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的松,1948年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致读者:在阅读本科普词条时,请不忘参看词条“可的松”,将会对您的知识进一步巩固。

20世纪初,因为人类发现了细菌,所以,人类认为所有的疾病都是细菌导致的。其中,有一种疾病叫做类风湿性关节炎,得此病者关节发炎,红肿僵硬,严重的病人根本无法行走,失去活动能力,非常痛苦。到底是什么细菌导致的这种疾病呢?医学界在苦苦寻找病因,但一直没有找到导致这种疾病的致病菌。

目录

蹊跷的发现

亨奇

1928年的一天,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的药剂系系主任菲利普.亨奇接待了一位奇怪的病人。这位65岁的病人其实是该医院的医生,他告诉亨奇一件奇怪的事情:自从他得了黄疸病后,他的类风湿性关节炎症状就消失了。4个星期之后,他的黄疸病治好了,但是他的关节炎7个月后再次复发。

亨奇虽然觉得这件事很蹊跷,但他相信自己的同行,因为医生对自己病症的描述肯定比普通病人要可靠。从此他就留了个心眼,开始密切关注黄疸病和关节炎之间的关系。很快他就发现了几个类似的病人,同时他还观察到一个更离奇的现象:一旦关节炎的妇女怀孕了,她的症状便会立刻减轻很多。

种种迹象表明,对于这些病人来说,治好关节炎的不大可能是抗感染药物,而是某种与内分泌有关的物质,亨奇把它称为“X物质”(寓意未知的物质)他猜测黄疸病人的胆汁里可能含有这种神秘的X物质,而这种X物质很像某种荷尔蒙,会随着怀孕而升高。他的这个想法违反了当时医学界的共识。

哈哈,笔者在翻看这些医学史的时候,很多很多伟大的发现、发明都是违反了当时的权威!这非常有意思!

当然,因为亨奇的这个想法违反了当时的共识,所以没人相信他,他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踏上了寻找X物质的征程,一走就是20年。

20年的探索

亨奇想不出别的好办法,只好给关节炎病人服用各种可能含有X物质的东西,包括胆汁、胆汁结晶盐和肝脏提取物,他甚至把黄疸病人的血直接输给关节炎患者(自从奥地利科学家于1902年发现人类的四种血型后,输血已经变得安全了),但一直没有任何效果。

肯德尔

巧的是,亨奇有个同事当时正在研究荷尔蒙。此人名叫爱德华.肯德尔,是个化学家,曾经第一个提纯了甲状腺素。认识哼奇的时候他正在研究肾上腺,并提纯了4种肾上腺分泌的物质,分别取名为化合物A、B、E和F。他建议亨奇把这几种化合物试试,可惜当时的提纯工艺很差,很难得到足够的化合物进行临床实验。

此时“二战,爆发,美军得到消息说,德国空军正在阿根廷大量采购牛肾上腺,准备给他们的飞行员注射,以提高他们对缺氧的耐受性。据说被注射了肾上腺素的飞行员能把飞机开到1.3万米的高空而不会因缺氧而窒息。于是.美军立刻拨了大笔款项,开始研究怎样大规模提纯肾上腺素。这项实验进行了很长时间,直到1948年默克制药公司的科学家才攻克了难关,得到了几克化合物E,并辗转送到了亨奇手里。

类风湿性关节炎

1948年7月26日,亨奇把100毫克化合物E注射进一位患了严重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女病人体内,两天之后病人的症状有了明显的好转,她居然能够自己行走了,而以前她只能坐在轮椅上。后来有人指出,亨奇违反常规,用了超大剂量的化合物E,否则疗效不可能如此显著。

成功的降临

亨奇把该病人治疗前后的样子拍成电影,第二年在一个科学会议上播出,放完后全体观众起立鼓掌,大家被这一发现惊呆了。这是人类第一次用一种内源性的化学物质治好了一种不治之症(其实也不算治好,只是暂时控制了症状而已,但对于当时来讲已经非常不可思议),这预示着现代医学不但可以利用外来的杀菌剂(抗生素)来治疗疾病,还可想办法动员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

这个化合物E后来被命名为可的松。亨奇和肯德尔因为发现了可的松的疗效而于1950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创下了诺贝尔奖颁发速度最快的记录。

事实的真相

不过,亨奇并没有因此而兴高采烈.他十分清楚可的松只能减缓关节炎的症状,并不能彻底治好它。病人一旦停药症状就又回来了。不但如此,可的松还有很强的副作用,往往得不偿失。结果,还没等可的松被大规模用于临床,就被停止使用了。亨奇花费了20年心血,得到的只是一个无法人药的激紊吗?绝对不是。后来进行的一系列临床试验表明.可的松对药物过敏哮喘系统性红斑狼疮结节性多动脉炎虹膜炎等疾病有显著的疗效。对这些疾病的抬疗并不需要大剂量的可的松,而只需要局部涂抹,或者短时间用药就可以起作用,因此大大降低了可的松的副作用。

如今,可的松及其衍生物被叫做“激素’,在医疗领域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那些因此而获得好处的人都要感谢亨奇,当初正是由于他不迷信教条,相信事实,并坚持了20年,才为人类带来了一种神奇的万能药。

可的松模式图


可的松治疗疾病

目前认为,可的松已经不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关节炎的首选药物。激素虽是一个强劲的抗炎药,在结缔组织病中应用广泛,但有较多的不良反应,尤其对长期服用者。不良反应有感染、高血压高糖血症骨质疏松、撤药反跳、股骨头无菌性坏死、肥胖、精神兴奋、消化性溃疡等,临床应用时须掌握适应证和药物剂量,同时监测其不良反应。

可的松是一个“万能药”,但也应该得到正确的使用,方能造福人类,否则只会适得其反。2003年的非典疫情(严格来讲应该叫做SARS),正是使用了糖皮质激素才使得我们度过难关,但同时也留下了很多后遗症。

参看

关于“可的松,1948年”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