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动心理学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hormic psychology

英国心理学家W.麦独孤所创建的一种心理学理论体系。麦独孤认为心理学应是研究行为的实证科学,但他对行为的见解与J.B.华生是对立的。他认为行为不是反射弧的纯物理过程,行为产生于身心交互作用,是一种心物过程,包括心理和物理的二重变化;只有从知、情、意3个面才能对它做充分的描述,因为每种行为都含有对某事物的知,对此事物的情,和趋向或躲避此事物的意。故行为总是具有一定的非决定性和自由性。他认为策动和维持行为的动力是遗传的本能。本能是行为的非理性的策动力,而由本能所策动的行为都在于奋力达到一定的目的。因此,他的这种心理学理论体系被称为目的心理学或策动心理学

策动心理学是英国心理学家麦独孤所创建的一种心理学理论体系。远在1905年,他就先于行为主义者首倡心理学应是研究“行为”的实证科学 ,但他对行为的见解是与华生等人对立的。

麦独孤认为行为并不等同于机械反射,更不能把行为归结为由感官刺激所引起的反射弧的纯物理过程。行为产生于身心交互作用,是—种心物过程,包括心理和物理的二重变化;只有从知、情、意三个面才能对它做充分的描述,因为每种行为都含有对某事物的知,对此事物的情,和趋向或躲避此事物的意。行为总是具有一定的非决定性和自由性。

麦独孤坚决反对机械的决定论。他认为策动和维持行为的动力是遗传的本能。他所谓的本能,是在长期进化过程中由自然选择所提供的一种遗传的心-物倾向。这种倾向决定他的所有者去感知和注意一定的对象,体验一定的情绪,进行一定的动作,或者至少会体验到进行这种动作的冲动。

本能是行为的非理性的策动力。本能都具有目的性,因而由本能所策动的行为都在于奋力达到一定的目的。因此,他的这种心理学理论系统最初就名之为“目的心理学”。

他为了区别他所谓的行为和机械反射,曾为行为提出七个标志:活动的自发性;活动的坚持性(刺激消失,活动仍可进行);活动方向的变异性;情境产生改变,运动即行停止;对出现新情境的准备性;由于反复,行为效果会有所改进;机体反应的整体性(趋向目的)。由于机械反射缺乏这些标志,故被排斥于行为主外。后来,他为了和行为主义者彻底划清界限,于1923年在《心理学大纲》中,又把心理学说为“人心的科学”。

1908年,麦独孤在《社会心理学导论》一书中,创建了一套以遗传本能和相应的情绪以及后天所形成的情操为基础的人类社会行为的学说。他认为本能是一切社会行为的基础。每种本能都有相应的情绪伴随,例如,逃走本能一恐惧情绪;好奇本能—惊异情绪等。所以情绪也是先天性的。若干先天的情绪在后天以一定的对象为中心结合而为情操。如爱国主义情操就是惧(国难时)、怒(受侵时)、爱及自负等情绪在后天以祖国为中心结合而成的一种情操。

麦独孤认为情操的形成和发展对个人、对社会都极为重要。缺乏情操,个人的情绪生活就会完全陷于混乱,而人们的社会关系和社会行为也将因此而陷于混乱,成为不稳定的和难以预料的,因为情操的形成和发展实质上是人的情的生活和意的生活的组织化。人对情绪冲动的意志控制,对价值、功勋等的判断,社会道德原则的建立和维持都是以情操为根据的。

麦独孤在他的变态心理学理论体系中也同样贯穿着他的这些基本理论观点。他认为人实际上是一种有目的的自律机器。当环境变化要求调整,而这种调整却超过这个有机体的自律调整能力时,功能错乱就会发生。他认为人类的每种本能倾向似乎都在力争自身的最大发展。当任何一种本能倾向变得强烈到难以控制在适当限度内时,心理功能就必然会发生错乱。一切本能倾向都是有目的的,所以在一切引起错乱的矛盾中也必然存在目的的矛盾。

1930年,麦独孤在为美国心理学家默奇森主编的《1930年各派心理学》所撰写的论文中,正式将原来的,“目的心理学”改称“策动心理学”。他声称他今后更为困难的任务是要为用“策动的”这一形容词所表明的,更加激进得多的目的心理学进行辩护。这种心理学要求独立自主,不受物理科学现行各种原理的约束。它断言趋向目标的奋斗是心理学的一个基本范畴,是一种不能机械地加以解释或分解为机械序列的过程类型。

麦独孤认为科学的未来发展会决定究竟物理科学是否也需要采用物理事件的“策动的”解释,最终我们的自然科学也会是两种:机械主义的和目的论的。麦独孤早就认为机器之类的物品都是被安排好以实现一定的目的的,否则就不能说机器发生错乱。

麦独孤的心理学理论在强调行为的趋向性和动机作用等等方面起过积极的作用。但他的策动心理学实质上已从原来的目的心理学演变为一种泛目的论的 、唯心主义哲学了。

关于“策动心理学”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