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阴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汉族信仰习俗。流行于四川各地。意即下到阴间与鬼魂沟通。主持者为端 公、道士、巫婆等术士。如久病不愈或诸事不顺等,便需举行此仪式,向亡灵 询部原因及解决方法。

目录

概述

下阴为占卜巫术之一。即到阴间以探地源祸根之意。凡人久病不屈病情异常,有病药效无效,家中祸不单行,经常有野物进宅,屋内时有怪声,即请苏埃下阴间查古凶,祸患根源。此处下阴概念,仍似祖源处、而非地府。询问的对象为祖宗而非地府神灵。

下阴

“下阴”就是神婆下到阴间去找你已故的家人出来问话,又或者是根据你的要求看你将来的运气和其他问题。  

过程

下阴仪式井始,巫婆掐诀祭一碗‘法水”放在桌上,拿一只香在“水”上比划,念念有词,然后喝卜“法木”三日,坐在板凳亡,头帜蒙面垂至胸前,头部格幌不止。双手连连拍膝,闹时唱高神词,大意是所有的神都请到,帮助做此这事。唱约半小时后(此地苏埃不跳,元羊皮鼓)。又自念下阴路线,路线与“指路径”卜的相同。在念的过程中.时而历声叼斥,时而双脚跺地,以示在阴间道上与挡道者相博斗。到阴间后,即向一老太婆询问,此老太婆彝语称为“刮些阿达”,意为“明祸福之老妈妈”(此或为女始祖形象之遗迹)。然后开始说:哪个祖坟有问题,哪个老人团来作祟,某个祖宗埋时棺材里或募坑内有金属(多指铁器,认为是凶物)策房屋建筑时有人使坏在大门卜暗放丁铁器,屋内某角落地下有精怪等。但是所说必须立时验认、—巴确定根源后,即约定口广再作第二次浊事——除祸祟。所以下阴只足整个除祸祟仪式的序幕。

下阴

此地十分相信巫婆之所断,如说腿上午恶疮.久小愈。巫婆下阴说他家磨架上:有个铁钉,是病源。席经取下.疮果愈。又说某妇女长期不育,请巫婆下阴。说他家坟内有—铁器,必须取出,后来果然在坟内取出来一个挂马铁环,一年后此人果生一个男孩。诸如此类的传说以与祖笼特别是近祖有关的居多,一方面说这是近视祟拜的观念,同时也说明布缉与苏埃在宗教活动卜是相辅相成的。  

舍巴日

下阴在“舍巴日”群体公祀和“还愿”、“解邪”的个体私祀中,半神半人的巫与凡夫俗子的界限分明,而在“请七姑娘”巫招中,待巫师将挑选的“凡人”施巫术“下阴”之后,这个凡人便变成了有神灵附体的神仙的替身了。她(他)的行为再不是本我的行为而是神的行为了,直到巫师使她(他)还阳又“变”成凡夫俗子为止。

天干地支

“下阴”的人选,可男可女,但二。服是老婚的姑娘,次为年轻媳妇,再次为老抠。其质性要求“骨头轻”或以L3官轻”的,即老实、憨厚、杂念不多的人。巫曰:骨头轻的容易发起,易上仙界、骨头重的则发不起来。故“下阴”又叫“发七姑娘”。

巫师“请神”毕,使人去村头土地堂燃抽香三支,然后指令“下阴”者背对神坛而坐。下阴者双眼用黑布蒙住。双脚并拢,脚尖触地,脚跟阳起。双手燃一支香抱在胸前。可见其烟多为“下阴”者吸人鼻孔,且其脚跟处还炯烧一小维棉花籽,烟雾缭绕,依稀仙境。倘若“下阴”者一被“发”起,“登入仙境”,则见其口水、眼泪流淌,格摇晃晃不能自控,似乎真人了忘我的境界。故尔巫曰2f死了娘老子的不能“发”,不然,那人在“那里”见到她(他)的娘老子,她(他)就不肯回来(还阳)了。  

下阴现场

天干地支“下阴”的过程中。巫师与“下阴”音频繁对话,诱其渐入迷境。1988年12月4日至7日采于龙山县叶家寨一堂“下阴”现场。巫师为叶成甫梯玛父子二人。叶成甫老梯玛主坛,与“下阴”者对话系其子(称“巫子”);“下阴”者一为“巫子”的远房婶辈(称婶娘),一为其远房艘辈(称二嫂)。

巫子:见没见路?二嫂。二妓:(轻声软气)见路。巫于:见路在?认神走,耀动走。(注:下阴者的“见”、“走”即所见所闻其行其走,都是其“游魂”活动,本人其实一直坐看未动。)妹娘,婶娘,见珞没见?见路?好。你要喊一下(二嫂)啦,她到没到你后头喊下子唯。婶娘:(轻声软气)有点影子。巫子:有点影子2那你稍微等下子(围观者有人曰:那快了。)巫子:好,赶到了,耐烦走。就往土地堂去。

前头有路不要怕I走到哪截了?方向搞措,往土地堂去。婶娘:(叹气)唉:巫子:要手信(礼品)带来了,钱、米都有。(焚其纸于门坎下)往前走,莫怕二婶娘:(轻声软气)哪个都不怕,来了就不怕,怕了就不来。二嫂:我俩个拢了,拢了土地堂呀5巫子:喊门好。门关看吗?关到的?三嫂:关到的。巫子:关到的,喊下97。二嫂:(轻声软气)喊在。巫于:开门g7,喊对。他到屋里,喊砂。门开没有?二嫂:没有,没有亮。(老巫师遣人去土地堂看,回说油香还燃眷。)

巫子:亮着的,礼物介起来了。婶娘:问我们要手信,让我们旁边坐个冷板凳。(巫子焚纸于门坎下)巫子:手信带来了。喊土地公呼,喊他引路,引到金堂去,土地公公见没见?二嫂:见的。[巫子对观者说,哪个去看下亮”,(土地堂)在柑子坪那儿,纸拿两张去,油香三根拿去。]巫子:莫停唯,莫转来啦,讲点好话,喊,土地公公开门,开门(轻声)多讲点好话,有事情时。婶娘:(轻声)陈师父带路。巫子:陈师父带路?(对老巫师回说:讲‘陈师父带路’。)(老巫师焚纸于祭台,双眼微闭,双唇微动,似在念咒作法。)巫子:你俩个到一路吗?列一路就走吗,他答应了就搭早,深更半夜的。婶娘:深更半夜?你讲著话,大天天亮的1(注:著话:方言。蠢话)二妓:路不好走。巫子:骑马走97。二嫂:有马骑。巫子:请一下七姐,下凡朱,她晓得,你讲的。婶娘:四奴到花楼上。二妓:四姐不答应。巫子:喊大姐功,大姐是聪明人,她是一家主。大姐引不引路?

四姐不讲话,大姐应该见乎(见看)呀。二嫂:大姐喊金玉。巫子:五姐?应该列乎。七姐夺玉莲。列花楼上。

几姊妹都到了呜?二嫂:都到了。巫子:穿的绸罗缎吗,到了花园啊。喊七姐下凡来。二嫂:看7一转。婶娘:哈哈,快看的,好乖啊,笑你们乡巴佬(屯语)七姐金童玉。三嫂:七姐七姐下红尘。要行你要早早行。莫等半夜三更深。巫子:你们要学(唱歌)求。二嫂:半夜三更露水来,打湿你七姐绣花鞋啦。巫子:好唱得好七奴聪明啊。二嫂:七蛆聪来七奴明。七姐莫列路上停,大路堂堂大路大。

上了一层有三层啦。巫子:七姐给你教(喝)的吧7二嫂:(唱)七姐聪来七姐明,她到前头把路引,那边列了绣花岭,绣花岭上闹沉沉。巫子:前头到了第三层,二嫂:(唱)第三层上闹沉沉,到了金堂不由我呀,不由我开口唱不停,是七姐教的,好巫于:三层过了到四层呀。二嫂:(唱)四层高上亮轻轻呀。又有珠子配罗裙唯。又有姑娘有男人唯。好娘:(唱)我们二人到玉层啪,越往上走越好行求。

七层上头本是好唯,七姐开口好歌音唯。巫子:云层都还没有过二婶娘:(唱)六层过了是七层啦,过了七层是入层啦,我两二人唱歌行唯。巫子:唱1二嫂:(唱)七层七层七八层唯。巫子:(唱)八层过了是九层唯,二嫂:(唱)下头看到花园了,到了九层往下行啪。婶娘:(唱)花园开花花成荫,七姐她讲莫乱行。巫子:十层十一十三层,

二人快走莫久件。婶娘:(唱)一路走来一路望唯,这里的紊致好迷人啦。凭着“下阴”者悠悠而“走”,耗时太久。过了“十二层”之后,还要出“十二门”、走“十二街”、过“十二桥”,为了加快“步伐”,便多由巫师快快地引唱而过。

关于“下阴”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