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甲乙经/卷八/水肤胀鼓胀肠覃石瘕第四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针灸甲乙经》 >> 卷八 >> 水肤胀鼓胀肠覃石瘕第四
针灸甲乙经

针灸甲乙经目录

黄帝问曰∶水与肤胀、鼓胀、肠覃、石瘕,何以别之?岐伯对曰∶水之始起也,目窠上微肿,如新卧起之状,颈脉动,时咳,阴股间寒,足胫肿,腹乃大。其水已成也,以手按其腹,随手而起,如裹水之状,此其候也。肤胀者,寒气客于皮肤之间,壳壳然不坚,腹大,身尽肿,皮肤浓,按其腹,腹陷而不起,腹色不变,此其候也。鼓胀者,腹身皆肿大如肤胀等,其色苍黄,腹筋(一本作脉)起,此其候也。肠覃者,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搏,正气不得营,因有所系,瘕而内着,恶气乃起,息肉乃生。其始生也,大如鸡卵,稍以益大。至其成也,如杯子状,久者离岁月,按之则坚,推之则移,月事时下,此其候也。石瘕者,生于胞中,寒气客于子门,子门闭塞,气不通,恶血当泻不泻,血 乃留止,日以益大,状如杯子,月事不以时下,皆生于女子,可导而下之。曰∶肤胀鼓胀可刺耶?曰∶先刺其腹之血络,后调其经,亦刺去其血脉。曰∶有病心腹满,旦食则不能暮食,此为何病?


曰∶此名为鼓胀,治之以鸡矢醴,一剂知,二剂已。曰∶其时有复发者何也?曰∶此食饮不节。故时有病也。虽然其病且已,因当风气聚于腹也。风水肤胀为五十九刺(《灵枢》作五十七刺),取皮肤之血者,尽取之。徒水,先取环谷下三寸,以 针刺之而藏之,引而内之,入而复出,以尽其水,必坚束之,束缓则烦闷,束急则安静。间日一刺之,水尽乃止。饮则闭药,方刺之时徒饮之,方饮无食,方食无饮,无食他食,百三十五日。


水肿,人中尽满,唇反者死,水沟主之。水肿大脐平,灸脐中,无理不治。水肿,水气行皮中,阴交主之。水肿腹大,水胀,水气行皮中,石门主之。石水痛引胁下胀,头眩痛,身尽热,关元主之。振寒大腹石水,四满主之。石水,刺气冲,石水,章门然谷主之。石水,天泉主之。腹中气盛,腹胀逆(《千金》作水胀逆),不得卧,阴陵泉主之。水中留饮,胸胁支满,刺陷谷出血,立已。水肿胀皮肿,三里主之。胞中有大疝瘕积聚,与阴相引而痛,苦涌泄上下出,补尺泽太溪,手阳明寸口皆补之。



32 五脏六腑胀第三 | 肾风发风水面肿第五 32
关于“针灸甲乙经/卷八/水肤胀鼓胀肠覃石瘕第四”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