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五节刺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医学电子书 >> 《黄帝内经太素》 >> 卷第二十二九针之二 >> 五节刺
黄帝内经太素

黄帝内经太素目录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见《灵枢》卷十一第七十五《刺节真邪篇》。自“黄帝曰:刺节言振埃”至“血变而止”,见《甲乙经》卷九第三。自“黄帝曰:刺节言发朦”至“必应其针”,见《甲乙经》卷十二第五。自“黄帝曰:刺节言去爪”至“故命曰去爪”,见《甲乙经》卷九第十二。自“黄帝曰:刺节言彻衣”至“疾于彻衣”,见《甲乙经》卷七第一。自“黄帝曰:刺节言解惑”至“疾如解惑”,见《甲乙经》卷十第二。

黄帝问于岐伯曰:余闻刺有五节,奈何?岐伯对曰:固有五节:一曰振埃,二曰发蒙,三曰去爪,四曰彻衣,五曰解惑。

节,约也,谓刺道节约也。此言其名也。

平按:“固有五节”,“固字”袁刻作“刺”。

黄帝曰:子言五节,余未知其意。岐伯曰:振埃者,刺外经,去阳病也;

以下言刺道五节意也。外经者,十二经脉入腑脏者,以为内经;行于四肢及皮肤者,以为外经也。

平按:“外经”,“经”字《灵枢》无。

发蒙者,刺腑输,去腑病也;

六腑三十六输,皆为腑输也。

去爪者,刺关②节之支络也;

关,四肢也,四关诸节,人③余大节也。支络,孙络也。

②“关”,盛文堂本误作“□”。注“关”字同。

③“人”,仁和寺本同。盛文堂本作“及”

彻衣者,尽刺诸阳之奇输也;

诸阳奇输,谓五十九刺,故曰尽也。

解惑者,尽知调阴阳,补泻有余不足,相倾移也。

泻阴补阳,泻阳补阴,使平,故曰相倾移也。

黄帝曰:刺节言振埃,夫子乃言刺外经,去阳病,余不知其所谓也。愿卒闻之。岐伯曰:振埃者,阳气大逆,满于胸中,烦①瞋肩息,大气逆上,喘喝坐伏,病恶埃烟,□不得息,

以下问答解释五刺节义。埃,尘微也,谓此三种阳疾,恶于埃尘烟气。其病令人气满闭塞,得②喘息,言其埃也。□,音噎也。

平按:《灵枢》、《甲乙》“大逆”下有“上”字;“烦瞋”作“愤瞋”。“病恶埃烟”《甲乙》作“病咽噎不得息”。

①“烦”,仁和寺本及盛文堂本均作“愤”。

②“得”,人卫本注曰:此前应据《甲乙》补“不”字。

请言振埃而③疾于振埃也。

以下言其振埃也。刺之去病④,疾于振埃,故曰振埃也。

平按:“而”《灵枢》作“尚”。

③“而”,盛文堂本及仁和寺本均作“尚”。

④“病”,盛文堂本作“痛”。

黄帝曰:善。取之何如?岐伯曰:取之天容也。

天容,在耳下曲颊后,足少阳脉气所发也。

黄帝曰:其咳上气,穷诎胸痛者,取之奈何?岐伯曰:取之溓⑤泉也。

诎,音屈。穷诎,气不申也。溓泉,在颔下结喉上也。溓,敛盐反。

⑤“溓”,萧本原作“廉”。今据仁和寺本、盛文堂本改。

黄帝曰:取之有数乎?岐伯曰:取天容者,无过一里而止,取溓泉者,血变而止。黄帝曰:善。

一里,一寸也。故《明堂》刺天容□⑥一寸也。

平按:“无过一里而止”《灵枢》作“无过一里”,《甲乙》作“深无一里”。

⑥此字仁和寺本亦缺。盛文堂本作“深”;人卫本注:据《灵枢》卷二第十二,似是“入”字。

黄帝曰:刺节言发蒙,余未得其意。夫发蒙者,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夫子乃言刺腑输,何使然?愿闻其故。

蒙,莫东反。谓⑦目不明也。

平按:“输”《甲乙》作“俞”。“腑输”下,《灵枢》有“去府病”三字;“何”下有“输”字,《甲乙》同。

⑦“谓”字,仁和寺本及盛文堂本均“耳谓”字。疑为“谓耳”之误。

岐伯曰:妙乎哉问也。此刺之约,针之极也,神明之类也,

刺节发蒙①,谓□②刺去蒙者也。神明,谓是耳目去蒙得明,故曰神明类也。

①“刺节发蒙”,盛文堂本作“深节所发明”;仁和寺本残缺,为“□节□□□”。

②此字盛文堂本不缺,为“外”字。

口说书卷,犹不敢③及也,

发蒙愈疾之速,得于神,言、书所不及也。

平按:“敢”《灵枢》作“能”。

③“敢”,盛文堂本作“能”;仁和寺本残,略似“能”字。

请言发蒙,尚疾于发蒙也。

岐伯望请自言发蒙之速也。

黄帝曰:善。愿手受之。[平按:《灵枢》作“愿卒闻之”。]岐伯曰:刺此者,必于日中,刺其听宫,中其眸子,声闻于耳,此其输也。[平按:《甲乙》“日中”作“白日中”;“听宫”作“耳听”,注:“一作听宫”。“声闻于耳”,“耳”作“外”。]黄帝曰:善。何谓声闻于耳?岐伯曰:邪刺以手坚按其两鼻窍而疾偃,其声必应于针也。[平按:《甲乙》“邪刺”作“已刺”;“而疾偃其声”作“令疾偃其声”;“必应于针”作“必应于中”。]黄帝曰:善。此所谓弗见为之,而无目视;见而取之,神明得者矣。

日中正阳,故开耳目,取日中也。手太阳脉支者,至目兑眦,却入耳中;手足④少阳脉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兑眦,故此三脉皆会耳目听宫,俱连目中眸子。眸子,目中瞳子也。刺听宫输时,蒙胧速愈,故得声闻于耳也。针听宫时按鼻仰卧者,感气合出于耳目,即⑤耳通目明矣。此之妙者,得之于神明,非由有目而见者也。

④“足”字,盛文堂本脱。

⑤“即”字前,盛文堂本空一格。

黄帝曰:刺节言去爪,夫子乃言刺关节之支络,愿卒闻之。岐伯曰:腰脊⑥者,身之大关节也;股胻者,人之所以趋翔也;茎垂者,中身之机,阴精之候,津液之道也。

爪,谓人之爪甲,肝之应也。肝足厥阴脉循于阴器,故阴器有病,如爪之余,须去之也。或“水”字错为“爪”字耳。腰脊于手足关节为大,故曰大关节也。阴茎在腰,故中身。阴茎垂动有造化,故曰机也。精从茎中⑦出,故为阴精□□⑧为津液道也。

平按:“去爪”《甲乙》作“去衣”。“股胻者”,《灵枢》作“肢胫者”。“茎垂者”《甲乙》作“茎睾者”。“中身之机”《灵枢》、《甲乙》作“身中之机”。注“阴精”下所缺二字,据经文应作“之候”二字。

⑥“脊”,盛文堂本误作“背”。

⑦“中”字,仁和寺本及盛文堂本均无。

⑧此处所缺二字,盛文堂本为“候□府中道”;仁和寺本残缺,为“□□□中□”。

饮食不节,喜怒不时,

饮食不节,言饮食过度。言其喜怒不时,反春夏也。

津液内溢,乃下溜于皋⑨,

言饮食多,水溢,流入阴器囊中也。皋,音高也。

平按:《甲乙》作“津液内流,而下溢于睾”。《灵枢》“溜”作“留”。

⑨“皋”,仁和寺本同。盛文堂本作“睾”。注同。

水道不通,日大不休,俛仰不便,趋翔不能。此病荥然有水,不上不下,

水道既闭,日日①长大也。荥然,水聚也。不上者,上气不通;不下者,小便及气下不泄也。

平按:“日大不休”《甲乙》作“炅不休息”。注“小便”,袁刻“小”误作“水”。

①“日日”,盛文堂本作“曰日”。

石所取,形不可匿,常不得蔽,故命曰去爪。黄帝曰:善。

以下言去爪也。蔽,塞也。言下□针,使水形不得匿而不通,不常闭塞。

平按:“□”《灵枢》作“铍”。《甲乙》“常”作“裳”;“故命曰”作“名曰”。

黄帝曰:刺节言彻衣,夫子乃言尽刺诸阳之奇输,未有常处也。愿卒闻之。岐伯曰:是阳气有余,而阴气不足,阴气②不足则内热;阳气有余则外热,与热相薄,热于怀炭,外重丝帛衣,不可近身,又不可近席③。腠理闭塞不汗,舌焦唇槁腊,嗌干欲饮,不让美恶也。

脏之阴气在内,腑之阳气在外。阴气在外,阴气不足,阳乘之,故内热薄停也。重丝帛衣,複衣也。腊,肉干也。内热甚渴,故饮不择美恶也。腊,性亦反。

平按:“与热相薄”《灵枢》作“内热相薄”,《甲乙》作“两热相薄”。“外重丝帛”《灵枢》作“外畏绵帛”,《甲乙》无此句。《甲乙》“衣”下有“热”字;“又不可近席”作“身热不可近席”。《灵枢》“不汗”作“则汗不出”,《甲乙》作“而不汗”。“槁腊”《甲乙》作“稿□”,注云:“《黄帝古针经》作稿腊。”“嗌干欲饮”《灵枢》作“干嗌燥”。“饮”下,《甲乙》无“不让美恶也”五字。

②“阴气”二字,盛文堂本无。

③“又不可近席”,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作“又可不近席”。

黄帝曰:善。取之奈何?岐伯曰:取之其腑大杼三痏,有刺中膂以去其热,

大杼、内输,皆是足太阳脉气所发,泻阳气之要穴也。

平按:“其府”《灵枢》、《甲乙》作“天府”。“有刺”《灵枢》作“又刺”。

补手足太阴以出其汗,热去汗希,疾于彻衣。黄帝曰:善。

手太阴主气,足太阴主谷气。此二阴气不足,为阳所乘,阴气不泄,以为热病。故泻盛阳,补此二阴,阳去,二阴得实,阴气得通流液,故汗出热去得愈,疾于彻衣,故曰彻衣也。

平按:“以出其汗”《灵枢》、《甲乙》作“以去其汗”。“希”《灵枢》作“稀”,《甲乙》作“晞”。

黄帝曰:刺节言解惑,夫子乃言尽知调阴阳,补泻有余不足,相倾移也,惑何以解之?岐伯曰:大风在身,血脉偏虚,虚者不足,实者有余,

大风,谓是痱风等风病也。

轻重不得,倾侧宛伏,

手足及身不能倾侧也①。宛,谓宛转也。

①“不能倾侧也”,仁和寺本作“不能也”;盛文堂本作“不能倾也”。

不知东西,又不知南北,

心无知也。

平按:《甲乙》作“不知东西南北”。

乍上乍下,乍反覆,颠倒无常,甚于迷惑。

志昏②性失也。

平按:“乍反覆”《灵枢》作“乍反乍覆”,《甲乙》无“乍”字。

②“昏”,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作“言”。

黄帝曰:善。取之奈何?岐伯曰:泻其有余,补其不足,阴阳平复。用针若此,疾于解惑。

尽知阴阳虚实,行于补泻,使和也。

黄帝曰:善。请藏之灵兰之室,不敢妄出也。

灵兰之室,黄帝藏书之府,今是兰台,故□者③也。

③“者”字前所缺一字,盛文堂本作“名”;仁和寺本残,仅存一“丿”形。

参看

32 五脏刺 | 五邪刺 32
关于“太素/五节刺”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