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心理卫生中心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社区心理卫生中心 源起于1963年美国甘迺迪总统促使第88届国会通过“社区心理卫生中心法案”(Community Mental Health Centers Act, Pub.L. 88-164, title II),其制定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组织架构、方案类型与人员配置等,并以联邦政府经费支持各州成立社区心理卫生中心。此法案为贫穷与受困扰的人们,开启了有别于州立医院与私人诊所的另一道协助之门,因此有关社区心理卫生之中心或实务者便应运而生,形成一个新的助人取向[1]

目录

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服务区域

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设立是被规划来服务一个可及的地域,其人口数在75,000至200,000人之间,其目的在于可管理及财务能支应。此区域内的每位民众都被列为服务对象,该中心对任何族群的服务不能有差别待遇[1]

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类型

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服务项目

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服务方案是具综合性的,其五项必要(essential)的服务,包括:[2]

  1. 住院照护(密集、长期)
  2. 门诊照护(成人、儿童、家庭)
  3. 日间短期医疗照护
  4. 24小时紧急照护
  5. 社区机构与专业人员之咨询(consultation)与教育

社区心理卫生相关专业的比较

[3]

服务区域 服务区域内有困扰的民众 服务区域内的关键人士 偏离常轨的系统 社会化与支持的系统 有困扰的个案

规划、执行与评估(方案评估)相关服务

有关服务区域内的临床服务

咨询(consultation)、训练、教育与协调

对服务区域居民与经费来源负起责信(accountability)

积极主动行销(marketing)服务;对服务使用群体负起责信

角色定义与澄清;负责专业把关(professional gatekeeper)

方案规划与发展;行政与管理;促进社区参与;评估研究;方案评估;临床服务专业化;专业人员的甄选与训练;督导

咨询(consultation)、预防教育(初级预防、心理卫生教育)、了解其他社会机构与社区资源;组织动力;心理病理;文化差异

系统分析;技术倡导;营造正向情境;组织发展;评估研究

组织再造以促进个人健康功能

系统的批评者;改变的倡导者;系统自我检视的促发者(facilitator);计画性变革策略的发展者

心理卫生的组织咨询(外部);社会改变的倡导;解决专业者与个案之间的价值差距

系统分析;方案设计;评估研究;咨询(consultation)方法;倡导策略

系统分析;组织理论;计画性变革策略;社会规划;环境评估;压力理论

个别心理衡鉴与行为改变

被动的服务模式;负责履行与个案之间的契约(contract)

个别差异;性格;心理病理学;心理衡鉴与行为改变技术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1.0 1.1 1.2 周才忠. 从城乡差异的观点,评估台湾乡村型社区心理卫生中心之服务需求:以社会指标分析、关键讯息提供者与社区居民的调查等方法研究云林县高农业人口地区为例. 国立政治大学心理学系硕士论文. 2005. 
  2. 周才忠. 台湾社区心理卫生中心初级与次级预防工作与评估之现况调查研究. 中国心理学会40届年会临床与咨商心理学组口头发表论文. 2001. 
  3. Goodstein, Leonard D.; Irwin Sandler. Using Psychology to Promote Human Welfare: A Conceptual Analysis of the Role of Community Psychology.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78, 33: 882-892. 

延伸阅读

外部连结

参考来源

关于“社区心理卫生中心”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