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梯瓦制药集团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以色列梯瓦制药集团(TEVA)是全球著名的跨国制药企业,致力于非专利药品、专利品牌药品和活性药物成分的研究开发、生产和推广。TEVA 是全球排名前20位的制药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仿制药厂。梯瓦是TEVA的音译。我们都知道,很多制药巨头都有自己的重磅炸弹性药物,比如辉瑞立普妥葛兰素史克舒利迭阿斯利康信必可赛诺菲安万特波立维拜耳拜阿司匹林等等,但TEVA是没有自己的重磅炸弹的,它是一个仿制性的巨头,它很少自己的专利药。

TEVA

目录

公司发展历史

梯瓦起家于20世纪初,当时是一个用骆驼和毛驴在Palestine各地输送药品的公司。二战期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梯瓦成为当地最主要的药品供货商之一。

1948年以色利政府成立后,以色列的医药市场稳定发展,梯瓦开始出口自己的产品。

1976年一举并购Assia和Zori两个制药公司后,梯瓦的实力得到质的提高,并进入其长达30年的并购时代,陆续收购了多家制药公司。

1986年梯瓦收购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仿制药公司列蒙,2001年获得了马瑞恩的所有权。这两次并购是梯瓦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点,对其立足美国市场、在销售生产等多方面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2004年,梯瓦斥资34亿美元收购Sicor,从而进入生产仿制药注射剂的生物仿制药领域。2005年,以74亿美元大手笔收购Ivax,梯瓦成功跻身于世界第16大处方药销售制药公司。2006年,TEVA全球销售收入预计将超过80亿美元,其中80%的销售额来自北美和欧洲。2006年,美国梯瓦公司(Teva Pharm Usa)是全美国处方量最多的公司,多达4.22亿张,占美国处方量的比重已超过10%,远高于第2位的辉瑞公司。在未来7年内,市场销售额共计达1000亿美元的药品面临专利到期的问题,梯瓦在2007年和2008年有70~80个新仿制药问世。

2011年,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以4.6亿美元现金收购了日本第三大仿制药商大洋药品工业有限公司(Taiyo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Co)57%的股份。同时梯瓦表示正在寻求亚洲的收购机会,以提高销量、扩张产品线。梯瓦制药CFO Eyal Desheh表示:未来仿制药行业大部分的增长将发生在亚洲,因为亚洲人口众多,市场广阔。收购的最关键是非常本土化的业务。除了亚洲,巴西也是一个潜在的主要收购目标市场。

TEVA在中国成功的故事

从耶路撒冷到美国,世界知名仿制药企业以色列梯瓦公司一路攻克欧洲、拉美、非洲市场,所向披靡。最后,它把目光瞄向了中国——在这个仿制药大国,它的传奇故事能否重演?我们似乎能从KBN“蓝盒”阿莫西林上找到故事与线索。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梯瓦就瞄准了中国市场,但是他们需要一个价值观相近、高度重视产品品质的合作伙伴。直到2005年下半年,梯瓦通过全资收购美国爱华克斯公司,得到贝克诺顿50%的股权。随即,梯瓦对昆明贝克诺顿制药(KBN)进行“依葫芦画瓢”式的改造,借鉴梯瓦运营体制,引进梯瓦技术与人才,使用梯瓦的质量控制体系……

得益于这种“嫁接”,昆明贝克诺顿快速成长为中国仿制药企业新秀,拳头产品KBN“蓝盒”阿莫西林年销售量过亿。

短短8年时间,KBN的产品不但为梯瓦的股东们创造了良好的收益,更是使“普及全球医药成就”这一价值观,得到充分而丰满的体现:通过KBN,梯瓦的高品质产品,获得了巨大的销量,让中国老百姓享受到了国际品质的产品。

仿制药王国的角逐

全球仿制药市场在经历了20世纪最后20年的发展之后,竞争开始变得愈加激烈,由此梯瓦制药需要进一步的收购来捍卫其领先的优势。就在马科夫刚刚接过企业的帅印之时,梯瓦制药以9700万美元的代价收购了德国拜耳公司位于法国的仿制药业务,由此加大了其在法国市场上一决高下的胜机。更大规模的收购行动发生在下一年:2003年,梯瓦制药出手34亿美元,以现金和换股的方式收购了美国Sicor公司。Sicor公司拥有一个技术领先的注射剂仿制药开发平台,同时在原料药和生物仿制药方面同样占有优势。通过数十亿美元的超大规模企业收购,梯瓦制药意欲继续领军整个全球仿制药市场。

仿制药产品价廉物美的特性使得更多的投资家们看好这个产业的长久发展,印度企业大量涌入,甚至那些历来自诩创新的专利药开发企业也开始涉足其中。

2005年,诺华公司高调宣布重组其仿制药业务,并将其命名为山德士,同时斥资80多亿美元收购德国赫素制药和它在北美的子公司,一举超越了梯瓦制药成为全球仿制药的新老大。

2005年8月,梯瓦制药与美国安维世公司达成协议,以74亿美元的报价收购后者,由此重新回归成为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公司。新合并后的梯瓦制药不仅能在美国市场上市300多种仿制药物,更能够为公司带来财务成本方面的优势,并在合并后的两年时间中成功削减2亿美元左右成本,这不仅对于利润微薄的仿制药企业具有非凡的意义,更为梯瓦制药的下一次企业收购埋下了伏笔。与此同时,安维世还将为梯瓦制药带来一系列的呼吸系统产品以及东欧、拉美等新兴市场地区的经营渠道,其中包括了安维世原先在中国投资的昆明贝克诺顿制药公司。

马科夫于2007年正式退休,他的继任者则是来自农用化学品经营企业Makhteshim Agan公司首席执行官什洛莫•亚奈。亚奈曾经是一名以色列的高级军官,在军中服役时间长达30多年。亚奈退伍后进入商界,最终被梯瓦制药董事长赫尔维茨看中,并成为了公司第三任首席执行官。

从亚奈上任之后开始,全球仿制药产业发展前景变得更加地微妙:一方面大量原创药物的专利纷纷到期为仿制药发展带来了重要机会,另一方面仿制药市场的进入门槛较低,市场竞争更为惨烈,特别是更多的制药巨头开始强化其仿制药业务,尾随当年诺华公司走过的道路开始角逐仿制药市场,其中不乏辉瑞、葛兰素史克或是赛诺菲-安万特这样的传统制药巨头。2008年6月,日本第一三共制药收购著名仿制药企业印度兰伯西制药公司的多数股权,便是这一趋势的最好注脚。

新的市场机会和挑战并不会吓倒军人出身的亚奈,梯瓦制药需要扩张的全新发展战略,这一点公司的最高决策层洞若观火。由此,在亚奈短短的3年首席执行官生涯中,梯瓦制药主动出击发起了两次数十亿美元的收购计划:2008年7月,梯瓦制药以74亿美元的代价以及承担15亿美元债务的承诺合并了当时全球第三大仿制药企业Barr公司,以及Barr公司在欧洲的分支企业普利瓦制药。由于合并双方的产品重叠度很低,加上Barr公司在妇科产品领域内的优势,使得合并后的新企业年销售额突破百亿美元,同时在美国市场上市的仿制药产品也超过400个,遥遥领先于其它同类竞争对手。

另一起兼并案则发生于2010年的3月,经过了角逐,梯瓦制药最终击败了辉瑞公司,以近50亿美元的报价收购了德国老牌仿制药企业通益制药,这项交易巩固了梯瓦制药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仿制药市场上的地位,而这也是继美国市场之后全球最重要的仿制药市场。

届时,梯瓦制药将无可争辩地跻身于全球制药的前10强中。为了这一目标,梯瓦制药必须构建一个更为主动的全方2010年初,梯瓦制药首席执行官亚奈对外界公布了公司未来5年的发展战略:梯瓦制药将在未来的5年内实现销售额倍增的计划,到2015年其销售收入将从2009年的140亿美元增长至310亿美元。

当梯瓦制药收购通益公司尘埃落定之后,梯瓦制药不仅赢得了欧洲仿制药市场的头把交椅,同时也大幅度拉开了它与其它竞争对手的距离。

参看

全球知名制药企业

站外链接

关于“以色列梯瓦制药集团”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