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天忌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黄帝内经太素》 >> 卷第二十四补泻 >> 天忌
黄帝内经太素

黄帝内经太素目录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素问》卷八第二十六《八正神明论篇》。新校正云:“《八正神明论》又与《太素.知官能篇》大意同,文势小异。”检本书十九卷《知官能篇》,与本篇《天忌》及下篇《本神论》文意多同,亦可互证。又自“是故天寒无刺”五句,见《甲乙经》卷五第一。

黄帝问于岐伯曰:用针之服,必有法则焉,今何法何则?岐伯曰:法天则地,合以天光。

服,事也。光为三光。

黄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时正之气,气定乃刺之。

定者,候得天地正气日①定,定乃刺之。

①“日”,人卫本据日抄本改为“曰”。考仁和寺本,亦作“日”。

是故天温日明,则人血淖液而卫气浮,故血易泻,气易行;天寒日阴,则人血涘泣而卫气沉也。

淖,大卓反,濡甚也,谓血濡甚通液也。卫气行于脉外,故随寒温而邪浮沉滑涩。泣,音漝。

平按:“涘泣”《素问》作“凝泣”。“气易行”袁刻误作“气日行”。注“脉外”,袁刻误作“脉中”。

月始生,则血气始精,卫气始行;

血气者,经脉及络中血气者也。卫气者,谓是脉外循经行气也。精者,谓月初血气随月新生,故曰精也。但卫气常行而言始行者,亦随月生,称曰始行也。

月郭满,则血气盛,肌肉坚;

脉中血气及肉,皆随月坚盛也。

月郭空,则肌肉减,经络虚,卫气去,形独居。是故所以因天时而调血气者也。

经脉之内,阴气随月皆虚,经络之外,卫之阳气亦随月虚,故称为去,非无卫气也。形独居者,血气与卫虽去,形骸恒在,故曰独居。故谓血气在于时也。

是故天寒无刺,天温无疑。

温血气淖泽,故可刺之,不须疑也。

平按:《甲乙》“天寒”作“大寒”;“天温”作“大温”;“无疑”作“无凝”。

月生无泻,月满无补,

月生②,血气始精微弱,刺之虚虚,故不可泻。月满,人气皆盛,刺之实实,故不可补也。

②“生”,萧本原作“正”。今据仁和寺本改。

月廓空无疗,是谓得时而调之。

无疗者,治之乱经,故无疗也。是谓得时法也。

平按:“无疗”《素问》、《甲乙》均作“无治”。

因天之序,盛虚之时,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

正立待之,伺其气也。

故曰,月生而泻,是谓脏虚;

月生,脏之血气精微,故刺之重虚也。

平按:“脏虚”《素问》新校正云:“全元起本脏作减,当作减。”

月满而补,血气扬溢,经有留止,命曰重实;

扬溢,盛也。月满刺之,经溢流血,故曰重实也。

平按:“经有留止”《素问》作“络有留血”。

月郭空而治,是谓乱经。阴阳相错,真邪不别,沉以留止,外虚内乱,淫邪乃起。

月郭空者,天光尽也。肌肉并经络及卫气阴阳皆虚,真邪气交错相似不能别,无刺之则邪气沉留,络脉外虚,经脉内乱,于是淫邪得起也。

平按:注“无刺之”,“无”字恐衍。

黄帝曰:星辰八正何候?岐伯曰: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

日月之行度,有以二十八宿为制度也。

八正者,所以候八风之虚邪以时至者。四时者,所以分春秋冬夏之气所在,以时调之也。

以八方正位,候八种虚邪之风也。四时者,分阴阳之气为四时,以调血气也。

八正之虚邪,而避之勿犯也。以身之虚,而逢天之虚,两虚相感,其气至骨,入则伤五脏,工候救之,弗能伤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

形及血气年加皆虚,故曰身虚。身虚与虚邪相感,为病入深,故至于骨,伤五脏也。法天候之以禁,故曰天忌也。

平按:注“身虚。身虚与虚邪相感”,袁刻作“身之虚,虚与虚邪相感”。

黄帝曰:善。

32 卷第二十四补泻 | 本神论 32
关于“太素/天忌”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