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真的是被诸葛亮气死的吗?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三国演义》把周瑜描写成了一个气度褊狭,忌才妒能的人物,被诸葛亮用计气死了,甚至临死还说出“既生瑜,何生亮”的话,让一代名将声誉蒙冤。

实际上周瑜是一个儒雅风流、气度轩昂,很有大将风度的人物。周瑜非常顾全大局,气量宽宏。他赢得老将程普的敬重,就是生动的例证。老将程普,不甘心为周瑜副手,故意挑刺,“数陵侮瑜”,周瑜以大局为重,不与计较,态度谦恭温和,时间一长,程普自愧不如,真心折服,对人说:“与周公瑾交,如饮美酒,不觉自醉。”两人成了好朋友。

生气,是死不了人的。但是,如果他本身就患有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的话,就完全有可能。气一上来,血压飙高,就有可能导致脑血管破裂出血(脑出血)或者心脏病发作。脑出血可大可小,但最轻微的脑出血都算是严重了,如果大量出血,可以造成猝死。这便是“被气死”的最常见的深层病因。当然,也有可能是心脏病的问题,一下子导致心律失常急性心功能衰竭,这也是几秒钟就可以死人的,尤其是在古老的世界,没有任何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

那让我们来看看周瑜是怎么死的吧?纯属猜测,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周瑜

目录

周瑜不是被气死的

但是周瑜之死,与诸葛亮的确有些瓜葛。两人各为其主,政治谋略水火不容。诸葛亮的隆中路线是辅佐刘备成帝业,荆州、益州是刘备的地盘。周瑜的路线是竟长江之极,要夺取荆州、益州,划江与曹操抗衡。赤壁战后,周瑜与曹仁争夺南郡,打了一年多的仗,周瑜虽然取得了胜利,确也费了很大的力气,左肋还受了箭伤(记住这个伤)。孙权拜他为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屯驻江陵。刘备在江南,刘琦死后,他称荆州牧,驻屯在公安。卧床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实在是周瑜心上的一块心病。

三国演义不过小说尔,多为不可信,如周都督之死演艺书为孔明三气而死但三国演义不过是文学作品,而此说法是罗贯中杜撰,正史载周都督乃为病死《三国志》记载周都督《是时刘璋为益州牧,外有张鲁寇侵,瑜乃诣京见权日:‘今曹操新折衄,方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连兵相事也。乞与奋威(指时任“奋威将军”的孙权堂弟孙瑜)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戚操,北方可图也。’权许之。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於巴丘病卒,时年三十六。”可见周瑜逝世前曾建议孙权抢先攻取益州(四川)并取得孙权的同意,可就在他回江陵准备发兵时,中途死于巴丘(今湖南岳阳》可见周都督绝对不是被诸葛亮气死。

可见周都督绝对不是被诸葛亮气死!

猜测周瑜死因

“三气周瑜”当然就更是毫无历史根据,周瑜最后是病逝于出征途中。

旧疮复发,是正史上唯一出现的关于周瑜死的原因。因为这之前周瑜在跟曹仁打仗的时候,左肋受箭伤。

思路大概是这样:征战途中(荒山野岭,缺医少药)+旧疮复发(急性重症感染可能)=死亡,当然也有可能是伤口中血管迸裂,造成内出血休克致死。但无论如何,周瑜的死,跟他的箭伤有莫大关联。

这是目前较为可能的死法。要知道,在青霉素发现以前,世界时不存在抗生素的,细菌感染是可以致命的,尤其是火器伤、肺炎等。古老中国很多中药都有抗菌效果,但良莠不齐,不能保障及时有效性,对一些重症感染,办法还是不多的。

尤其是战场,所以民间存在这样的说法:说士兵大多不是在战场上战死,而在战后“发高烧”而死。这个高烧,指的就是细菌感染,伤口感染没有及时有效处理,小事化大,酿成惨剧。换成是现在,一般的细菌感染是死不了人的,即使是重症感染,只要施与及时有效的抗生素治疗、对症治疗,也不至于致命。

青霉素作为第一种抗生素,它的发现是人类医药史上最重大的发现之一。众所周知,它是英国细菌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偶然发现的。我们从小就从报刊、科普读物读到了这个传奇故事:1928年9月的一天,弗莱明在一间简陋的实验室里研究一种病菌——葡萄球菌。由于培养皿的盖子没有盖好,从窗口飘落进来一颗青霉孢子落到了培养细菌用的琼脂上。弗莱明惊讶地发现,青霉孢子周围的葡萄球菌消失了。他断定青霉会产生某种对葡萄球菌有害的物质,因此发明了神奇的抗菌药物青霉素。

以后相继发现抗生素、合成抗生素,到目前,我们能够淡定地应对大多数细菌感染,但同时,细菌耐药就变得非常突出了,这种情况如果不被控制好,我们将面临无抗生素可用的尴尬境地,周瑜箭疮发作死亡的事故可重新发生。

抗生素滥用

抗生素滥用

如果从弗莱明1929年发表《论青霉菌培养物的抗菌作用》论文算起,抗生素与人类疾病的作战已历80余年。然而,当第14个世界防治结核病日(3月24日)来临之际,我们却得到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全世界每年新增将近1000万个结核病病例,每年约有300万人死于结核病;单在中国,目前就有活动性肺结核病人450万。

曾经因为抗生素的杀菌威力而一度近乎绝迹的结核病卷土重来。更要命的是,今天的结核病病菌多数是具有强耐药能力的所谓“超级细菌”,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无抗生素时代。

导致这一结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正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对抗生素的滥用,促使细菌进化至耐药;同时,曾经遥远的“超级细菌”现在已经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极度接近。

年世界防治结核病日的宣传口号仍为“我来控制结核病”。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针对这一主题切实的做法就是:从现在开始,珍惜仅存的抗生素资源,停止对抗生素的滥用。

参看

关于“周瑜真的是被诸葛亮气死的吗?”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