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豆

(重定向自巴豆属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巴豆
Bā Dòu
巴豆
别名 双眼龙、大叶双眼龙、江子、猛子树、八百力、芒子、巴菽、刚子、老阳子、猛子仁、巴果、巴米、双眼虾、红子仁、豆贡、毒鱼子、銮豆、贡仔、巴仁、巴贡、药子仁、芦麻子、腊盘子、大风子、泻果
功效作用 寒积,通关窍,逐痰,行水,杀虫。治冷积凝滞,胸腹胀满急痛,血瘕痰癖泻痢水肿,外用治喉风喉痹恶疮疥癣。
英文名 croton,croton seed,croton tiglium,fructus crotonis,purging croton,Semen Crotonis
始载于 本草纲目
毒性 大毒
归经 胃经大肠经
药性
药味

   【来源】为大戟巴豆属植物巴豆树的干燥成熟果实,其根及叶亦供药用。

异名】巴菽(《本经》),刚子(《雷公炮炙论》),江子(《瑞竹堂经验方》),老阳子(《纲目》),双眼龙(《岭南采药录》),猛子仁(《中国药植志》),巴果(《中药形性经验鉴别法》),巴米(《药材资料汇编》),双眼虾、红子仁、豆贡(《南宁市药物志》),毒鱼子、銮豆、贡仔(《中药志》),八百力(《广西中药志》),大叶双眼龙、巴仁、芒子(广州部队《常用中草药手册》)。

【是否医保用药】医保

【是否非处方药】处方

【处方用名】巴豆,巴豆霜,巴霜,焦巴豆。

【商品规格】本品自古沿用至今,全国各地习用,为巴豆的正品。以粒大、饱满、种仁黄白色者为佳。粒较空、种仁泛油变色者质次。

药材

【药材性状】 巴豆为常绿乔木,高6~10米。幼枝绿色,被稀疏星状柔毛或几无毛;二年生枝灰绿色,有不明显黄色细纵裂纹。叶互生;叶柄长2~6厘米;叶片卵形或长圆状卵形,长5~13厘米,宽2.5~6厘米,先端渐尖,基部圆形或阔楔形,近叶柄处有2腺体,叶缘有疏浅锯齿,两面均有稀疏星状毛,主脉3出;托叶早落。花单性,雌雄同株;总状花序顶生,上部着生雄花,下部着生雌花,亦有全为雄花者;花梗细而短,有星状毛;雄花绿色,较小,花萼5裂,疏生细微的星状毛,萼片卵形,花瓣5,反卷,内面密生细的绵状毛,雄蕊15~20,着生于花盘边缘上,花盘盘状;雌花花萼5裂,无花瓣,子房圆形,3室,密被短粗的星状毛,花柱3枚,细长,每枚再2深裂。蒴果长圆形至倒卵形,有3钝角。种子长卵形,3枚,淡黄褐色。花期3~5月。果期6~7月。

多为栽培植物;野生于山谷、溪边、旷野,有时亦见于密林中。分布四川、湖南、湖北、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台湾、浙江、江苏。

巴豆的花

本植物的根(巴豆树根)、叶(巴豆叶)、种皮(巴豆壳)以及种仁之脂肪油(巴豆油)亦供药用,各详专条。

干燥种子呈椭圆形或卵形,略扁,长约1~1.5厦米,直径约6~9毫米,厚约4~7毫米,表面灰棕色至棕色,平滑而少光泽。种阜在种脐的-端,为一细小突起,易脱落。合点在另一端,合点与种阜间有种脊,为一略隆起的纵棱线。横断面略呈方形,种皮薄而坚脆,剥去后,可见种仁,外包膜状银白色的外胚乳。内胚乳肥厚,淡黄色,油质。中央有菲薄的子叶2枚。胚根细小,朝向种阜的一端。气无,味微涩,而后有持久辛辣感。以个大、饱满、种仁色白者佳。粒较空、种仁泛油变色者质次。

卵圆形,一般具三棱。表面灰黄色或稍深,粗糙,有纵线6条,顶端平截,基部有果梗痕。破开果壳,可见3室,每室含种子1粒。种子呈略扁的椭圆形,表面棕色或灰棕色,一端有小点状的种脐及种阜的疤痕,另端有微凹的合点,其间有隆起的种脊;外种皮薄而脆,内种皮呈白色薄膜;种仁黄白色,油质。无臭,味辛辣。

巴豆

  

目录

采集炮制

8~9月果实成熟时采收,晒干后,除去果壳,收集种子,晒干。

巴豆霜

巴豆仁:拣净杂质,用粘稠的米汤或面汤浸拌,置日光下曝晒或烘裂,搓去皮,簸取净仁。巴豆霜:取净巴豆仁,碾碎,用多层吸油纸包裹,加热微炕,压榨去油,每隔2天取出复研和换纸1次,如上法压榨六、七次至油尽为度,取出,碾细,过筛。

《霍公炮炙论》:"凡修事巴豆,敲碎,以麻油并酒等煮巴豆了,研膏后用。每修事一两,以酒、麻油各七合,尽为度。"  

性味归经

【性味】辛,热,有大毒。

①《本经》:"味辛,温。"

②《吴普本草》:"神农、歧伯、桐君:辛,有毒。黄帝:甘,有毒。"

③《医学启源》:"性热,味苦。"

④《医林纂要》:"辛咸,热,毒。"

【归经】入胃、大肠经

①《雷公炮制药性解》:"入脾、胃、大肠三经。"

②《本草再新》:"入肝、肾二经。"

辛,热,有毒。入胃、大肠经。 该物种为中国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的有毒植物,其毒性为全株有毒,种子毒性大;食后引起口腔、咽喉、食道灼烧感,恶心呕吐上腹部剧痛、剧烈腹泻、严重者大便带血、头痛头晕脱水呼吸困难痉挛昏迷肾损伤,最后因呼吸循环衰竭而死。孕妇食后可致流产。人服巴豆油20滴可致死。接触巴豆引起急性皮炎及全身症状。以巴豆液喂小鼠、兔、山羊。,鸭、鹅等均无反应;牛、马食之引起腹泻、食欲不振等症状,重者死亡;对青蛙无害,对鱼虾、田螺蚯蚓等则有毒杀作用。种子油小鼠耳壳试验ED50(半数有效刺激剂量)为0.5μg/car。  

化学成分

种仁含脂肪油Crothon oil 约40-60%,油中含巴豆树脂,系巴豆醇、甲酸、丁酸及巴豆油酸结合而成的酯,有强烈的致泻作用。此外,含蛋白质约18%,其中包括一种毒性球蛋白,称巴豆毒素。另含有巴豆甙1-3.8%、精氨酸赖氨酸、解脂酶及一种类似蓖麻碱生物碱。巴豆油中含有辅致癌物。为无色树脂状物,经水解后产生辅致癌物A3及致癌物B2。

【抗癌药理】

抗肿瘤作用:巴豆提取物对小鼠肉瘤S-180实体型和S-180腹水型,小鼠宫颈癌U-14实体型和U-14腹水,以及艾氏腹水癌皆有抑制作用。给大鼠移植皮肤癌内注射巴豆油乳剂,能引起瘤体退化。并延缓皮肤癌的发展。巴豆油注射液在试管内有杀癌细胞作用。巴豆醇二酯对小鼠淋巴细胞性白血病P-388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功用主治

泻寒积,通关窍,逐痰,行水,杀虫。治冷积凝滞,胸腹胀满急痛,血瘕,痰癖,泻痢,水肿,外用治喉风,喉痹,恶疮疥癣。

巴豆树

治冷积凝滞,胸腹胀满急痛,血瘕,痰癖,泻痢,水肿,喉风,喉痹,恶疮疥癣。1.峻下冷结:适用于冷结便秘腹满刺痛;或小儿乳食积滞,痰多惊悸。 2.攻痰逐水:可治水肿胀满,二便不通之症;寒食结胸痰涎壅盛,胸膈滞闷,肢冷汗出者;以及痰迷清窍精神错乱。3.用治痈肿脓成不溃,本品有蚀疮排脓之功。

①《本经》:"主伤寒温疟寒热,破症瘕结聚坚积,留饮痰癖,大腹水肿。荡练五脏六腑,开通闭塞,利水谷道。去恶肉。"

②《别录》:"疗女子月闭,烂胎,金疮脓血不利,丈夫阴颓,杀斑螫毒。"

③《药性论》:"主破心腹积聚结气,治十种水肿,痿痹,大腹。"

④《本草拾遗》:"主症癖,痃气,痞满,腹内积聚,冷气血块,宿食不消,痰饮吐水。'

⑤《日华子本草》:"通宣一切病,泄壅滞,除风补劳,健脾开胃消痰破血,排脓消肿毒,杀腹藏虫。治恶疮息肉及疥癞疔肿。"

⑥《医学启源》:"导气消积,去脏腑停寒,消化寒凉及生冷硬物所伤,去胃中寒湿。"

⑦《汤液本草》:"可以通肠,可以止泄。"

⑧《纲目》:"治泻痢,惊痫,心腹痛,疝气,风歪,耳聋,喉痹,牙痛,通利关窍。"  

用法用量

【用法用量】多入丸散。外用适量。大多制霜用,以减轻毒性。内服:入丸、散,0.5~1分(用巴豆霜)。外用:绵裹塞耳鼻,捣膏涂或以绢包擦患处。

【注意事项】畏牵牛花。

【禁忌】

畏牵牛花。无寒实积滞、体虚及孕妇忌用。

①《本草经集注》:"芫花为之使。恶蘘草。畏大黄、黄连藜芦。"

②《药对》:"畏芦笋笋、酱鼓、冷水。得火良。与牵牛相反。"

③《药性论》:"能落胎。"

④《本草衍义补遗》:"无寒积者忌之。"  

中医选方

①治寒实结胸,无热症者:桔梗三分,巴豆一分(去心皮,熬黑,研如脂),贝母三分。三味为散,以白饮和服,强人半钱匕,羸者减之。病在膈上必吐,在膈下必利。不利,进热粥一杯,利过不止,进冷粥一杯。(《伤寒论白散)

⑤治心腹诸卒暴百病,若中恶客忤,心腹胀满,卒痛如锥刺,气急口噤,停尸卒死者:大黄一两,干姜一两,巴豆一两(去皮心,熬,外研如脂)。上药各须精新,先捣大黄、干姜为末,研巴豆纳中,合治一千杵,用为散,蜜和丸亦佳。以暖水若酒服大豆许三、四丸,或不下,捧头起,灌令下咽,须臾当瘥;如未瘥,更与三丸,当腹中鸣,即吐下便瘗;若口噤,亦须折齿灌之。(《金匮要略)三物备急丸)

⑥治寒癖宿食,久饮不消,大便秘:巴豆仁一升,清酒五升。煮三日夜,研,令大热,合酒微火煎之,丸如胡豆大,每服一丸,水下,欲吐者服二丸。(《千金方》)

④治痞结症瘕:巴豆肉五粒(纸裹打去油),红曲三两(炒),小麦麸皮一两(炒)。俱研为细末,总和为丸,如黍米大,每空心服十丸,白汤下。(《海上方》)

⑤治阴毒伤寒心结,按之极痛,大小便秘,但出气稍暖者:巴豆十粒,研,入面一钱,捻作饼,安脐内,以小艾炷灸五壮。气达即通。(《仁斋直指方》)

⑥治小儿痰喘:巴豆一粒,杵烂,绵裹塞鼻,痰即自下。(《古今医鉴》)

⑦治寒痰气喘:青橘皮一片,展开,入刚子一个,麻扎定,火上烧存性,研末,姜汁和酒一钟,呷服。(《医说》)

⑧治夏月水泻不止:大巴豆一粒(去壳)。上以针刺定,灯上(瓦面烘烤)烧存性,研细,化蜡和作一丸,水下,翻前服之。(《世医得效方》针头丸)

⑨治气痢:巴豆一两,去皮心,熬,细研,取热猪肝和丸,空心米饮下,量力加减服之。牛肝尤佳。或以蒸饼丸服。(《经验方》)

⑩治小儿下痢赤白:巴豆(煨熟,去油)一钱,百草霜二钱(研末),飞罗面煮糊丸,黍米大,量人用之。赤用甘草汤,白用米汤,赤白用姜汤下。(《全幼心鉴》)

⑴治伏暑伤冷,冷热不调,霍乱吐利,口干烦渴:巴豆大者二十五枚(去皮膜,研取油尽,如粉),黄丹(炒,研,罗过)取一两一分。上同研匀,用黄蜡熔作汁,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丸,以水浸少顷,别以新汲水吞下,不拘时候。(《局方》水浸丹)

⑿治腹大动摇水声,皮肤黑,名曰水臌:巴豆九十枚(去皮心),杏仁六十枚(去皮尖)。并熬令黄,捣和之,服如小豆大一枚,以水下为度,勿饮酒。(《补缺肘后方》)

⒀治肝硬化腹水:巴豆霜一钱;轻粉五分。放于四、五层纱布上,贴在肚脐上,表面再盖二层纱布。经一至二小时后感到刺痒时即可取下,待水泻。若不泻则再敷。(内蒙古《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

⒁治喉痹:白矾二两(捣碎),巴豆半两(略捶破)。同于铫器内炒,侯矾枯,去巴豆不用,碾矾为细末,遇病以水调灌,或干吹入咽喉中。(《百选方》)

⒂治白喉:巴豆仁、朱砂等分,各研成细末,混和,每用3~5分,置膏药上,贴于眉间的上方(勿使药末掉入眼中)。约经8~12小时,局部皮肤发生大小不等的水泡时,便可揭去膏药,擦掉药末,涂上1%龙胆紫液,以防感染。(《江苏中医》(11):23,1959巴豆朱砂膏)

⒃治耳卒聋:巴豆一粒,蜡裹,针刺令通透,用塞耳中。(《经验方》)

⒄治风虫牙痛:一巴豆一粒,研,绵裹咬之。二针刺巴豆,灯上烧令烟出,熏痛处。(《经验方》)

⒅治一切恶疮:巴豆三十粒,麻油煎黑,去豆,以油调雄黄、轻粉末,频涂取效。(《普济方》)

⒆治一切疮毒及腐化瘀肉:巴豆去壳,炒焦,研膏,点肿处则解毒,涂瘀肉则自腐化。(《痈疽神秘验方》乌金膏)

⒇治荷钱癣疮:巴豆仁三个,连油杵泥,以生绢包擦,日一、二次。(《秘传经验方》)

1、治宫颈癌痛:水红花子60g,麝香15g,阿魏15g,急性子15g,甘遂9g,大黄15g,巴豆10粒,白酒500g,各药捣碎,合在一起,纳入猪膀胱内,外敷痛处,痛止停药。

2、治喉癌

(1)巴豆2粒研末,大枣肉3枚,葱白2根,共捣如泥,梨1个,在1/4与3/4处交界处切开,下3/4中心挖空,装入药泥后盖好,上1/4置碗内蒸熟,去药嚼梨,喝汤。

(2)蜈蚣5条,全蝎白僵蚕、 虫各30g,新瓦焙干研细末,分成40包,每包倒入鸡蛋内,捣匀,面糊封口,置碗内蒸熟吃,早晚各1枚,24包为一疗程。

3、治鼻咽癌:巴豆7.5g,雄黄18g,郁金9g,制成黄豆杨大丸,每次丸,2小时1次浓汤送下,服至吐泻停止。  

临床应用

①防治白喉

巴豆药材

对白喉密切接触者,病人家属、白喉恢复期患者、健康带菌者,以及轻症白喉病例,均可采用巴豆泥局部贴敷的方法加以防治。方法:将除去内外壳的生巴豆仁0.5克在消毒乳钵中研成泥状(或加朱砂0.5克共研),挑取绿豆大的膏点,置于约1.5厘米的胶布上。贴于两眉间印堂穴,或颈部扶突穴,经6~8小时(最长12小时)揭去,可见局部出现一小水泡,即用消毒针尖刺破,以消毒棉球拭干渗液,再涂龙胆紫液。对白喉密切接触者及病人家属,贴巴豆朱砂膏后,经对照观察,能降低发病率;对白喉恢复期患者或健康带菌者,用巴豆泥外敷后,可使90%以上病例于8~24小时内带菌现象消失;对轻症白喉可配合青霉素及其他对症治疗。

②治疗喉梗阻

因白喉及麻疹喉炎引起的喉梗阻,可用生熟巴豆散约0.5~O.7分,用喷粉器吹入咽部,观察2~3小时,如无呕吐、腹泻或呕吐腹泻次数不多,而梗阻症状尚未明显好转的,可再行第2、3次喷咽,1天内喷咽不超过3次,必要时可连续喷2~3天。如呕吐腹泻较着者,应立即停止。对体质虚弱、心力衰竭及并发心肌炎病变者慎用。多敷病例在喷咽后半小时至3~4小时,可见吸气性陷没、呼吸促迫及喘鸣等症状明显好转,数小时至1~2天内梗阻解除。治疗过程中应同时使用白喉抗毒素及磺胺类、抗菌素。对气管下位梗阻无效。呕吐泄泻为常见反应,但梗阻症状多在腹泻咸呕吐后得到明显改善。生熟巴豆散系用3粒生、4粒熟的巴豆研末去油制成。制法:取七倍数的巴豆若干粒去壳去衣,将其中4/7炒至黄色,与其余3/7的生巴豆共研成粉末。把它夹在数层能吸收油分的纸内,用力挤压去油,再换纸用温热熨斗在纸上熨压,去净残留油分,然后再研成细末备用。

③治疗支气管哮喘哮喘性支气管炎

苹果1只洗净,用小刀挖1个三角形小洞,另用巴豆仁1粒放入小洞,仍将苹果盖严,隔汤蒸30~60分钟。放凉,取出巴豆仁,吃苹果,喝苹果汤。成人每日吃1个,重症早晚各吃1个,夜间喘息者临睡前吃。8岁以下小儿酌减。可连续服用数周。服后具有止喘祛痰作用;个别病例可能出现轻微腹泻。

④治疗急、慢性肠炎及慢性痢疾

取巴豆适量去内外壳,取仁,不去油,放入铜(或铁)勺中置炭火上炒焦,至巴豆内外黑透为度,待冷,秤准2钱,研成泥状备用。另将蜂蜡2钱溶化,与巴豆泥搅拌均匀,候稍冷,搓条制丸,约制成80丸,每丸重0.15克,内含巴豆O.075克。成人每次0.6克(4丸),日服3次,空腹时服用;8~15岁,每服2丸;5~7岁,每服1丸;1~4岁,每服半丸;6个月以上,每服1/3丸;6个月以下,每服1/4丸;未满1月婴儿忌服。服后未见腹痛、腹泻、呕吐等副作用。凡兼有发热及其他合并症者忌服。经治疗急性腹胃13例,慢性腹泻4例,慢性下痢4例,均治愈。本药对体虚老人的慢性泄泻亦有效。

⑤治疗急性阑尾炎

将巴豆、朱砂各0.5~1.5克研细混匀,置6x6厘米大小的膏药或胶布上,贴于阑尾穴,外用绷带固定。24~36小时检查所贴部位,皮肤应发红或起小水泡,若无此现象,可重新更换新药。共治疗99例,其中急性单纯性阑尾炎17例,伴有不同程度的并发症者82例。最少的贴1次,最多的贴3次。效果:治愈85例,无效14例(仍用手术治疗)。

⑥治疗神经性皮炎

取巴豆去壳1两,雄黄1钱,磨碎后用3~4层纱布包裹,每天擦患处3~4次,每次~2分钟,直至痒感消失,皮炎消退为止。

巴豆

医典记载】

神农本草经》:味辛,温。主治伤寒,温疟,寒热,破徵瘕,结坚积聚,留饮痰澼,大腹水胀,荡练五脏六腑,开通闭塞,利水谷道,去恶肉,除鬼蛊毒注邪物,杀虫鱼。

《名医别录》:生温熟寒,有大毒。主治女子月闭,烂胎,金创脓血,不利丈夫阴。

《本草拾遗》:主症癖、痃气,痞满,腹内积聚,冷气血块,宿食不消,痰饮吐水。取青大者。每日空腹服一枚,去壳,勿令白膜破,乃作两片,并四边不得有损缺,吞之以饮压令下,少间腹内热如火,痢出恶物,虽痢不虚。若久服亦不痢,白膜破者弃之。

《药性论》:使。中其毒,用黄连汁,大豆汁解之,忌芦笋酱豉冷水,得火良,杀斑猫蛇虺毒。能主破心腹积聚结气,治十种水肿,痿痹,大腹,能落胎。

《日华子本草》:通宣一切病,泄壅滞,除风,补劳,健脾,开胃消痰,破血,排脓,消肿毒,杀腹藏虫,治恶疮息肉,及疥癞疔肿。

《开宝本草》:味辛,生温熟寒,有大毒。疗女子月闭,烂胎,金创,脓血,不利丈夫阴,杀斑猫毒。

《药性赋》:味辛,性热,有大毒。浮也,阳中阳也。其用有二:削坚积,荡脏腑之沉寒,通闭塞,利水谷之道路。斩关夺门之将,不可轻用。

《汤液本草》:气温,味辛,生温熟寒,有大毒。

《本草》云:主伤寒,温疟寒热,破症瘕聚,坚积,留饮痰癖。大腹水胀,荡涤五脏六腑,开通闭塞。利水谷道,去恶肉,除鬼毒,蛊疰邪物,杀虫鱼,疗女子月闭,烂胎。金疮脓血不利。丈夫阴 。杀斑蝥毒,健脾开胃。

易老云:斩关夺门之将,大宜详悉,不可轻用。

《珍》云:去胃中寒湿。

《本草衍义补遗》:去胃中寒积,无寒积者勿用。

《本草发挥》:成无已云:巴豆之辛,用以散实。

洁古云:性热味苦,气薄味厚,体重而沉降阴也。其用有三:导气消积一,去藏府停寒二,消化寒凉及生冷硬所伤三也。又云:巴豆辛,阳。去胃中寒积。

《本草纲目》:巴豆气热味辛,生猛熟缓,能吐能下,能上能行,是可升可降药也。《别录》言其熟则性寒,张氏言其降,李氏言其浮,皆泥于一偏矣。盖此物不去膜则伤胃,去心则作呕,以沉香水浸则能升能降,与大黄同用泻人反缓,为其性相畏也。王充《论衡》云:万物含太阳火气而生者,皆有毒。故巴豆辛热有毒。

巴豆峻用则有戡乱劫病之功,微用亦有抚缓调中之妙。譬之萧、曹、绛、灌,乃勇猛武夫,而用之为相,亦能辅为太平。王海藏言其可以通肠,可以止泻,此发千古之秘也。一老妇年六十余,病溏泄已五年,肉食、油物、生冷犯以即作痛。服调脾、升提,止涩诸药,入腹则泄反甚。延余诊之,脉沉而滑,此乃脾胃久伤,冷积凝滞所致。王太仆所谓大寒凝内,久利溏泄,愈而复发,绵历岁年者。法当以热下之,则寒去利止。遂用蜡匮巴豆丸药五十丸与服,二日大便不通亦不利,其泄遂愈。自是每用治泄痢积滞诸病,皆不泻而病愈者近百人。妙在配合得宜,药病相对耳。苛用所不当用,则犯轻用损阴之戒矣。

汉时方士言巴豆炼饵,令人色好神仙。陶氏信为实语,误矣。又言人吞一枚即死,亦近过情。今并正之。

治泻痢惊痫,心腹痛,疝气,风埚,耳聋,喉痹牙痛,通利关窍。

《本草经疏》:巴豆生于盛夏六阳之令,而成于秋金之月,故味辛气温,得火烈刚猛之气,故其性有大毒。《别录》言生温、熟寒,恐熟亦不甚寒。气薄味厚,降也,阳中阴也。入手足阳明经。其主破症瘕结聚坚积,留饮痰癖,大腹水肿,鬼毒蛊疰邪物,女人月闭者,皆肠胃所治之位,中有实邪留滞,致主诸病。故肠胃有病,则五脏六腑闭塞不通,此药禀火性之急速,兼辛温之走散,入肠胃而能荡涤一切有形积滞之物,则闭塞开,水谷道利,月事通,而鬼毒蛊疰邪物悉为之驱逐矣。温疟者,亦暑湿之气入于肠胃也。肠胃既清,则温疟自止。火能灼物,故主烂胎,及去恶肉。性热有大毒,则必有损于阴,故不利丈夫阴。《本经》又主伤寒寒热,及《别录》炼饵之法,悉非所宜。岂有辛热大毒之物,而能治伤寒寒热,及益血脉,好颜色之理哉?

简误:元素曰:巴豆乃斩关夺门之将,不可轻用。世以之治酒病膈气,以其辛热能开通肠胃郁结耳。第郁结虽开,而血液随亡,真阴亏损。从正曰:伤寒、风温、小儿痘疮、妇人产后用之,下膈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黄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热而剂小耳。岂知蜡匮之,犹能下后使人津液枯竭,胸热口燥,耗却天真,留毒不去,他病转生。观二公之言,则巴豆之为害昭昭矣。然而更有未尽者,巴豆禀火烈之气,沾人肌肉无有不灼烂者。试以少许轻擦完好之肤,须臾即发出一泡,况肠胃柔脆之质,下咽则徐徐而走,且无论下后耗损真阴,而腑脏被其熏灼,能免无溃烂之患耶。凡一概汤散丸剂,切勿轻投,即不得已急证,欲借其开通道路之力,亦须炒熟,压令油极净,入分许即止,不得多用。

《本草蒙筌》:味辛、气温、生温熟寒,性烈。浮也,阳中之阳。气薄味厚,体重而降。有大毒。反牵牛,恶草,忌芦笋酱豉冷水,畏大黄藜芦黄连。得火为良,芫花为使。有荡涤攻击之能,诚斩关夺门之将。凡资治病,缓急宜分。急攻为通利水谷之方,去净皮心膜油生用;缓治为消摩坚积之剂,炒令烟尽黄黑熟加。一说:炒令黄黑似为太过,不如去心膜煮五度,换水各煮一沸为佳。虽可通肠,亦堪止泻,世所不能知也。丹溪云:能去胃中寒积,无寒积者忌之。《本经》又云:人吞一枚,使欲致死。鼠食三载,重三十斤。物性相耐,有如此夫!

《本草乘雅》:巴,蛇名。许氏云:巴蛇吞象,捷取巧嗜,糜溃有形,性之至毒者也。谓巴豆之荡练藏府,开通闭塞,毒烈之性相类尔。故可对待阴凝至坚,结聚留癖。荡则龆龀不存,练则瑕疵尽净,苟非阳气消沮,形如死灰者,未免流毒不辜,慎之。

《药性解》:巴豆,味辛,性生温熟寒,有大毒,入脾、胃、大肠三经。主削坚积,荡脏腑之沉寒;通闭塞,利水谷之道路。排脓消肿,破血通经,杀鬼毒蛊疰及腹脏诸虫。芫花为使,畏大黄、黄连、藜芦、牵牛、冷水。杀斑蝥蛇虺毒。

按:巴豆专主宣通,则脾胃大肠宜其入已。炒令紫黑,可以通肠,亦可止泻,盖通因通用之意也。仲景、东垣及诸名家每每用之。今世俗畏其辛热之毒、荡涤之患,则云劫剂,废阁不用。不知巴豆为斩关夺门之将,其性猛烈,投之不当为害非轻,用之得宜奏功甚捷。譬如张飞一虎将也,顾人用之何如耳?可概弃哉!倘气虚羸弱,脾气久伤者,诚所大忌。

《药鉴》:味辛,性热,有大毒。可升可降。善开关窍,破症坚积聚,逐痰饮,杀诸恶毒虫毒蛊毒,通秘结,消宿食,攻脏腑停寒,生冷壅滞,心腹疼痛,泻痢惊痫,诸水气症气,下活胎死胎逐瘀血血积,及消痈疡疔毒恶疮,去息肉恶肉腐肉,排脓消肿,喉痹牙疼诸证。然其性刚气烈,无处不到,故称为斩关夺门之将,若误用之,则有推墙倒壁之虞;若善用之,则有戡乱调中之妙,用者所当慎察。

《本草备要》:辛热有大毒。生猛而熟少缓。可升可降,能止能行,开窍宣滞,去脏腑沉寒,最为斩关夺门之将。破痰癖血瘕,气痞食积,生冷硬物所伤,大腹水肿,泻痢惊痫,口歪耳聋,牙痛喉痹。缠喉急痹,缓治则死。用解毒丸:雄黄一两,郁金一钱,巴豆十四粒去皮油,为丸,每服五分,津咽下。雄黄破结气,郁金散恶血,巴豆下稠涎。然系厉剂,不可轻用。或用纸捻蘸巴豆油燃火刺喉;或捣巴豆绵裹,随左右纳鼻中,吐出恶涎紫血即宽。鼻虽少生疮无碍。其毒性又能解毒杀虫,疗疮疡蛇蝎诸毒。峻用大可劫病,微用亦可和中,通经烂胎。巴豆禀火烈之气,烂人肌肉。试以少许擦皮肝,即发一泡,况肠胃耶?不可轻用。王好古曰:去心皮膜油生用,为急治水谷道路之剂。炒去烟令紫黑用,为缓治消坚磨积之剂。可以通肠,可以止泻,世所不知也。时珍曰:一妇年六十余,溏泻五载,犯生冷、油腻肉食即作痛,服升涩药,泻反甚,脉沉而滑,此乃脾胃久伤,积冷凝滞,法当发热下之。用蜡匮巴豆丸五十粒,服二日,不利而愈。自是每用治泻痢,愈者近百人。一名刚子。斅雷曰:紧小色黄者为巴,三棱色黑者为豆,小而两头尖者为刚子。刚子杀人。时珍曰:此说殊乖,盖紧小者为雌,有棱及两头尖者是雄,雄者更峻耳。用之得宜,皆有功力。不去膜则伤胃,不去心则作呕。藏器法连白膜服。或用壳、用仁、用油,生用、炒用,醋煮烧存性用。研去油,名巴豆霜。芫花为使,畏大黄、黄连、凉水。中其毒者,以此解之,或黑豆、绿豆汁亦佳。得火良。油,作纸捻燃火,吹息,或熏鼻,或刺喉,能得恶涎恶血。治中风中恶,痰厥气厥,喉痹不通,一切急病。大黄、巴豆同为峻下之剂,但大黄性寒,腑病多热者宜之;巴豆性热,脏病多寒者宜之。故仲景治伤寒传里多热者,多用大黄;东垣治五积属脏者,多用巴豆。与大黄同服,反不泻人。

《本经逢原》:巴豆辛热,能荡练五脏六腑,不特破症瘕结聚之坚积,并可治伤寒湿疟之寒热,如仲景治寒实结胸用三物白散,深得《本经》之旨。世本作温疟,当是湿疟,亥之谬也。其性峻利,有破血排脓,攻痰逐水之力,宜随证轻重而施。生用则峻攻,熟用则温利。去油用霜,则推陈致新,随证之缓急,而施反正之治。峻用则有戡乱劫病之功,少用亦有抚绥调中之妙,可以通肠,可以止泻,此发千古之秘也。一老妇久病溏泄,遍服调脾、升提、止涩诸药,则泻反甚,脉沉而滑。此脾胃久伤,冷积凝带所致,法当以热下之,则寒去利止。自后每用以治泄痢、积聚诸病,多有不泻而病痊者,妙在得宜耳。苟用不当,则犯损阴之戒矣。按:巴豆、大黄,同为攻下之剂,但大黄性寒,腑病多热者宜之;巴豆性熟,脏病多寒者宜之。其壳烧灰存性,能止泻痢,亦劫病之效也。孕妇禁用,以力能堕胎也。元素曰:巴豆乃斩关夺门之将,不可轻用。世以治酒病膈气,以其辛热,能开通肠胃郁热耳。第郁结虽通,血液随亡,其阴亏损,伤寒结胸,小儿疳积用之,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黄,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热剂小耳。试以少许轻擦完肤,须臾发泡,况下肠胃,能无熏灼溃烂之患乎!即有急证,不得已而用之,压去其油,取霜少许入药可也。

《本草崇原》:巴豆生于巴蜀,气味辛温,花实黄赤,大热有毒。其性慓悍,主治伤寒温疟寒者,辛以散之,从经脉而外出于肌表也。破症瘕结聚,坚积留饮,痰澼,大腹者,温以行之,从中土而下泄于肠胃也。用之合宜,有斩关夺门之功,故荡练五脏六腑,开通闭塞,闭塞开通,则水谷二道自利矣。其性慓悍,故去恶肉。气合阳明,故除鬼毒蛊疰邪物,杀虫鱼。《经》云:两火合并是为阳明。巴豆味极辛,性大温,具两火之性,气合阳明,故其主治如此。

愚按:凡服巴霜,即从胸胁大热,达于四肢,出于皮毛,然后复从肠胃而出。《伤寒论》有白散方,治伤寒寒实结胸用此。古人称为斩关夺门之将,用之苦当,真瞑眩瘳疾之药,用之不当,非徒无益而反害矣。

《本草求真》:[批]祛脏腑沉寒,通大便寒结。

巴豆专入肠、胃。辛热大毒。据书所载生猛熟缓,可升可降,能行能止,开窍宣滞,去脏腑沉寒,为斩关夺命之将。夫既能宣滞通窍,则药能降能行,何书又言能升能止耶。此数字不无令人少疑。究之书之所言降者,因有沉寒痼冷,积聚于脏,深入不毛,故欲去不能,不去不得,非无辛热迅利斩关直入,扫除阴霾,推陈致新,亦安能荡涤而如斯哉!是即书之所谓能降能行者耳。至有久病溏泄,服升提涩药而泻反甚,脉滑而沉,是明脾胃久伤,冷积凝气所致,法当用以热下,则寒去利止,而脉始得上升,是即所谓能升能止者是也。时珍曰:一妇年六十余,溏泄五载,犯生冷、油腻、肉食即作痛。服升涩药泻反甚。脉沉而滑,此乃脾胃久伤,积冷凝滞。法当以热下之。用蜡匮巴豆丸五十粒,服一二日不利而愈。自是每用治泄痢,愈者近百人耳。夫医理玄远,变化靡尽,在人引伸触类,毋为书执,则用药不岐。即如大黄亦属开闭通便之品,然惟腑病多热者最宜,若以脏病多寒而用大黄通利,不亦自相悖谬乎。故仲景治伤寒传里多热者,多用大黄。东垣治五积属脏者,多用巴豆与大黄同服,反不泻人。故曰误用有推墙倒壁之虞,善用有勘乱调中之妙。元素曰:世以治酒病膈气,而以巴豆辛热通开肠胃郁热。巴豆禀火烈之气。第郁结虽通,血液随亡,其阴亏损伤,寒结胸膈,小儿疳积,用之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黄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热剂小耳。试以少许轻擦皮肤,须臾发泡,况下肠胃,能无溃灼熏烂之患乎。即有急症不得已而用之,汪昂曰:缠喉急痹,缓治则死,用解毒丸。雄黄一两,郁金一钱,巴豆十四粒去皮油,为丸。每服五分,津咽下。雄黄破结气,郁金破恶气,巴豆下稠涎,然系厉剂,不可轻用;或用纸捻蘸巴豆油,燃火刺喉;或捣巴豆绵裹,随左右纳鼻中,吐出恶涎紫血即宽。压去其油,取霜[批]巴豆霜。少许入药可也。时珍曰:巴豆紧小者为雌,有棱及两头尖者是雄,雄者更峻耳。用之得宜,皆有功力。不去膜则伤胃,不去心则作呕。

《得配本草》:芫花为之使。畏大黄、藜芦、黄连、芦笋、酱豉、豆汁、冷水。恶蓑草、牵牛。

得乳、没、黄占,治积痢;得硼砂、杏仁、牙皂水丸服,治痰哮。燃灯吹灭,以烟熏鼻,治中风痰厥

用之不当,脏腑溃烂。中其毒,绿豆汁解之。

《本草分经》:辛,大热,大毒。峻下,开窍宣滞,去脏腑沉寒积滞,治喉痹急症。生用急治,炒黑缓治,去油名巴豆霜。大黄、黄连、凉水、黑豆、绿豆汁能解其毒。

参看

关于“巴豆”的留言: Feed-icon.png 订阅讨论RSS

目前暂无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医学百科条目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动作
导航
推荐工具
功能菜单
工具箱