问老爸近三年的治疗经过,问他有没有停过保列治哈乐,他一直否认,我反复诱导,他总算承认了,已经停用保列治一年了,他研究了保列治的说明书,副作用太大。

我穷追不舍:“什么副作用啊?”

我听得出老爸在电话里的无奈,隐晦的问:“是不是那个不行了?”

那个,指的是性功能,服用保列治的病人有8.1%出现阳痿,6.4%出现性欲减退,估计把性功能障碍完全归咎于保列治了。

老爸色厉内荏的呵斥我:“你狗日的小声点嘛。”

其实长期服用保列治的前列腺增生症病人,半年后可以缩小前列腺体积20-30%,停药后,前列腺迅速恢复到服药前的水平,然后前列腺又开始逐渐增大。

我与科室的同事商量,大家的意见一致,为老爸行微创手术,即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

前列腺的手术指征是,1:反复尿潴留(至少在一次拔出尿管后不能排尿或两次尿潴留);2:残余尿大于50ml;3:反复血尿及泌尿道感染;4:继发膀胱结石及上尿路积水。符合其中任何一条都应该建议手术治疗。

老爸忧心忡忡:“真要做手术啊?”

我的态度很坚决:“是生活质量重要还是那个重要?”。

老爸还是有两刷子的:“那个也是生活质量的一部分。”

几次与老爸交流的结果,他同意手术治疗,但提出的附加条件让我很难办,他不能来成都,因为县医院有微创手术的技术水平,县社保局拒绝为老爸出具异地就医的证明。

老一辈都很节约,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话,我信誓旦旦的承诺负担他的全部医疗费用,他倒是劈头盖脸对我一顿痛骂:“你龟儿子就是大手大脚搞惯了,败家子。”

怎么办?我与科室即将退休的闫老师商量,我与闫老师一起回我的老家,由闫老师操刀,为我老爸施行手术。

赶紧与县医院的泌尿外科主任联系,主任说他们的机器是国产沈大的普通电切机,硬件及软件指标都远远逊色于我所在的医院。

老闫虽然大我近20岁,却是我的忘年之交,再过半年就要退休了,我曾经数次向科室建议,在泌尿外科医生办公室设一块“阎教授退休倒计时牌”,每天上班都可以看到譬如“离闫教授正式下课还有199天”的字样,于是大家倍加珍惜与老老师相处的日子,至少以后出去吃饭,不会再喊闫老师买单了。

闫老师提议,去医院手术室贿赂器械组护士,周末将奥林巴斯等离子双极电切机偷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去把我老爸的手术做了,机器及时送回手术室,即使东窗事发,他来承担责任,反正都要退休了,受个处分,无所谓。

再次选择药物治疗

一切准备就绪,老爸突然反悔了:“我重新严格口服保列治哈乐,实在不行再做手术。”

我了解老爸的固执,越是兴师动众,越会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他坚持服药两个月后,症状总算得到了控制,残余尿20ml、左肾积水消失,老爸的治疗过程给了我启迪,非到万不得已时,前列腺增生症的病人还是选择药物治疗为佳。

教授的前列腺增生症

十年前,理工大学的赵教授因为前列腺增生症住进了我的病床。

赵教授前后出现了十几次急性尿潴留,每次必须通过导尿来解决排尿问题,最近一次,安置导尿管,口服保列治及哈乐5天后拔管,上午拔管下午再次出现急性尿潴留,导尿管又重新安上了。

手术成为一种必须。

麻烦的是,除了前列腺增生以外,赵教授合并严重的冠心病慢支肺气肿,为了安全,我建议教授行耻骨上膀胱造瘘,教授拒绝,他希望生命的倒计时阶段继续鸿轩凤翥,腰间随时吊一个尿袋子实在有碍儒雅形象,他叫上他的三个子女,很庄重的签了一份契约,大意是无论经尿道前列腺电切的术中、术后出现任何问题,均应对我心存感激,绝不能找我麻烦。

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TURP)已经成为前列腺增生症手术的金标准,TURP对患者手术打击小、术后病人恢复快且具有“微创”特点,是前列腺增生症的首选术式。

将电切镜置人膀胱,然后顺序切除前列腺各叶,优点像刨萝卜丝,一丝一丝的刨下,萝卜就逐渐表小了,不同之处在于,切除前列腺是从萝卜中心开始的反向刨,有经验的泌尿外科医生几乎能够切除前列腺的所有腺体组织直到前列腺包膜,被压迫变狭窄的前列腺尿道部术后变宽敞了,排尿不再困难了,效果立竿见影。

我忐忑不安的上台,电切镜置入之后,发现赵教授的前列腺比彩超提示的更大,尿道前列腺部被拉得太长了,我根本不能在1个小时之内完成手术,2~3个小时的手术,教授的身体绝对承受不起,当机立断的改为开放手术,耻骨上经膀胱前列腺切除术,45分钟搞定。

耻骨上经膀胱前列腺切除术是TURP广泛开展以前最常用的开放性手术方式,需要经下腹部切开膀胱,用手剜除前列腺,创伤较大,两害相权取其轻,综合赵教授的特殊情况,我不得已而为之。

手术后的赵教授恢复顺利,三年后赵教授因为心衰去世了,他的子女办完丧事后的第二天来医院找到我,执意送我一瓶珍藏了20年的五粮液,这是教授弥留之际的嘱托,感谢下医生,让他有尊严的死去。

参看

关于“下水道:前列腺增生症”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