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热病决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黄帝内经太素》 >> 卷第二十五伤寒 >> 热病决
黄帝内经太素

黄帝内经太素目录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九第三十一《热论篇》,又见《甲乙经》卷七第一。

黄帝问于岐伯曰: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

夫伤寒者,人于冬时,温室温衣,热饮热食,腠理开发,快意受寒,腠理因闭,寒居其□□□寒极为热,三阴三阳之脉、五脏六腑受热为病,名曰热病。斯之热病,本因受寒伤多,亦为寒气所伤,得此热病,以本为名,故称此热病,伤寒类也。故曰冬伤于寒,春为温病也。其病夏至前发者名为病温,夏至后发者名为病暑也。

平按:注“腠理开发”,袁刻脱“开”字。

或愈或死,皆以病六七日间,

阴阳二经同感,三日而遍脏腑,营卫不通,复得三日,故极后三日,所以六七日间死也。

平按:《素问》“皆”以上有“其死”二字,下无“病”字。

其愈皆以十日以上何也?不知其解,愿闻其故。

其不至脏腑两感于寒者,至第七日即太阳病衰,至九日阳病衰,至十日太阴病衰,至十二日阴三阳等病皆衰,故曰其愈皆十日以上,其理未通,故请闻之也。

岐伯对①曰:巨阳者,诸阳之属也,

巨,大也。一阳为纪,少阳也;二阳为卫,阳明也;三阳为父,太阳也。故足太阳者,三阳属之,故曰诸阳之属也。

平按:《甲乙》“巨”作“太”,下同。

①“对”,萧本原无。今据仁和寺本补。

其脉连于风府,故为诸阳主气。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其两感于寒而病者,必不免于死。

足太阳脉直者,从颠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其风府在项入发际一寸,则太阳之气连风府也。诸阳者,督脉、阳维脉也。督脉,阳脉之海。阳维,维诸阳脉,总会风府,属于太阳。故足太阳脉,为诸阳主气。所以人之此脉伤于寒者,极为热病者也。先发于阳,后发于阴,虽热甚不死;阴阳两气时感者,不免死也。

黄帝曰:愿闻其状。岐伯曰:伤寒一日,巨阳受之,故头项腰脊皆痛。

寒之伤多极为热者,初病发日,必是太阳受热之为病,故曰一日太阳受之。所以一日阳明、少阳不受热者,以其太阳主热,又伤寒热加,故太阳先病也。头、项、腰、脊,并是足太阳脉所行之处,故皆痛也。

平按:《素问》作“头项痛,腰脊强”,新校正云:“《甲乙》及《太素》作头项腰脊皆痛。”今本《甲乙》作“头项腰脊背强”,注云:“《素问》无背字。”注“腰脊”,袁刻脱“脊”字。

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而鼻干,不得卧。

阳明二阳,故次受病。脾之太阴主肌,胃之阳明主肉。其脉从鼻络目内眦,下行入腹至足;手阳明下属大肠,上侠鼻孔,故病身热鼻干不得卧也。

平按:《素问》、《甲乙》“身热”下有“目疼”二字。注“至足”,“足”字或疑衍,袁刻脱。按:胃为足阳明,从头至腹走足,此“足”字当属上句,与“至”字连读,恐非衍文。

三日少阳受之,少阳主骨,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耳聋

肝足厥阴主筋,三焦手少阳与膀胱合,膀胱肾腑,表里皆主骨;足少阳起目兑眦,入络耳中,下循胸胁下至于足;手少阳偏属三焦,从耳后入耳中,故病耳聋胸胁痛也。

平按:“主骨”《素问》作“主胆”,新校正云:“全元起本胆作骨,元起注云:少阳者肝之表,肝候筋,筋会于骨,是少阳之气所营,故言主于内。《甲乙》及《太素》并作骨。”

三经皆受病而未入通于腑者,故可汗而已。

三经,三阳经也。热在三阳经中,未满三日,未至于腑,当以针药发汗而已。三经之病,三日外至腑,可以汤药泄而去。

平按:《素问》“三阳”下有“经络”二字;“而未入通于腑”作“而未入于脏”。新校正云:“全元起本脏作腑,元起注云:伤寒之病,始入于皮肤之腠理,渐胜于诸阳而未入腑,故须汗发其寒热而散之。《太素》亦作腑。”《甲乙》亦作“腑”,注云:“《素问》作脏。”

四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

一阴为独决②,厥阴也。二阴为雌,少阴也。三阴为母,太阴也。太阴为大,故先受热。太阴脉从足入腹,属脾络胃,鬲③侠咽,连舌本;手太阴起于中焦,下络大肠,故腹满嗌干也。

②“决”,人卫本注曰:《素问.阴阳类论》作“使”。

③“鬲”,人卫本注曰:此前应据本书卷八首篇补“上”。

五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肺系舌本,故口热舌干而渴。

足少阴直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循喉咙侠舌本,故口热舌干而渴也。

平按:《素问》、《甲乙》“口热”作“口燥”。

六日厥阴受病,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

足厥阴脉环阴器抵少腹,侠胃属肝络胆,故烦满囊缩也。

平按:“受病”《素问》、《甲乙》作“受之”。

三阴三阳五脏六腑皆受病,营卫不行,腑脏不通,则死矣。[平按:《素问》、《甲乙》“皆病”作“皆受病”;“腑脏”作“五脏”。]其不两感于寒者,七日巨阳病衰,头痛少愈;八日阳明病衰,身热少愈;九日少阳病衰,耳聋微闻;

如此两感,三阴三阳脏腑皆病,营卫闭塞,故至后三日则死;不两病者,至第七日太阳病衰,至第九日少阳病衰也。

十日太阴病衰,腹如故,则思食饮,欲食;

太阴脾主谷气,故病愈腹减思饮食也。

平按:《素问》、《甲乙》“腹”下有“减”字;“食饮”作“饮食”;无“欲食”二字。

十一日少阴病衰,渴止不满,舌干已而咳;

足少阴脉入肺侠舌本,故病愈渴止舌干已也。咳者,肺气通也。

平按:《甲乙》无“不满”二字;“已而咳”作“乃已”二字。《素问》“咳”作“嚏”。

十二日厥阴病愈,囊从少腹微下,

厥阴之脉病愈,大气已去,故囊渐下也。

平按:《素问》、《甲乙》“愈”作“衰”;“从”作“纵”。

大气皆去,病日已矣。

至十二日大热之气皆去,故所苦日瘳矣。

黄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脏脉,病日衰已。

量其热病在何脏之脉,知其所在,即于脉以行补泻之法,病衰矣。

其未满三日者,可汗而已;其满三日者,可泻而已。

未满三日,热在三阳之脉,皮肉之间,故可汗而已也。三日以外,热入脏腑之中,可服汤药泄而去也。

黄帝曰:热病已愈,时有所遗者,何也?岐伯曰: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薄而热相合,故有所遗。

强,多也。遗,余也。大气虽去,犹有残热在脏腑之内外,因多食,以谷气热与故热相薄,重发热病,名曰余热病也。

平按:《素问》、《甲乙》“而热相合”,“而”作“两”。

黄帝曰:善。治遗奈何?岐伯曰:视其虚实,调其逆顺,可使必已。

逆者难已,顺者易已,阴虚补之,阳实泻之,必使其愈,以为工也。

平按:“顺”《素问》作“从”。

黄帝曰:病热当何禁?岐伯曰: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

肉热过谷,故少食则复;谷热少肉,故多食为遗也。

黄帝曰:其两感于寒者,其脉应与其病形何如?

足太阳、足少阴,表里共伤于寒,故曰两感。冬日两感于寒以为病者,脉之应手及病成形,其事何如也。

平按:“两感”上,《素问》有“病”字。

岐伯曰:两伤于寒者,病一日则巨阳与少阴俱病,则头痛口干烦满;

冬感寒时,阴阳共感,至其发时,还同时发也。故至春发,一日则太阳、少阴俱病也。足太阳上头,故头痛也。手少阴上侠咽,足少阴侠舌本,手太阳络心循咽,故令口干。手少阴起于心中,足少阴络心,手太阳络心,故令烦满。

平按:《素问》新校正云:“《伤寒论》作烦满而渴四字。”

病二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则肠满身热,不食谵言。

谵,诸阎反,多言也。手阳明属大肠,足阳明属胃,足太阴属脾络胃,手太阴络大肠循胃,故令肠满身热,不食多言也。

平按:“不食谵言”①《素问》、《甲乙》作“不欲食谵言”,《素问》王注:“谓妄谬而不次。”新校正云:“杨上善云:多言也。”与此正合。

①“不食谵言”,萧本原无。今据文义加。

病三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耳聋囊缩厥,水浆不入,则不知人,

手足少阳皆入耳中,故令耳聋。足厥阴环阴器,足少阳绕毛际,手少阳历三焦,故令囊缩厥也。手少阳布膻中,足少阳下胸中,足厥阴循喉咙后,手厥阴起胸中属心包,故令浆水不下,不知人也。

平按:《素问》、《甲乙》“厥”上有“而”字。

六日而死。

三阴三阳俱病,气分更经三日皆极,故六日死也。

黄帝曰:五脏已伤,六腑不通,营卫不行,如是之后,三日乃死何也?

气分极者,脏伤腑塞,营卫停壅,后三日死,其故何也?

岐伯曰:阳明者,十二经之长也。其气血盛,故不知人;三日其气乃尽,故死矣。

胃脉足阳明主谷,血气强盛,十二经脉之主,余经虽极,此气未穷,虽不知人,其气未尽,故更得三日死也。

平按:《素问》、《甲乙》“经”下有“脉”字。

32 卷第二十五伤寒 | 热病说 32
关于“太素/热病决”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