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甲乙经/卷六/四时贼风邪气大论第五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针灸甲乙经》 >> 卷六 >> 四时贼风邪气大论第五
针灸甲乙经

针灸甲乙经目录

黄帝问曰∶有人于此,并行并立,其年之长少等也,衣之浓薄均也,卒然遇烈风疾雨,或病或不病或皆死,其故何也?岐伯对曰∶春温风,夏阳风,秋凉风,冬寒风。凡此四时之风者,其所病各不同形。黄色薄皮弱肉者,不胜春之虚风;白色薄皮弱肉者,不胜夏之虚风;表色薄皮弱肉者,不胜秋之虚风;赤色薄皮弱肉者,不胜冬之虚风;曰∶黑色不病乎?


曰∶黑色而皮浓肉坚,固不能伤于四时之风。其皮薄而肉不坚,色不一者,长夏至而有虚风者病矣。其皮浓而肌肉坚者,长夏至而有虚风者不病矣。其皮浓而肌肉坚者,必重感于寒,内外皆然,乃病也。曰∶贼风邪气之伤人也,令人病焉。今有不离屏蔽,不出室之中,卒然而病者,其故何也?曰∶此皆尝有所伤于湿气,藏于血脉之中,分肉之间,久留而不去。


若有所坠堕,恶血在内而不去。卒然喜怒不节,饮食不适,寒温不时,腠理闭不通(《素》下有其开二字),而适遇风寒,则血气凝结,与故邪相袭,则为寒痹。其有热则汗出,汗出则受风,虽不遇贼风邪气,必有因加而发矣。曰∶夫子之所言皆病患所自知也,其无遇邪风,又无怵惕之志,卒然而病,其故何也?唯有因鬼神之事乎?曰∶此亦有故邪留而未发也。因而志有所恶,及有所慕,血气内乱,两气相搏,其所从来者微,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故似鬼神。曰∶其有祝由而已者,其故何也?曰∶先巫者,因知百病之胜,先知百病之所从者,可祝由而已也。



32 阴阳清浊顺治逆乱大论第四 | 内外形诊老壮肥瘦病旦慧夜甚大论第六 32
关于“针灸甲乙经/卷六/四时贼风邪气大论第五”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