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知古今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黄帝内经太素》 >> 卷第十九设方 >> 知古今
黄帝内经太素

黄帝内经太素目录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四第十四《汤液醪醴论篇》。

黄帝问于岐伯曰:为五谷汤液及醪醴奈何?

醪,汁泽①酒。醴,宿酒也。此并拟以去病,为之奈何也?

平按:《素问》无“岐伯曰”三字。

①“泽”,人卫本注曰:疑滓之误,《说文》:醪,汁滓酒也。

岐伯对曰: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坚。曰:此得之天之和,高下之宜,故能至完;伐取得时,故能至坚。

稻米得天之和气,又高下得所,故完。稻薪收伐得时,所以坚实,用饮以为醪醴,可以疗病者也。

平按:“曰:此得”上,《素问》有“帝曰:何以然?岐伯”七字。“之天之和”《素问》作“天地之和”;“至坚”下有“也”字。

黄帝问于岐伯曰:上古圣人作汤液醪醴,为而不用,何也?曰:上古圣人作为汤液醪醴者,以为备耳。夫上古作汤液,故为而弗服。

伏羲以上,名曰上古;伏羲以下,名曰中古;黄帝之时,称曰当今。上古之时,呼吸与四时合气,不为②嗜欲乱神,不为忧患伤性,精神不越,志意不散,营卫行通,腠理致密,神清性明,邪气不入,虽作汤液醪醴,以为备拟,不为服用者也。

平按:“黄帝问于岐伯曰”《素问》作“帝曰”;“何也”下,《素问》有“岐伯”二字;“上古”作“自古”;“作为”作“之作”。

②“为”萧本原作“违”。今据仁和寺本改。

中古之世,德稍衰也,邪气时至,服之万全。

上古行于道德,建德既衰,下至伏羲,故曰稍衰也。帝王德衰,不能以神化物,使疵疠不起,嗜欲情生,腠理开发,邪气因入,以其病微,故服汤液醪醴。稍衰而犹纯,故因汤液而万病万全。

曰:今之世不必已,何也?

不定皆全,故曰不必已也。

平按:《素问》“曰”上有“帝”字。

曰:当今之世,必齐毒药攻其中,鑱石针艾治其外,形弊血尽而功不立者,何也?

广前问意。问意曰:良药可以养性,毒药以疗病。黄帝不能致德,邪气入深,百姓疾甚,尽齐毒药以攻其内,鑱石针艾以疗其外,外则形弊,内则血气尽,而形不愈,其意何也。

平按:《素问》“曰”上有“岐伯”二字;“外”下有“也”字,及“帝曰”二字。

曰:神不使。何谓神不使?

人之神明有守,以营于身,即为有使也。

平按:“曰”上,《素问》有“岐伯”二字;“何谓”上有“帝曰”二字。

曰:针石者,道也。精神越,志意散,故病不可愈也。

针石道者,行针石者须有道也。有道者神不驰越,志不异求,意不妄思,神清内使,虽有邪客,服之汤液醪醴万全也。

平按:《素问》“曰”上有“岐伯”二字;“越”作“不进”;“散”作“不治”。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云:精神进,志意定,故病可愈。《太素》云:精神越,志意散,故病不可愈。”与此正同。

今精坏神去,营卫不可复收,

今时五脏精坏,五神又去,营卫之气去而不还,故病不愈。

何者?嗜欲无穷而忧患不止,故精气施坏,营涩卫除,故神去之,而病之所以不愈也。

以下释前精坏神去、营卫不行所由也。一则纵耳目于声色,乐而不穷;二则招忧患于悲怨,苦而不休。天之道也,乐将未毕,哀已继之。故精气施坏,营涩卫除,神明去身,所以虽疗不愈也。故无恒愚品,不可为医作巫,斯之谓也。

平按:“视”《素问》作“嗜”。“施”《素问》作“弛”。“营涩”《素问》作“营泣”。“病”下,《素问》无“之所以”三字。

32 卷第十九设方 | 知要道 32
关于“太素/知古今”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