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甲乙经/卷一/精神五脏论第一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针灸甲乙经》 >> 卷一 >> 精神五脏论第一
针灸甲乙经

针灸甲乙经目录

黄帝问曰∶凡刺之法,必先本于神。血脉营气精神,此五脏之所藏也。何谓德、气、生、精、神、魂、魄、心、意、志、思、智、虑,请问其故?岐伯对曰∶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也。故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谓之魂,并精出入谓之魄,可以任物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有所存谓之志,因志存变谓之思,因思远慕谓之虑,因虑处物谓之智。故智以养生也,必顺四时而适寒暑,和喜怒而安居处,节阴阳而调刚柔;如是则邪僻不生,长生久视。是故怵惕思虑者则神伤,神伤则恐惧流淫而不正;因悲哀动中者,则竭绝而失生;喜乐者,神惮散而不藏;愁忧者,气闭塞而不行;盛怒者,迷惑而不治;恐惧者,荡惮而不收(《太素》不收作失守)。


素问》曰∶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食而气逆,故气上。喜则气和志达,营卫通利,故气缓。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两焦不通,营卫不散,热气在中,故气消。恐则神却,却则上焦闭,闭则气还,还则下焦胀,故气不行。热则腠理开,营卫通,汗大泄,惊则心无所倚,神无所归,虑无所定,故气乱。劳则喘且汗出,内外皆越,故气耗。思则心有所伤,神有所止,气流而不行,故气结。(以上言九气,其义小异大同。)


肝藏血,血舍魂;在气为语,在液为泪。肝气虚则恐,实则怒。《素问》曰∶人卧血归于肝,肝受血而能视,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


心藏脉,脉舍神;在气为吞,在液为汗。心气虚则悲忧,实则笑不休。


脾藏营,营舍意;在气为噫,在液为涎。脾气虚则四肢不用,五脏不安;实则腹胀,泾溲不利。(噫音作嗳。)


肺藏气,气舍魄;在气为咳,在液为涕。肺气虚则鼻息不利少气,实则喘喝胸凭(《九墟》作盈)仰息。


肾藏精,精舍气;在气为欠,在液为唾。肾气虚则厥,实则胀,五脏不安。必审察五脏之病形,以知其气之虚实而谨调之。


肝气悲哀动中则伤魂,魂伤则狂妄,其精不守(一本作不精,不精则不正当)。令人阴缩而筋挛,两胁肋骨不举,毛悴色夭,死于秋。《素问》曰∶肝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志为怒,怒伤肝。《九卷》及《素问》又曰∶精气并于肝则忧。解曰∶肝虚则恐,实则怒,怒而不已,亦生忧矣。肝之与肾,脾之与肺,互相成也。脾者土也,四脏皆受成焉。故恐发于肝而成于肾;爱发于脾,而成于肝。肝合胆,胆者中精之府也。肾藏精,故恐同其怒,怒同其恐,一过其节,则二脏俱伤,经言若错,其归一也。


心,怵惕思虑则伤神,神伤则恐惧自失,破 (音窘)脱肉,毛悴色夭,死于冬。《素问》曰∶心在声为笑,在变动为忧,在志为喜,喜伤心。《九卷》及《素问》又曰∶精气并于心则喜,或言∶心与肺脾二经有错,何谓也?解曰∶心虚则悲,悲则忧;心实则笑,笑则喜。心之与肺,脾之与心,亦互相成也。故喜发于心而成于肺,思发于脾而成于心,一过其节,则二脏俱伤。此经互言其义耳,非有错也。(又杨上善云∶心之忧在心变动,肺之忧在肺之志。是则肺主于秋,忧为正也;心主于忧,变而生忧也)


脾,愁忧不解则伤意,意伤则闷乱,四肢不举,毛悴色夭,死于春。《素问》曰∶脾在声为歌,在变动为哕,在志为思,思伤脾。《九卷》及《素问》又曰∶精气并于脾则饥(一作畏。)


肺喜乐,乐极则伤魄,魄伤则狂,狂者意不存,其人皮革焦,毛悴色夭,死于夏。《素问》曰∶肺在声为哭,在变动为咳,在志为忧,忧伤肺。《九卷》及《素问》又曰∶精气并于肺则悲。


肾,盛怒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喜忘其前言,腰脊不可俯仰,毛悴色夭,死于季夏。《素问》曰;肾在声为呻,在变动为栗,在志为怒,怒伤肾。《九卷》及《素问》又曰∶精气并于肾则恐,故恐惧而不改(一作解)则伤精,精伤则骨酸痿厥,精时自下。是故五脏主藏精者也,不可伤;伤则失守阴虚,阴虚则无气,无气则死矣。是故用针者,观察病患之态,以知精神魂魄之存亡得失之意。五者已伤,针不可以治也。



32 卷一 | 五脏变第二 32
关于“针灸甲乙经/卷一/精神五脏论第一”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